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219章 終究那個人死了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219章 終究那個人死了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第7日,陰天,毛毛細雨,軍中傳來噩耗:軍中一代傳奇,聶皓天不幸身亡,終年32歲,從軍14載,軍功無數、戰功彪炳的特種兵王,抱憾離世。

    特種兵團盡全力緝兇,全軍哀悼。

    徐展權一直被囚禁,在送上軍事法庭前的當天,從17樓的住所一躍而下,命喪于連綿陰雨下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值得歷史銘記的日子,碩鼠徐展權為官多年,畏罪自殺,其大部分親信黨羽被調查或誅滅,在查抄徐的老家時,繳獲駭人聽聞的不義之財,人間正義得以伸張。

    這又是一個哀傷的日子,為打擊徐展權的惡勢力,并早早布局免去一場兵禍的英雄,軍界領袖聶皓天,于這個細雨連綿的天氣,安靜的躺在墓園的角落處,與前軍界一哥趙長虎緊密相鄰。

    聶皓天的葬禮極其低調,與其生前功勛及職位并不般配。但據軍方意向,因聶皓天之死,實為天妒英才,大事鋪張為他辦喪事,恐反而助長不法份子的氣焰,令己方心寒。

    但聶皓天的舊部卻不樂意,陸曉更是在軍委外抱著聶皓天的遺照,堂而皇之的公然罵娘:死而后已的革命烈士不能厚葬,到底是要讓誰心寒?

    結果陸曉被軍委的保衛部門請進去喝了一晚的咖啡,要不是他老子當朝勢力大,就可能要進局子里蹲蹲了。

    一時之間,聶皓天的舊將內部,暗潮洶涌,磨槍霍霍。

    狂訊在谷歌地圖上搜索到聶皓天的公墓的地址,對著電腦屏幕足足笑了20分鐘。才捧出父母、姐姐的遺像出來,端端正正的上香叩拜。

    林微一個人獨坐在小樹林里,已超過7天。不吃不喝的像是要死的樣子,就連聶臻,她也不愿意再伸手去抱。

    聶臻被狂訊鞭打的傷口未完全康復,挪到林微的身邊時,小胳膊小腿已累得不行,趴到媽咪的懷里,伸手去撫她的臉。

    她低頭瞧著兒子,腮邊淚珠又再滾落。她應該好好的摟抱撫慰他的,可憐的孩子。但是,她只要看他一眼,便似看到了血泊中的聶皓天。

    “媽咪是不是怪小臻?”聶臻把臉埋在媽咪的手掌里,瞬間淚珠兒便濕了手心:“我的爹哋是不是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她抽回自己的手,把他推遠一點。

    他再小,但孩子的感觀比大人更敏感,媽咪不再把他抱在懷里呵著,媽咪已經不再喜歡他了。

    是因為小臻是個害人精,因為小臻媽咪和爹哋才要受那么多的苦,因為這樣,媽咪就不愛小臻了嗎?

    他坐媽咪的背后,看著媽咪哭,他自己也跟著哭。狂訊走近他,伸手想撫他的臉,他“啪”的把狂訊的手打開,正欲哭喊,前面的林微轉過身子來,冷狠而疏離的眸光:“狂訊,聶皓天已經死了。你還想怎么樣?”

    他走近她,捧著這張因別的男人而哭得辨不出眼耳口鼻的女人。她哭得浮腫的臉、消瘦的身體,已沒了平日那奪人的艷色。

    可是,這又有什么關系呢?終究那個人死了,終究她已經完全的、唯一的屬于他。

    狂訊訂的船票依時送到。帶著林微和聶臻,他不能光明正大的坐飛機出境,必須找黑船走水路。

    只等上了船,帶著親信部屬去到國外,他便能開啟無仇恨無牽絆的美妙人生。

    但人生不如意事十常**,他于國外的帳戶竟然被通知凍結。

    這個秘密帳號,除了他多年積蓄的財富,還有聶皓天與劉小晶設局營救聶臻時給他的4億。

    他與徐展權合作,為求把聶皓天逼死,他幾乎已把多年黑道搶來的資金傾囊而授。

    而他全資的偉信集團公司,因為徐展權的倒臺而被充公,所以,這個秘密帳戶合共6億多的資產,已是他現時財富的全部。

    這個帳戶本來極其秘密,由他早年在國外設立。但卻因聶皓天那4億現金的流入,而泄露了天機。

    聶皓天臨死之前,竟然已由軍方動作,運用政治影響力,與國際刑警合力把他的帳戶凍結。從而不但讓那4億成為一張白紙,就連他自己積存的“養老金”,也被牽連。

    他,竟已身無長物。

    這一打擊對他是致命性的。從前,他以為,只要聶皓天一死,大仇得報,再大的代價都不足惜。但是,當仇恨已成煙灰,自己下半生的路如何走,才是迫在眉睫的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他在國內的靠山已倒,再背井離鄉的去到國外,就憑他一人之力,糊口都成問題,更遑論給林微和聶臻幸福。

    他把船票撕成碎片散于風中,對著巨大樹干狠力飛踢,也解不去心中煩憂。

    他窮過,便害怕再次跌落貧窮的深淵。再以一人之力闖蕩江湖、白手興家,打下大片江山?

    他突然覺得自己雄風不復再,已有垂垂老去的蒼涼。

    這6億,無論如何,他都要從虎口里奪回來。

    彭品娟一直陪著朱武,因為聶皓天的死,整個軍界惋惜哀悼之時,前藍箭特種兵團及獵狼分隊的部眾是最受打擊的隊伍。

    而這些人當中,就以陸曉、趙天天、劉春華、朱武等人,與聶皓天生前關系最為密切融洽。

    聶皓天于他們來說,是首長、是摯友更是兄弟手足,他走了,朱武們的心也死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但作為一個軍人,他們又得把這些悲痛強埋于心,臉上不露過份悲色,只在午夜里,一杯接一杯的悼念傷懷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相信,聶司令死了嗎?”鼓品娟心疼的把朱武的頭按到自己的懷里:“我是不相信的。”

    懷里的男人聲音冷沉:“為什么不信?人都下葬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,老天爺會舍得讓他死,我更不相信,微微姐舍得殺他。”彭品娟俯頭深情的親他:“就像我,寧愿死,也不會舍得殺你的。雖然我很愛你,但如果和微微姐比,我的愛不及她的萬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他抬起頭,皺眉望著她,指尖掃過她細長的眉:“小娟,不要愛我!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愛又不是說給就能給,說收就能收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身邊的女人,注定沒有好結果。”

    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蛧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沁源县| 西林县| 南京市| 乐清市| 广元市| 西和县| 柏乡县| 兴业县| 鄂托克前旗| 叙永县| 乌兰县| 通江县| 广西| 平和县| 津市市| 图们市| 上虞市| 绥阳县| 比如县| 昌图县| 荣成市| 定日县| 祁阳县| 井陉县| 来凤县| 保靖县| 烟台市| 东方市| 仙居县| 萨迦县| 嘉禾县| 清原| 云浮市| 哈巴河县| 宁强县| 南安市| 蕲春县| 隆安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