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209章 什么時候讓我知道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209章 什么時候讓我知道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徐展權在家里,看著全昆的傷口被包扎好。輕拍著全昆的肩膊安撫他:“你今日的恩情,我不會忘記。”

    全昆惶恐道:“保護徐爺的安危,是屬下的責任,徐爺不要記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救命之恩,怎能不記?”徐展權正色:“他日,我會讓你享盡榮華富貴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徐爺。”全昆下床欲行禮,被徐展權擋著,他也就虛弱的再次倒下床,但又擔憂的問:“那日,你關押林微的地方,通過視頻傳送給聶皓天,我怕他始終會因視頻的蛛絲馬跡而尋到那個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尋到就尋到吧。反正,人我已經轉移了。”

    “轉移?林微不是已經交換給聶皓天了嗎?”全昆訝然:“難道還有別的人?”

    看徐展權沉默,全昆明白自己一時多話了,怯怯的道:“屬下只是多此一問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擔心。”徐展權看著他:“你養好傷,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讓你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狂訊在聶皓天的書房,和聶皓天一起看視頻,他指了指綁著林微的鐵柱子道:“這種鐵柱,很像徐展權在城外的一處舊居的布置。”

    聶皓天冷淡地:“微微已經回來了。關押的地方到底在哪里,已無須考究。”

    “也對。”狂訊笑笑站起:“現在林微已經脫離魔爪,我也可以告辭了。”

    聶皓天淡然抬眸看他,平靜的道:“謝謝你!”

    “謝我?”狂訊不解:“為了這次的事?但其實,我也沒幫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狂訊,我謝謝你,這4年,對她母子的照顧。

    但是,我和你,始終道不同,今日之后,必然還是要兵戎相見。

    聶皓天仍舊低著頭,看不清他表情的真假:“你說的那一年,在邊境的滅門慘案。我至今仍全無印象。我雖然多年征戰,但手下卻傷過無辜性命,你父母、姐姐的大仇,我怕是幫不了你。但我答應你,會為你追尋當年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道不同不相為謀,即使沒有父母深仇,我和你,也無法和平共處的。”

    狂訊走出書房,書房的隔壁便是聶皓天的主人房。林微,她一直待在里面,和聶皓天同吃同住,同呼吸一個房間的空氣。

    她和聶皓天,在這間房內,到底有哪些親密舉動、繾綣時光,他即使閉上心門,腦海里卻還是會有她嬌嗔的影像傳送。

    她的溫柔深情,在另一個男人的身下盡情盛放。只是她那般艷麗的顏色,卻從沒有留下一分給他。

    他痛恨,她是這般深情專一的女人。

    但他因此,才更加不可救藥的愛著她。如果聶皓天死了,她這一生即使在他的身邊,依她的性子,她也不會移情于他。

    可是,他還是想要,得到她,徹底的得到她。

    他曾經有這個機會,伴著她一起走進異國的天空,可是,他放棄了。今天,也許他后悔了,但他明白,他的命途,比任何人都容不得后悔。

    林微醒來,一室的花香。薔薇花盛開的房間,聶皓天在旁緊緊的捉住她的小手,他幽藍如深海的眸子,溫柔的凝視著她,候著她醒來,唇輕輕的印在她嬌嫩的唇瓣。

    他深情帥氣的樣子,她已看了許多年。雖然隔了4年的歲月不曾相見,但在記憶、在夢里潛藏的這雙眼睛,光芒從不曾減退。

    看了這么多年的眼睛,如今還是能令她暈眩。她愛著的這個男人,深情時能溺死她,而他曾經薄情的時刻,于她的腦海卻自動的消失。

    他笑著,又親她的唇:“微微,我看了你這么多年,為什么還是沒看厭呢?”

    是啊,為什么呢?

    她依進他的懷里,幸福,如這早春的日頭,讓人疲懶、沉迷,舍不得醒來!

    “皓天,如果有一天,我徹底的背叛了你,請你記得,不要恨我!”她說得很淡,他笑得卻沒有苦澀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?”她努嘴:“你總是一副盡曉天下事的樣子,什么都知道?哼,其實你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他仍舊凝視著她的眼睛:“那么微微,你打算什么時候讓我知道?”

    他逼視的眼神讓她禁不住低下了頭,嘴兒努得更尖:“就不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為了嚇我一跳,然后讓我明白自己犯了多大的錯?再狠狠的懲罰我嗎?”

    “啊?你怎么知道?”她微訝的樣子可愛死了。

    的確,他欺負她的時候,對她不冷不熱、懷疑她的時候,她就總是在心里狠狠的罵他:聶皓天,總有一天,你知道我做的這一切,都是為了你的兒子。哼,我就會讓你知道,讓你知道……

    他刮一下她的鼻尖,對著愣愣的她笑著問:“那么,微微打算怎么懲罰我呢?”

    “跪榴梿皮?”她歡快地,認真的想了想又搖頭擺著手:“不,不,體罰太便宜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還有比跪榴梿皮更殘忍的?”

    “當然啦。”她興奮的從被窩里躍起,摟著他的頸,瞪著他的眼睛狠狠地:“我要把你關到獵島去,所有兵將都驅散。島上就你一個人,哼,讓你也嘗嘗手下無兵無將,孤家寡人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他委屈得想要哭似的:“那么,誰給我煮飯?我什么都會干,就是不會煮飯。”

    “我會煮給你吃啊。”她揚著眉:“你這么混蛋,要是我不在旁邊監督,你不夠半小時就逃出來了怎么辦?我自然得在島里守著你,把你狠狠的折磨到老的。”

    “微微……”他閉著眼睛,把俏皮的女人摟進懷里來:“我現在就想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很快就可以去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話沒法說得齊全,唇便被他溫柔的啜緊,撫在胸前的手掌熱燙非常。她沒有拒絕,展開最迷人的姿態來迎接他。

    人生,能與他相擁的時光總是那么的短暫,她再也不要,浪費任何一寸可與他溫存的瞬間。

    他放肆縱情的時候,也是她最幸福滿足的時刻。

    早晨的陽光實在幸福得太刺眼了。

    林微下到餐廳,早餐已備好。狂訊坐在桌前,皺眉看著她臉頰未退的嫣紅,他的眸子掠過嫉妒的冷色:“這個時候,你倒是還有心情。”

    她坐到桌邊來:“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狂訊冷笑。

    側邊群姐看見聶皓天下來,為首長一邊準備碗筷,一邊忍不住責怪:“林小姐身體不好,首長應該讓她好好休息的。總這樣,她什么時候能復原?”

    “總這樣?”聶皓天佯裝迷糊。

    群姐氣憤地:“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。”

    “會有孩子的。”聶皓天望著群姐意味深長地:“我已經很努力了,群姐,你不要刺激我。”

    群姐:“我刺激你能怎么的?”

    聶首長:“你刺激,我就中午也回來……”

    中午也回來?就是……群姐臉紅了。小年輕就是不能理解老人家的苦心,她想要幫首長哄孩子,這也有錯嗎?

    偏偏這小倆口不上道,鬧別扭鬧離家出走,折騰完了又回床上瞎折騰,力氣都不使在刀刃上。

    上周才說林小姐懷孕了,昨晚回來又說是詐糊,真是傷透心了。

    林微早就習慣了群姐的嘮叨,淡笑著:“群姐,給我煮個雞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是要補補,補補!”

    群姐飛跑去廚房煮雞蛋。狂訊束手捂著隱隱作痛的胸口:“古語有云:秀恩愛,死得快!”

    聶皓天睥著他:“狂先生,似乎并不適合在我家作客。”

    狂訊:“不希罕。”

    他舉步走出大廳,林微安靜的坐在屋內攪著碗里的白粥沒有挽留。

    他嘆氣,走向前廳。屋外這時,又有刑警大隊的警員來求見。

    聶皓天皺眉,大生立刻會意,冰冷地對著門口的對講器說:“前些天,死了個大隊長還不死心?又要送個候補隊長來候補送死?”

    門外頓時沒了聲音,警車的引擎聲瞬間走得很遠。

    刑警隊還在糾纏著,林微謀殺趙長虎的案件?聶皓天,死了外公也能如此的處之泰然?抱著真兇情到濃時,難道他的心里全無一絲罪疚感?

    狂訊和林微不約而同的望向聶皓天,聶皓天喝了一口咖啡,唇邊冷洌非常:“虎爺的仇,我一定會報。”

    狂訊在風中打了個冷顫,才倉促的離開。

    “不要相信狂訊。”聶皓天抬眸凝視著林微:“不管他對你是否有情,你都不能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她溫順的點頭,讀懂他眼眸里的黯然。她曾經想要讓這個男人與虎爺關系修好,曾妄圖讓他的人生少一點遺憾。

    但是到頭來,讓他留憾的人,卻是她。禍水啊,天生的禍水。

    她低頭不語,腮邊的碎發被他輕輕的別到耳后,他的聲音穩定的安撫她:“微微,你的顧慮從來都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殺虎爺的顧慮?”

    “你沒有殺他。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訝異的望著他,他起身在她的額邊印下深吻:“從前,我犯了很多錯,但今天起,我不會再犯了。你要相信我!”

    我相信你,我只是不相信命運!

    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輞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鞍山市| 建宁县| 莱阳市| 广宁县| 岚皋县| 于田县| 阳谷县| 突泉县| 金华市| 佛教| 镇安县| 洪湖市| 库尔勒市| 太湖县| 恩平市| 南汇区| 建宁县| 景洪市| 葫芦岛市| 巧家县| 平凉市| 浦县| 永胜县| 无极县| 德清县| 天柱县| 山东省| 余庆县| 凤庆县| 望谟县| 新巴尔虎左旗| 昭平县| 永泰县| 香河县| 兴业县| 南京市| 剑阁县| 红安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