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199章 怎能不難過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199章 怎能不難過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紅樹林內,響起一聲刺耳的槍聲。聶皓天從林帶的后方沖了進來,眼前血紅的顏色,是他軍途上見過的最悲痛的色彩。

    林微的槍還握在手里,槍膛向外冒起淡淡白煙,一生偉岸、從來就連坐著都筆挺的趙長虎,身子沉沉的軟倒,跪在她的腳下……

    她看著他偉岸的身子跪倒在血泊中,平生縱橫沙場的老將軍,生命像時光一般無可阻擋的流逝:“那個,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叫聶臻,是你的小小外孫。”她跪下,把肩膊給他依靠,遠處聶皓天正從林外像瘋子一般向著她們撲過來。

    虎爺長長的喘著氣,卻綻出最后的笑容,笑著從嘴里嗆出鮮血:“他好帥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他很帥,很聰明,很像皓天。”

    “從前,我錯了。”他不能再表達他的歉意,靠著她肩膊的頭重重的吊下來:“不要,讓,皓天,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啞著嗓子回應他,肩膊旁老人的身子向下滑倒,鮮紅的血染滿污濁的濕地。她仰天尖吼著痛哭:“外公……”

    虎爺死了,在她的槍下……啊……

    子彈掠過耳邊,耳廓邊幾滴鮮血吹飛在風中。她淚眼模糊的把臉從趙長虎的身上抬起,幾步之外,聶皓天持槍正指著她,子彈飛過她的耳邊,他向天空又失控的開了一槍,長嘯的他像野獸一般發出悲鳴。

    “外公!”

    “皓天。”她呆望著他,絕望的心因他的到來而有了依靠,她低頭看了看懷里的老人:“外公他,他老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殺了他,你殺了他……”他的槍握在手里,顫抖的手,搖著的頭,向她緩慢逼近的腳步:“為什么?為什么,林微?”

    他只是個老人,他是我最愛的親人啊,你曾說過,在有生之年,讓我好好待他,讓我的人生少一點遺憾……可是,為什么?

    “為什么?為什么?”他狂號著,眼里的瘋狂化作復仇的陰狠:“我要殺了你,我一定要殺了你,林微。”

    她從地上站起來,手槍指向地面,呆呆的望著他:“你叫我林微?”

    你終于相信,我是你的微微了嗎?

    “是,林微沒有死,可是微微死了。”他狂吼著,失卻狼的眼睛兇惡的瞪著她,像只用眼神便能把她凌遲:“不管你是誰?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殺了我?”她向后退,后方的土地,一刻鐘前還站著她可憐的小臻:“你是說:你不要我了?”

    “林微,你給我閉嘴。”他沖近了,外公的尸體倒在腳邊,蒼老的臉寵血色盡失。這個一生疼他護他的老人,在他的眼前倒下,死在他最愛女人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外公,外公……”胸中的痛像一把尖刀把他狠狠的切割:“林微,為什么?到底是為什么?”

    他狂叫著,手中的槍失控的舉起,向著她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呯呯呯”,身邊的樹椏簌簌,被他亂槍擊下的樹葉飄落在她的頭頂。

    她和他終于走到這一步,水火不容,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不管她是誰,他都不會再原諒她了。她和他這一場孽緣,到底是誰錯了?

    皓天,今天是我最后一次,可以這么近距離的看著你了嗎?

    她心疼轉身,肩膊邊又射來冷槍,他痛卻壓抑著的嗓子:“林微,站住。”

    她回過頭來,看著他冷狠的臉,她面容平靜,似是也有了主意:“聶皓天,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聶皓天的手上,不會放過一個殺人犯,”

    “你要抓我?”她驚詫的樣子:“還是要殺我?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淬了寒冰:“兩樣都要。”

    她強裝的堅強,在他的面前輕易就崩潰:“你都舍得?我以為,即便我是個壞人,很壞很壞的人,你都會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放下槍。”他大聲的喝,卻猶豫著沒有上前。從前,恨不得把她揉碎了塞進懷里的女人,如今卻希望離她隔絕萬丈千里的距離。

    她把槍扔在側方濕地,小手捂著自己的眼,淚珠從她五指的縫隙處涌出來,她啞著嗓子哭,像個無助的孩子:“你不要我了?”

    “閉嘴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真好。”她放下手來,蹲下來撿起地上散落的一把尖刀,這把刀剛才架在聶臻的脖子上,還刺穿了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刀面上殘留著兒子的血跡,刀面殘余的干凈鏡面映著她哭慟的臉。她突然反轉身,一刀割破肩膊處的衣裳。

    肩膊處盛開的紫紅薔薇花如飲滿了血,因此從沒一刻如此時一樣的艷麗。陽光從高處的樹頂射下,她反手突然向著那朵薔薇花的正中心割下去。

    整片的皮膚從她的身體割下,地上落著那朵真正染血的薔薇,濕地上,它開得這般的好看。紫紅的花色、精致的花瓣一重又一重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這么清楚的看清這朵薔薇花,他為她親手刺下的花兒。

    原來,有些東西想要真正的看清,就必須把它真正的連根折下來。

    她唇邊笑意似哭,又以手捂著自己的雙眼,一腳踩向地上的血薔薇:“聶皓天,你終于不要我們了。原來,并沒有想像的那么難過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著她的身影急步隱入密林中,后方跟上的部隊捅近他的身邊,看著地上倒臥的老首長的尸體,人人皆矚目悲痛。

    朱武快步走近,沉痛的把他喚回現實中:“老大。”

    他站直身子,人卻委頓的向著朱武的身邊靠,朱武把他扶住,耳邊響起他輕輕的聲音:“小武,原來,是這么的難過。”

    她曾無數次像開玩笑般向他眨著眼睛:“你習慣一下,這樣,到我真正離開的時候,你就不會太難過。”

    微微,我又怎能不難過?

    軍中剛退休不久的昔日一哥趙長虎,在N市紅樹林保護區里意外遇襲身亡。全軍哀悼,定于三天后在京召開追悼會,三軍盡哀,全軍悲痛。

    林微,殺害趙長虎將軍的嫌疑犯,由N市警局向全國發出通輯令,誓要把她輯拿歸案。

    趙長虎的追悼會盛況空前,他一生軍功顯赫,為官多年又清正剛直,深得軍人愛戴,如今被刺遇害,更是引人傷悲。

    聶進和聶皓天,以女婿和外孫的身份披麻戴孝,送別老人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下葬的當天,陰雨連綿,又一個霧霾天氣。凄風冷雨里,聶皓天束手站在墓前,新鮮的墓碑前,新蓋上的泥土被雨水沖得松軟而污濁。

    聶進上來,輕輕的拍著他的肩膊:“你外公,對得起將軍這個名號。人生,總有些生死離別無法幸免,想開點。”

    “爸!”聶皓天側臉凝視著父親:“你要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事。”對于兒子難得的關心,聶進感動欲哭,抽了抽鼻子:“我挺得住的。在牢里這么久,我也沒做讓你丟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是個好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不是個好丈夫。”聶進黯然嘆氣,在這個悲涼的雨天,對亡妻的思念愧疚又像活水里的睡蓮一般瘋長。

    “媽媽走的時候,你是不是也很難過?”聶皓天沉痛的問,卻沒有等他的回答:“爸,你已經是爺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聶進驚詫的抬眸,眼前的兒子立在雨里,再次跪在趙長虎的墓前,瀟瀟雨聲里伴著他嗆啞的嗓子:“外公,你看見他了,對嗎?”

    你看見你的小小外孫了,對嗎?他帥不帥,好看不好看?是不是真的長得很像我?

    陸曉走過來,給聶進一把傘,再撐傘與聶皓天一起離開。公墓的過道修得齊整,連綿的墓地從高至下,被雨水沖刷得一塵不染。

    陸曉長嘆氣:“這個時候,我不應該和你說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關于微微?”

    聶皓天的冷靜讓陸曉有點意外,但隨即又釋然。聶皓天會因為長輩的離世,而消極不前嗎?

    他松了口氣,側手環過聶皓天的肩膊,把他更的拉進傘底,以免他的肩膊再次被打濕:“再難過,都會有辦法。”

    “但人死,卻沒有一點辦法。”聶皓天慘然:“就像當初微微的離開,我一點辦法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會配合,追捕林微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配合。是全力以赴。”聶皓天望著遠遠那方的山頭:“我們,必須比別人更快的,第一個抓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陸曉明白他的心意,即使她是殺死趙長虎的兇手,他也不能讓她落在別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曉子,我想,我對徐展權的動作,還是太慢了。”遠處雨打的山巒像濃墨染過的筆架,他冷笑著:“即日啟動訴訟程序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唐爺指示,時機還不成熟。”

    “先下手為強。我不想再被動挨打了,唐爺是文人,自然更沉得氣。你先讓趙天天拉趙偉恩出來蹓一蹓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陸曉應允,這個時候,把趙偉恩公布于人前,自然能吸引徐展權的注意。徐展權對趙偉恩窮追不舍,也就分散了兵力,沒法子專注的輯捕林微。

    陸曉了解他布局的良苦用心,卻不太能明白他這次對林微一事的態度:“我想知道,是什么讓你,忽然又明確了郝清沐其實就是林微本人?”

    本書源自看書網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两当县| 唐河县| 尤溪县| 昭苏县| 农安县| 凤冈县| 项城市| 万盛区| 威宁| 和政县| 秀山| 沾益县| 萍乡市| 天镇县| 道孚县| 南召县| 临泽县| 金秀| 中宁县| 平度市| 马龙县| 股票| 东源县| 东兴市| 香格里拉县| 曲沃县| 叙永县| 乌兰浩特市| 贵州省| 元阳县| 江油市| 灵寿县| 余姚市| 杭锦后旗| 崇阳县| 肇州县| 沙河市| 乌鲁木齐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