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211章 引蛇出洞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211章 引蛇出洞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劉小晶這才記得:自己雖然被當成囚犯關了7天,但是,她卻以趙天天“家屬”的身份在這軍營里混了個遍。趙天天把她輯捕后,也只有小王知道,因此別的兵將,應該還以為她是出門為趙首長買菜的吧!

    她這半個月總算沒有白做工,關鍵時候還是派上了用場。她才步出大街,逼不及待的便吃了兩個雞腿、一盤叉燒外加一盆醬爆螃蟹。

    趙天天和小王在隱蔽的車子里看著她,不禁腦門發汗:

    原來她,還真是饞了啊!

    小王有點哀怨的望著趙天天:“趙哥,你看你把小晶晶折磨得,瘦得眼睛都大了一個碼。”

    趙天天斜睥著他:“我覺得,你可能不適合這個任務。”

    小王立刻正經地義正辭嚴:“關鍵時刻,我不會心軟的,絕對。”

    “獵狼分隊里,就你話最多。”趙天天無語地。監控里傳來幾下特別的波頻。

    劉小晶的聲音極細:“我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她果然一出來,就和主子接頭。小王好奇地:“你說,小晶晶的頭頭到底是狂訊還是徐展權?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是徐展權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小王疑惑地望著趙天天,趙天天的表情凝重,看來這個任務,還真是不簡單。

    “你下車。”趙天天二話沒說的便要趕小王,小王死死抓住車把頑抗:“趙哥,為什么不讓我參加任務?”

    “你長得像內奸。”

    “誰說的?我剛才不是配合你,放了劉小晶嗎?”

    “我要放她你配合,我要弄她,你配合了嗎?”趙天天的眼神分明的寫著“不信任”,便把小王轟下車去。

    讓趙天天訝異的是:劉小晶出獄后見的第一個人竟是狂訊。

    以趙天天多年的經驗,他直覺的認為,劉小晶應該是與徐展權或林微,甚至是別的勢力的爪牙,而不應該是狂訊的親信。

    照聶皓天的推理,如果劉小晶是狂訊的心腹,那么林微也不至于會在初期那些信任她。

    但劉小晶那說起謊話來,比旁人說真話還要真誠的樣子,她是誰的手下,又似乎都說得過去。

    但趙天天想不通的是,她為狂訊死而后已的精神,是為了什么?

    初春的風在夜里還是冷得人發抖。劉小晶站在暗黑的街角,薄單衣裹著清瘦的身子在微風下踮著腳尖東張西望。

    “冷死我了。”她左手摩擦著自己的右手掌,狂訊從后緩緩的走近,脫下大衣給她圍上,很順便的摟了摟她的肩膊,她便甜甜的依了上去,仰臉和他說著什么。

    趙天天把監控的視頻放大,但見劉小晶一臉甜蜜的瞧著狂訊,眼里密密的情意沒有一絲的虛假:“訊哥哥,我很乖,很聽話,在牢里什么都沒有說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狂訊似是很習慣她的撒嬌:“我知道,世上所有人都有可能出賣我,我的晶晶卻不會。”

    “林微不再相信我,趙天天也已把我當成死囚。我現在……”她低著頭,很沮喪的踢著腳邊的水泥地:“我什么都不能為你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回來就好。”他輕輕的笑,手指自然的撫著她的額發:“沒有任何東西,能比你重要!”

    劉小晶和趙天天相會結束后,便到一個商務酒店開了間房間躺著。趙天天潛入酒店里,候劉小晶進洗手間的時候,又給這屋里裝了全方位的監控監聽裝置。

    出來幫家里的懷孕老婆買燒鵝的陸曉大處長,忙里偷閑的扛了個燒鵝鉆進了趙天天的車子。

    趙天天的監控車子外觀看上去與普通車子無異,但內里乾坤卻甚豐富。趙天天瞥一眼陸曉,很沒心情的說:“沒空和你玩。”

    “是沒空還是沒心情?”陸曉細觀他的臉色,再伴著趙天天一起看現場監控視頻。趙天天身為獵狼分隊的大隊長,當然也是監控竊聽的一把好手,但陸曉極不滿意的拍著屏幕挑剔他:“裝監控居然不裝洗浴間?差評。”

    裝洗浴間?那不就是偷瞄人家女孩子洗澡?

    陸曉迎著他鄙視的目光,淡定的道:“像劉小晶這種人精,她即使發現不了你的監控,難道就不會懷疑或警覺有竊聽?一個高度警覺的人,與人互通消息的話,最方便最安全的,又是哪里?”

    “洗澡間。”趙天天惱怒的咬牙。的確,洗澡間里水聲彌漫、又霧氣繚繞,還隔著一道門,倘若劉小晶在里面與人互通消息,他真的什么都收不到。

    陸曉瞟一眼他:“你最近,智商有點欠費啊。”

    “去,滾回去哄老婆。”趙天天惱羞成怒:“我只是沒有你這么無恥,裝監控就是為了飽眼福。”

    “切,我從前監控過那么多女人。就連花若霞身材那么正點的,在監控里光溜溜的走來走去,我也心如止水。做任務的時候,心里哪有這些雜念?”陸曉冷冷瞟著他:“其實我很好奇,想抓劉小晶的幕后金主,放她出山,引蛇出洞真的是最好的方法?”

    陸曉的表情分明的寫滿了字:你丫就是想放她,你心軟了你別不承認。

    陸大處長這表情把趙天天氣得兩竅生煙:“滾……”

    趙天天一腳便把陸曉踹了下去,順帶還把人家孝敬老婆的燒鵝腿截留了一份。

    他晚飯還沒吃,一口咬在燒鵝腿上,監控屏幕上便出現了兩條滑溜溜、白雪雪的腿兒……劉小晶頭頂上圍了條白毛巾,身上也只松松的遮了條浴巾,便這么“旁若無人、泰然自若“的從洗手間里出來。

    剛出浴的美人,浴巾寬大,雖然圍住了上面,但下面的腿兒便沒法兼顧。

    趙天天不由自主的大力咬下一塊燒鵝肉,肉才剛到喉嚨,她卻抖了抖身上的毛巾:“嗯,好冷!”

    說“冷”的女人,俯下身子來,裝在吊燈上的監控器,正正的照著她胸脯上的淺溝。

    “呃啊”,可憐的趙大隊長被天降的肉肉給噎住了,燒鵝腿的腱子肉噎得他往自己喉頭里拼命的拍。

    渾然不知世間事的劉小晶,一副天真單純的樣子,轉過身去,背對著監控器,徐徐的把身上唯一的毛巾扔到床上,再東找西找的要換衣服。

    趙大隊長瞪著監控屏幕,額上發出細細的汗珠。是的,女人是背對著鏡頭的,因而只給他呈現了一個美背而已。但即使只是一個背部,也是讓男人熱血沸騰的。

    他把頭趴下,終于強逼自己的眼睛離開那滿目春色,但是她的影像卻更強大的占據著他的腦海:女人背后的溝壑由淺到深,幾滴來不及擦干的水珠兒從她的腰間徐徐下滑。

    趙大隊長活了這么一把年紀,才曉得,原來女人的后面,也有溝。

    他趴著冷靜,深呼吸再深呼吸卻徒勞的感受著自己在鬧革命的親密兄弟有多糟心。

    唉……曉子,你當年是怎么看著身材挺好的花若霞沐浴,還能無動于衷的?難道我,竟然比自認軍中“第一風流禽獸”的陸大處長更下流?

    趙天天正在慶幸,自己機智的不讓小王跟隨,更神速的把陸曉踹了下車。不然,今晚這人丟大了。

    他被沸騰的熱血煮過的身體,感到一絲難以言喻的舒暢,伴著這暢感而來的,便是久久的郁悶。

    暗巷子里她的聲音嬌脆,單純天真的響得像風中的鈴鐺:“訊哥哥,我很乖,很聽話,在牢里什么都沒有說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世上所有人都有可能出賣我,我的晶晶卻不會。”

    ……她愛著狂訊?因為深愛狂訊,而甘愿為他賣命?

    他從前不了解聶皓天,為什么他在明知道林微曾經背叛過他,可能已移情狂訊的那一段時間里,竟然能克制容忍著林微的“荒唐過去”,還無怨無悔的繼續癡愛她。

    那時他想:愛情這折磨人的東西,不是什么好東西。能讓老大都變得優柔寡斷,欲斷不斷。

    但如今他卻又稍稍明白:愛情這磨人的東西,也許并不像他從前所想像的,要它來便來,要它走便走。

    陷在愛里的人,有太多的情難自控、情非得已。

    就像現在,他看著監控屏幕里睡得安詳的劉小晶,竟然一時悲來一時喜。

    夜漸深,趙天天疲倦的在車里打了個呵欠,拉了張毛毯子蓋到身上。伸到屏幕的腿邊,鏡面里照見她桌前的一支香煙。

    她剛剛睡前,玩著這支香煙恍有心事。

    趙天天記得,這支煙是她和狂訊見面時,她調皮的從狂訊的手里搶來玩兒的,就這么一支香煙,她卻玩兒了一整夜,睡前才把香煙點著了。

    她點著了煙,卻不吸,又望著香煙繚繞的煙霧,迷迷糊糊的睡著。香煙從她的指縫里滑下來,掉到了床邊的地毯上。

    趙天天倏的直起身子,但見剛才以為已經熄滅的煙頭周圍,地毯上已灰黑一片,毯子上發出淡煙,淺紅的火星小圈圈,一點點的向外蔓延。

    酒店緊閉的門,對一個獵狼尖兵團的頭頭來說,完全沒有防御能力。

    趙天天把門挑開,輕手輕腳的走進房內。地毯上的火星已燒成一個大圈圈,火圈最邊的火焰發出劇烈藍光,已灼燒著劉小晶床沿的白被單。

    他極快的上前,拿起她剛才扔在床上的濕毛巾撲向地面,地毯的火焰被拍熄,他輕手上前,再去拍她床下的被單。

    他正埋頭救火,不留神間,正對著一雙亮閃閃的眼睛,大大的眼睛迷離,瞅著他的樣子似醒未醒。

    他一驚,卻更利落的扯起她燃燒著的被單往外甩。獵獵飛出的被子邊沿,涌入她嬌羞的臉、美麗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火!”她受驚的嚷,把他撲倒在床上的動作卻并不驚惶。

    光著的女人坐在他的腰間,如瀑布般的直發披垂及腰,她矮下身子,偎到他的耳邊,舔著他紅透了的耳垂:“我剛才點煙時,就對自己說:今晚,無論如何也要把你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劉小晶……”他咬牙喝罵,但自己聲線的膩意,卻把他也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“無助”的看著她的唇瓣徐徐下落,蓋在他的耳邊、唇瓣一寸又一寸。

    眼前的黑發如瀑布般狂亂的搖著,那在他的身上運動著的腰肢使她像個舞動的精靈。

    她這么的美,以這么美艷的表情、動作留給他一個這么美好的記憶。

    作為特種兵團里最出名的硬漢,他的第一次,居然被人以這么狂放的姿勢和動作強了。而這個人,是奸細、是敵人,是那么壞的一個女人。

    良久,女人疲倦的軟在他的腰間,一邊吁氣一邊哀怨的瞅著他:“沒見過這么懶的男人,一直讓女人動,這像話嗎?”

    “是你想要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她生氣扁嘴,人也真實的脫力,偎在他的懷里像塊軟泥。

    他辨不出喜怒的嗓音:“你說你扔煙頭那一刻,就預備要把我拿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宿舍,你有半個月時間把我拿下,為什么卻等到今天?”

    “以前誤會你,以為你喜歡清純的姑娘。現在才知道,原來你愛狂野這一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愛,愛狂愛野的是你。”他的聲音很冷靜,手搭在她的腰間,卻也四平八穩。

    她終究是個女人,被無視被鄙視的感覺讓她心情似火燒:“你奶奶的欺負人。老娘我再壞,也是個女人,也是第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她氣極伸手到床邊拉衣服,身后的男人卻突然就撲了上來,仍是平靜的語氣,卻帶著狂暴的沖擊力:“現在穿?晚了!”

    陸曉走進聶皓天的家里,看見一夜“監控”的趙天天坐在沙發上,雙目無神。他走上前:“怎么了?捱一晚通宵,就扛不住?”

    “你做一晚試試?”趙天天仍舊有氣無力。

    聶皓天正想出言安撫,色郎始祖陸大處長卻雙眼放光的瞄著趙天天:“做?一晚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趙天天攤手聳肩:“昨晚被劉小晶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陸曉一口茶笑得噴向桌面:“你這個‘被’字值得商榷。”

    聶皓天瞇著眼兒:“可見,他是被動的。”

    陸曉:“男人第一次搞成了被動,趙哥你做男人,實在也失敗了點。”

    趙天天竟也由得他兩個取笑,一副茫然的樣子:“你們有沒有和不愛的女人做過?”

    聶皓天好笑了:“你想證明什么?”

    陸曉:“前車之鑒,其實沒有可比性。老大,從來就只和愛的女人做,我呢,以前就喜歡和不愛的女人做。”

    果然沒可比性!

    “算了,我想靜靜。”趙天天抱著頭,一個人躲在角落里靜靜去了。

    林微下樓來,看著這奇異的三只:“天天怎么了?你們笑什么?”

    聶皓天把她擁進懷里,輕笑道:“我和陸曉在商量,要給天天封多少紅包?”

    不明所以的林微瞅著趙天天:“天天,你有喜事?”

    陸曉極嚴肅地:“大喜,他昨晚男孩變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微微笑噴了。

    虧得這三只加起來快100歲的男人,居然開這種玩笑,還玩得嚴肅認真沒營養。

    趙天天臉皮卻極厚的臉不紅氣未喘,只緊張的把林微請到一邊去,認真的望著她:“你和劉小晶一起在狂訊身邊多少年?”

    “小晶,是在我進組織后的第三年進來的。和我們一起大概就一年的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那,狂訊和她,咳咳,是不是有私情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林微斷然否認。

    他沖口而出:“為什么不可能?”

    “狂訊愛的是我啊。”林微說得斬釘截鐵,聽上去恍似還有一絲得意:“以狂訊對我的心思,對天下女人都不會動心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”側邊一聲冷哼,林微側臉,便看見臉色極不好看的聶首長站在側邊,在陽光下擺出個帥死人的姿態,卻兩手互搓著握緊拳頭:“欠揍了?”

    林微向后縮了縮,卻反客為主的裝得要哭似的:“嗚嗚嗚,你要打我?嗚……”

    聶皓天立馬把她扯懷里來,一邊拍著她的背脊順氣,一邊悠然道:“你誤會了,我是說:天天,你欠揍了?”

    趙天天無語的轉身,不去理這沒節操的兩只。現在老大和238好得像蜜糖里溝著油,膩得讓人胃底反酸水。

    也是的,他們大劫才過,大難將至,明天的幸福遙不可及,今日的甜蜜便彌足珍貴。

    他們,每天相擁之時,一定都夢想著,一覺醒來便已到人間白頭吧!

    林微與聶皓天探討:“我認識小晶一年,她是個聰明機警又活潑的女孩子。但是,我現在也曉得,她并不似外表那么單純無害,她其實很有心計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聶皓天淡笑望著她:“你是奇怪,為什么我們不反對天天和劉小晶?”

    “對啊。這難道不會影響任務嗎?”

    “天天只是被她睡了,又不是睡了她,有什么可擔心的?”

    “這有區別嗎?”

    “姿勢不同。”他意味深長的以手做出上上下下的動作來。

    微微咬牙瞪著唇邊笑意壞壞的男人:“難道姿勢不同,對任務的把握程度就能不同了?”

    他看著她糾結了一陣子,才嘆氣把她摟近身邊:“我們是欣慰:天天總算長大了!”

    呃,首長,你這是嫁兒子嗎?

    兒子?

    唉,皓天,你有個兒子,你知道嗎?他也快長大了,你也知道嗎?

    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輞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伊吾县| 永顺县| 通许县| 紫阳县| 偏关县| 寿阳县| 松滋市| 平原县| 淮阳县| 瑞丽市| 沁源县| 醴陵市| 焦作市| 马尔康县| 上饶县| 温宿县| 堆龙德庆县| 安远县| 平和县| 体育| 荆州市| 蚌埠市| 从化市| 江门市| 盐津县| 惠州市| 闽清县| 威海市| 林芝县| 雅江县| 石阡县| 黑水县| 湖南省| 大名县| 桂东县| 昌都县| 阿瓦提县| 汪清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