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246章 藥量是不是還不夠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246章 藥量是不是還不夠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駱靜宜扯住沖動的駱剛,甜甜的笑著道:“聶皓天他一生經歷豐富,受過的專業訓練,必然也受過我們難以想像的各種折磨,才能成此大器。他的意志力、辨識力都比一般人強上不知多少倍,所以,那些藥物顯著的侵占記憶思維的效用,在他的身上并不明顯。但是爸爸,始終還是影響了他的判斷,不是嗎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我那么艱難的在萬軍叢中救下他,現在我是他的救命恩人,他最信任的人了啊。爸爸!”

    “對。”駱剛翻然醒悟。現在聶皓天雖然智商和性情沒變,但記憶處于混亂不明狀態卻是實打實的,而靜宜救了他,也是實打實的。

    只要聶皓天在這幾個月內被他蒙騙,便足以讓他們駱家再度風生水起。

    駱剛狡猾地瞧著自己聰明的女兒:“我覺得,藥量是不是還不夠?”

    聶皓天輕易的便找到了位于本市的一間安全屋。這間安全屋似乎年代很久遠,屋內的家具蒙上了厚塵,但即使放到現今,這些家具擺設仍舊是令人咋舌的高檔。

    這是他8年前在本市為自己布置的一間安全屋。當時他親自負責保護還只是本市書記的藍部長,住的便是這間安全屋。

    他和藍部長在這里,共同度過了3天。

    當時的藍書記搖著紅酒杯子笑著說:“本應是同甘共苦,皓天你卻把它釀成貴族奢華。”

    那時的他笑容張揚又瀟灑:“搞革命,也可以是一件有品位的事。”

    所以,他一直是軍中最有品位的軍人。他似乎從不曉得節儉是什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如同桌上的電腦,8年后,仍舊能匹配上他的要求。他打開通訊錄,找了一個名字出來。

    視頻里面,黑框眼鏡下斯文秀氣的臉,一身白大褂正脫了幾顆扣子:“聶司令,你居然記得找我?”

    “因為,我現在只能找你了。”聶皓天坐在椅子上嘆息:“寧大醫生,在我的腦海里,我能記住并且信任的醫生,便只有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寧醫生在那邊坐下來,微訝的臉色:“你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想……”聶皓天又再長嘆氣,才嚴肅的道:“我的記憶里,以我在中緬邊境與連城干的那一場,成為節點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連城那一場?那是8年前了。”寧醫生對聶皓天在中緬邊境的那一場戰役記憶猶新,因為那一次,他是連城大毒梟挾持的人質。是聶皓天親自解救了他。

    “對,那一年你剛出國。我記得清清楚楚,但是……我也只能記到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,你失憶了?”

    “沒那么嚴重。就是8年后的所有事情,我幾乎都忘記了。”他以五指輕輕的叩擊著桌面:“我這陣子曾經被囚禁挾持,應該是被注射了過多的麻醉針,引起的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寧醫生收住驚訝的反應:“但是麻醉針應該不至于發生這樣的作用。我想,你是不是被下了毒性更強的藥物?”

    “可能。”聶皓天并不似寧醫生那么受驚:“我想問你,有沒有這樣的藥?我這種情況,有沒有可能發生?又有沒有可能恢復?”

    “人的大腦是生物界里最復雜的器官,人類至今只用了腦神經的10%,便成為地球的主宰。因此,你中毒后,到底腦細胞被侵害到什么程度,腦神經又作了何種修復,我們都無法解答。但是,如果你只是忘記了近8年,而以前的事情卻又極端清晰的話。就類似于老人癡呆癥的早、中期患者,對近段事情遺忘突出,但是卻能清晰的記得童年時、少年時的一些人或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我提前進入老人癡呆了嗎?”聶皓天苦笑,寧醫生是世界腦科權威,他既然如此說,事實便應該如此:“那么,有辦法嗎?”

    “所有的藥物在體內的毒力都有時限,也許明天醒來,你就什么都記得了。”

    寧醫生是安慰他。但以聶皓天的智商,不難知道:自己也許明天就能清醒,也許一輩子都繼續糊涂下去,甚至比現在還要嚴重。

    寧醫生陪著他嘆息,但看聶皓天的眉心輕展,唇角浮起笑容。寧醫生好奇地湊近身子:“你難道不難過?”

    屏幕前的男人微笑側臉,眼角彎出美妙的弧度:“我不難過。因為,我還記得她。”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“我的女人。”他的眼睛望著遙遠的窗外,濃密而細致的溫柔:“我記得我很愛她,我記得她的臉!”

    即使8年后的一切,他都已忘記。但他還是記得,她的臉,她的笑容——雖然,他忘記了她是不是也很愛他,他又為何如此的愛著她。

    即使忘記8年歲月里,時間賜予他的一切,他還是把她留住了!

    “今天我們的談話,你要刪除,并不得向任何人提起。”聶皓天叮囑完寧醫生,把視頻關掉,并刪除了一切資料之后,便重新下樓去。

    L市,他在這里當特種兵時,還只是藍箭特種兵的團長,軍隊里最年輕的副團級軍官,與當時的藍部長締結了不能分割的秘密伙伴關系。

    而今天,他已是第一集團軍的司令,而藍書記已成為藍部長。他們在10年前便謀定的路,正式進入收獲期。

    他遇險醒來,便是在這個城市。他孤獨前行,夕陽把他的身影拉得修長而蕭索,舊地無舊人。

    腦海里的那一張臉清晰得很,比這個城市的任何一處風景都艷麗溫柔,他抿著嘴笑:聶皓天,你不但會選路,還會選女人。

    腦里那個少許俏皮、少許狡黠、少許美艷的大眼睛女子,是他的心上人,他失去一切,卻仍舊固執的不肯放開她的那一個人。

    他轉過街角,隱身進入一條橫巷。與鬧市形成鮮明對比的沉靜,一個女子快步走近,站在與他只隔幾步的檐下。

    他聽到與他處身的墻壁形成直角的夾墻外,她迷茫又喪氣的嘆息:“聶皓天,你為什么要躲我?”

    這一個聲音,清甜的語音,嗔怪的語氣,瞬間便讓他如被天鵝的羽毛輕輕掃過,四肢百骸無一處不舒適,又無一處不痕癢。

    “微微……”

    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輞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九龙坡区| 阳朔县| 岳西县| 南平市| 东乌| 三门峡市| 海口市| 丘北县| 咸丰县| 玛沁县| 石阡县| 邵东县| 舒城县| 孟津县| 阿拉尔市| 柳江县| 沐川县| 辛集市| 泽库县| 论坛| 建湖县| 梁山县| 易门县| 铁岭县| 神木县| 阿勒泰市| 凤阳县| 繁昌县| 西峡县| 遵义县| 山西省| 东至县| 武清区| 东光县| 河北区| 罗田县| 益阳市| 澄江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