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212章 要見到活的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212章 要見到活的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聶皓天嘆氣,把突然失神的她,輕輕的按到自己的懷里:“微微,你什么時候可以和我說說那4年?”

    “啊?那4年?”

    那4年,她多么的想要和他說,卻又怎能和他說?

    耳邊響起她微惱的聲音:“哼,說什么那4年?你呢,你為什么不說說你這半年?”

    “我這半年,不都和你在一起嗎?”他撫她的額發,把她抱到寬大的躺椅上來,很認真的注視著她的眼睛:“那4年,這半年,我都只伴著你。”

    “切……”她坐在他的腿兒上,人卻側向外扭著細腰,斜斜的瞄著他,眼神顯示強烈的不忿:“一直伴著我?哼,那和項飛玲被我捉奸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那天以為你死了,傷心過度,被項飛玲撿回去的。”他看著她“兇惡”的眼睛,立刻賭誓的舉高手掌:“我發誓,我沒碰過她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……有沒有碰過你。”

    他捉住她揪自己衣領子的手親了一口:“才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因為以為我死了,以為我是假的,所以就狠心趕我出門?狠心對我不聞不問?”

    他抗議:“我哪里有不聞不問?”

    他明明天天監視著她,偷偷注視著她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哼,你明明和我說分手。”她扯著自己的頭發悲痛欲絕:“即使我不是林微,也跟了你這么久了,出生入死的,你居然說不要就不要?”

    她的嗔怪半真半假,卻真實的讓他難受。那段時日,他的糾結無奈,即使是他自己,也參透自己當時的心境。

    她惱怒的瞅著他:“徐展權恨我害死了他的兒子,N市的人都在通輯我,狂訊也嚇唬我,你居然還上門要殺我……你用手扼著我的頸的時候,我真的巴不得死掉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微微!”他止住她的話,緊緊的抱住了她,那些時日的誤會災劫,說得似是云淡風輕,但于當時,真的是生不如死的煎熬。

    她握著小拳頭任性的捶著他的胸口:“居然認不出我來,太混蛋了。”

    他嘆息:“我太混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想殺我,太太混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我真是太太太混蛋了。”抱著她的身子緩緩的在躺椅上輕搖,她嬌嗔的拳頭、嬌媚的聲線,在夜色里讓他格外的傷心。

    那些混蛋的時刻,終于還是過去了。

    她漸疲倦,偎在他的懷里懶洋洋的,連眼皮都不想抬。他執著她耳邊的一縷碎發,輕輕道:“微微,和我說說你的苦。”

    “也沒有多苦。”她瞇著眼睛:“狂訊開始的時候關我關得很緊,可后來,知道我跑不掉,也就不關我了。后來,還悄悄的對我好。自從……之后,我就沒受過皮肉之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有時候會想你、想媽媽,就會覺得很寂寞,很多時候就想逃跑。雖然總是跑不掉,但還是想跑。沒有自由的時光,也就不能任性了……沒有你在身邊,不可以像別的孕……人那樣撒嬌。我記得有一晚,忽然很想吃用泥焗出來的乞丐雞,饞得整個人都不行了。然后,每天晚上看著月亮,都會輕輕的說:皓天,皓天,我想要吃泥焗雞。可是,我知道,你不會來。所以,在想到第五天之后,我自己在后山堆了一個泥丘堆,燒紅了把雞塞進去。”

    他抿緊唇,壓制著自己的憂傷,很溫柔的望著她的眼睛:“后來呢?微微自己做的泥焗雞,好不好吃?”

    “沒吃到。”她絞著自己的手指,灰心的道:“那個泥堆爆炸了。狂訊說,因為我把火燒得太大,然后又沒有留口子出氣。”

    他溫柔的把她擁緊了,按在自己懷里的女人,身子在輕微的顫抖著。

    你說突然想吃泥焗雞的那時候,就是你懷孕的時候嗎?懷著我們的寶寶,突然的想要吃聶皓天送過來的泥焗雞嗎?

    彩云懷孕,嘴上的口味千奇百怪,總有陸曉鞍前馬后、小心侍候。可是,他的微微,懷胎十月,他卻連一口水也不曾遞過給她。女人孕期的各種不適,她應該有的任性、撒嬌、無賴的小幸福,他沒有為她實現過。

    微微,我欠你這么多。

    “還有呢?我的微微,你還做過什么傻事?”他的聲音輕輕的,帶著傷感的性感,把她引誘得很情動,親著他的唇,她又變得活潑:“2年前,我決定要逃跑。那天,我可聰明了,計劃得很好。把狂訊給迷暈了,把他平時出入組織的飛機給搶了,還搶了兩支槍。那一次,可把狂訊弄得雞飛狗走。他后來說:要是被我這么逃跑成功了,他這組織頭領就沒臉當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么,你最后為什么沒有逃成功呢?”

    她低頭閃躲著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那次逃跑會失敗,是因為她還沒趕上飛機,自己背上的聶臻,被狂訊從樹上撲下,搶奪到手。

    自那一次之后,聶臻,便再也不能有與她單獨相處的日子了。

    “因為那時,我上了飛機,才發現,才發現……飛機居然沒汽油。”她極力的做出懊惱又心痛的表情,他幽深的眸子靜靜的瞧著她,淡若無波的眸色漸變成濃烈的急流,他撫著她閃躲的臉:“微微,我知道,我都知道!”

    是因為寶貝兒吧?因為我們的寶貝兒還小,你才一次又一次放棄了逃跑的機會。

    他啞著嗓子:“我其實沒你想的那么混蛋。我遠離你,和你說分手,因為當時,徐展權把喪子之恨遷延于我,情勢險峻,我希望你能置身事外。我以為你離我越遠,就越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么,你當時以為我是郝清沐,也還是想和我好?”

    “那當然。”他拍胸膛放馬后炮,女人瞬間瞪著眼睛,扁著唇:“哼,那就是移情別戀啦!沒良心!今晚睡書房!”

    ……微微,你到底想我怎么樣?

    聶大首長被她弄得很混亂。但幸好女人還是沒舍得讓他睡書房。

    和身份不明的時候相比,她和他現在躺在一處,漸漸的會聊很多的心事,很多的從前想說又不能說給她(他)聽的苦楚。

    甚至像尋常小夫妻一樣,閑話一些沒營養沒意思的鎖事八卦,像那些尋常夫妻過日子的樣子,像他們一直渴望要過的平淡日子。

    “皓天,我覺得,我們現在是漸入佳境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他聲音沉沉的,像要睡著的樣子。她隨口應道:“說的比做的多。”

    “微微,你是說?”

    “我說什么了?”空間里突然就彌漫起來的異樣氣氛,讓她本能的往后縮。

    但身上頃刻間便被男人如狼般壓緊,尖利的齒尖咬在她的肩側,男人善解人意的吟著:“原來,微微你是要:做的比說的多!你早說嘛,首長我一定滿足你!”

    “喂,下午才,現在又……啊,禽獸……”

    這都讓他逮到機會上馬,林微你實在太欠心眼了?

    3月草長鶯飛,表面上一派平靜。林微在溫室里種的薔薇花種,也發出了花枝。小院子里綠草茵茵,欣欣向榮。

    狂訊在樹林的盡頭突然停步,向著樹后朗聲道:“昆哥你從明處跟到我暗處,這幾十公里偰而不舍的,你們現在就清閑到這種地步了?”

    全昆知道形跡敗露,悠閑的從樹后步出,向著狂訊拱了拱手:“徐爺認為,聶皓天一直窺伺在側,對狂大哥諸多不利,我應該陪伴在側,以策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說的真的比唱的還要好聽啊。”狂訊仰天道:“徐爺最近不但派你跟蹤我,還在我的住所內外布滿暗哨。我們作為盟友之間的信任呢?”

    “狂大哥,徐爺說得很明白,聶皓天的兒子既然在你手上,我們便應該共同尋找對策,以圖一招制敵。但是你,卻一直把聶的兒子藏得緊緊的,也難怪徐爺對你的真誠度起疑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是懷疑,我手上根本就沒有人質?”

    “我當然是相信你的。但是徐爺自從浩強少爺遭遇不測之后,脾氣就變得有點……白頭人送黑頭人嘛,打擊自然難免。但是,對我們這些當手下的人來說,徐浩強死了,卻是件喜事。”

    狂訊冷笑:“我倒看不出,哪里值得歡喜了?”

    “徐展權的獨子已死,將來的大好江山也就沒了繼承。但他積下金山銀山,最后總得有個人來分享。狂大哥……”全昆笑得陰險,略帶得意:“我看狂大哥一表人才,還與徐爺有遠親關系,這將來的事,誰說得準呢?”

    “你扯遠了。”狂訊冷淡地,但心中還是隱有向往。徐展權手上的權勢江山,對野心家來說,誘惑力當然不小。

    全昆笑笑,為難的道:“徐爺也就這一個要求,你得把人質活著的證據交給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騙也是騙聶皓天,能騙徐爺嗎?”狂訊無語的在前面走,全昆一路跟隨:“畢竟你只是給了他一個凝固的血樣,即使那血樣能證明他是聶皓天的兒子,但是……總還是要見到活的,才放心。”

    全昆跟了一路:“你就讓我見見人質,我見到回復徐爺,也就消了他的疑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狂訊冷然的笑,突然一揮手,林中奔出幾名持槍壯漢,向著全昆圍了過來。全昆陪笑著:“狂大哥,這大水沖了……”

    話沒說完,全昆的眼前一片漆黑,蒙臉的頭套厚實,身后槍口頂著他:“走!”

    本書首發于看書蛧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扬州市| 青河县| 呼玛县| 翁牛特旗| 玉门市| 红原县| 德兴市| 安吉县| 洪洞县| 亚东县| 琼海市| 涟水县| 资兴市| 石棉县| 桑植县| 伊宁市| 肇州县| 铜川市| 安岳县| 九台市| 新晃| 绥江县| 介休市| 马尔康县| 宁明县| 华蓥市| 阜阳市| 新兴县| 滁州市| 华容县| 施甸县| 丰顺县| 尚志市| 明水县| 泸溪县| 黔江区| 苏尼特左旗| 梓潼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