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198章 威脅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198章 威脅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“什么另一個謊?”林微抬起頭來,剛才平淡的臉蛋驟然變得青白青白的:“我什么時候騙你了?我又騙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聶皓天:“我已知道你身份的真相,一個死去的人,你根本無法假裝,所以,你就讓她假死。只要我再次相信你是林微,我又落入你們的陷阱?”

    “真是夠了。”真是不可理喻,她懶得和他計較。

    真正擁有全部真相的人,并不會太急的揭曉真相。她要看著迷霧揭開時,這男人那悔恨交加的樣子。

    而且,以他現在的疑心,她即使把心挖下來,他也覺得是黑的。

    “是,我是郝清沐,我現在問你,我在你的身邊,騙到什么了?又賺走什么了?”她惱怒的起身要走,但又折回來,把濕毛巾拍到她的臉上:“滾遠點,我要睡覺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他是欠了她吧?

    這明明是他開的房間他的床,但她卻就這么讓他滾遠,自己睡得香甜。

    和一個女人搶床睡,這在聶首長來說是頭一次。雖然腦里閃過把她拖下床的沖動,但是看著她的臉,想著她剛剛的話,他便只能陪坐在她的床邊,望了她整整一夜。

    狼讓他明白:不能輕易相信。

    但是她的話,卻的確嚴重影響到他的判斷。

    如果微微是假死,如果她真的是微微……心靈里一處細小的角落里微微蠢動著,讓他抑不住的感到緊張,手伸出去,在她圍緊的被子上輕摩。

    有她的地方,就連被子的溫度也格外的暖人。

    也許,那個關在秘密地點的林和言,除了做飯桶之外,還可以有另外的用途。

    林微培著趙長虎復診。他從洗手間出來,走廊的過道里卻沒有她的身影。他拔她的電話,居然關機了。

    他覺得有詐,這兩天的相處,林微雖然整天漫不經心的和他談笑風生,但是卻非常有責任感的,堅持做到寸步不離,此刻,卻荒唐的失蹤了?

    他找遍了醫院的大廳診室、樓梯暗角,始終沒見她。懷著疑惑的心,他憑直覺走向醫院后方的紅樹林。

    西區醫院后面便是一片天然的紅樹林,因為是N市的濕地自然保護區,雖然鬧市幾經擴建,周圍城市森林圍繞著,卻幸運的存活下來,沒有被破壞,而是建成了一片繁茂的自然濕地紅樹林保護區。

    紅樹林枝繁葉茂,但樹種卻并不高聳,被修葺良好的林場外,青石板路延伸向里,直達濕地的深處。

    繞過可供游人瀏覽的保護區,濕地的深處便行人禁足。幾只野鵝在濕地的泥洼里展翅,卻撲簌著飛不高遠。

    林微紅衣的一角,隔著紅樹林疏落的葉子,映進眼簾。他皺眉,屏息隱蔽地潛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畢竟是一位軍中上將,再老邁身手也不同于尋常百姓。他隱藏在樹后,前方林微的聲音傳來,壓得很低的嗓音,卻是極急促的語調:“我不會殺他的,不管如何都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聶皓天不死,就是寶貝死。”林中的人轉過身子,暗沉的淡色日頭照在他的身上,陰鷙的臉色像污了一層黑云:“這幾天,又跑去和他復合,情到深處,舍不得了?”

    “我從來都舍不得他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林微咬著唇,完全不打算妥協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敢于抗拒我,是因為明白,我再狠心,也會善待小臻吧!的確,我會心疼舍不得,但是他卻不會。”狂訊向外輕輕一揮手,恭敬的低了低頭,陽光下走出高大的男子,油亮的黑發,道貌岸然的臉,眼睛卻如狐貍一樣狡猾。

    趙長虎的心一下子沉甸甸的,握著樹干的手微微用力。這突然而至的人,竟然是常委班子里的大紅人,有心角逐天下的備選王者——徐展權。

    徐展權陰冷的臉上沒有表情,只哼道:“經狂訊提醒,我重新找人檢驗過趙偉恩的尸骨的DNA,證實當晚爆炸被燒死的人,不是趙偉恩而是個替死鬼。”

    “啊?怎么可能?”林微作驚詫狀,徐展權瞪著她,威嚴十足的道:“聶皓天以為瞞天過海,便可釜底抽薪,但是,我沒這么好騙。”

    “徐部長英明,誰能騙得過你啊。”林微點頭,又咬牙非常氣憤地:“聶皓天也太狡猾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現在你有兩個選擇:1、殺聶皓天,2,”

    “我選二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明天你殺掉趙偉恩。”

    徐展權這句話擲地有聲,林微無助的望著狂訊:“趙偉恩關哪兒我都不知道,我怎么殺得了啊。聶皓天現在對他,肯定像寶一樣保護著,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!”

    “趙偉恩人頭不掉,那就讓你兒子的人頭落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林微驚咦,聲音失控的顫抖著:“狂訊,你怎么可以?”

    你居然把寶貝的秘密交給了徐展權?你這不是讓他送死嗎?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?

    狂訊把臉轉過去,不去看她慘淡的臉色,卻見隔了5棵樹的距離,似乎有暗影浮動。

    徐展權一揮手,樹后,孩童的哭聲越來越近:“媽咪,媽咪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臻……”她失控的飛撲上去,一支手槍卻頂在她的腰間。她淚影模糊,但見小聶臻被人提著領子,跪在不遠處的小樹前。

    “寶貝。”她哭泣著,卻被挾持著邁不開腳步。雙手被徐展權的手下反轉著鎖死,面前的小臻被歹徒按著身子,頭抬不起來,只能茫然無助的呼喚著:“媽咪媽咪……”

    寶貝兒,是媽媽的錯,是媽媽無能,救不了你!她以為,小臻被狂訊所挾,也只是換了個地方讓人抱養,終有一天,她能想到辦法救他出來。

    但如今,此事竟已由徐展權插手,那么小臻的生命就……

    “小臻……”她哀嚎,前方突然使力要向她奔來的小臻卻被人反拖了回去,他被那人半吊著抱起,想要大聲哭喊“媽咪”,嘴巴卻被密密的捂緊。

    徐展權看著她哭得肝腸寸斷,迎著她仇恨的眸子,他毒辣地:“此前,我不知道狂訊竟有這么一張王牌在手,所以才誤了這許多時機。狂訊心軟,但我卻會好好的利用。”

    “姓徐的,你不得好死。”她徒勞的掙扎,手卻絲毫不能動彈。

    狂訊睥一眼挾著她的男人道:“放開她。有小孩子在手,她還能飛了?”

    徐展權打一下眼色,林微的手腳回復自由,便要往寶貝的面前奔,卻見抱著小臻的歹徒,持槍指在小臻的頭頂。

    她登時軟在原地,搖著頭,又咬牙:“好。我幫你們殺趙偉恩!”

    “這才是聰明的合作的態度嘛。”徐展權微笑,狂訊卻突然持槍向著紅樹林外射擊,藏身在后的趙長虎,如離弦之箭般向前奔出,手里早就抓住的大石塊直直的向著徐展權的額頭擲去。

    石塊來勢甚兇,力度十足、角度精準刁鉆,徐展權額頭登時見血,直直的向著側邊倒,虎爺大喝一聲:“皓天,你掩護我。”

    聶皓天?徐展權一眾人等均嚇著向側方一閃,林中卻靜謐的不見回響,而趙長虎卻迅猛的攻到面前來。

    擒賊先擒王,他和林微如今身處劣勢,他要反敗為勝,便得控制住徐展權。他如獵鷹般精準的動作卻在觸到徐展權的衣角時停住了。

    一支手槍指著他的頭,他愕然回望,林微紅著眼睛,沉痛的望著他。他慘然長嘆:“林微?”

    “對不起,虎爺,我沒有辦法!”她哽著嗓子,他隨著她的目光望向樹林的另一方。樹枝被風吹得瑟縮,一個便裝歹徒緊緊的鉗住一個孩童,孩童的左臂正涔涔的滲出鮮血。

    “虎爺,他們要殺寶寶,我,我不能……”她看著虎爺,蒼白的老人手里隨手扯的棍子尖端尖利,差點便架中徐展權的頸脖。

    徐展權從地上爬起來,和狂訊站到一塊。他搶過狂訊手中的槍,反指著林微:“殺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……”她咬著牙搖頭,手上的槍把劇烈的顫抖著。徐展權手指再一揮,聶臻痛哭著尖叫。

    “不要?”她瘋狂的尖叫著,槍轉向對著徐展權,徐展權冷笑著:“開槍啊。讓你兒子陪我上路。”

    她搖頭,茫然無助,像個被槍指著全身要害的可憐人:“求你放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殺了趙長虎,我就讓你兒子活過今天。”徐展權陰險的望著趙長虎:“虎爺,你今天看了不該看到的,所以,你只有死。”

    “林微開槍……”

    林中突起飛鳥,濕地的白鵝也引頸長嘯。一個歹徒在后方大聲報訊:“是聶皓天。”

    “撤。”幾乎在那一瞬間,徐展權和狂訊向著紅樹林的后方退。徐展權與自己人會合,迅速抓起聶臻,手槍指中他的頭:“林微,我數三下,開槍,殺了趙長虎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她舉槍向著徐展權,徐展權心一狠,手指扣向板機。林微立時把槍指向趙長虎,耳邊徐展權在發號:“1、2、3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樹林內一聲槍響,還夾著一聲孩子的哭聲,紛亂的腳步有秩的從反方向沖出密林。

    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蛧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洛宁县| 黑水县| 凤台县| 丰顺县| 穆棱市| 黔西县| 和政县| 安福县| 碌曲县| 东光县| 安龙县| 家居| 微博| 逊克县| 棋牌| 淮南市| 勃利县| 洪洞县| 临武县| 祁门县| 临邑县| 崇明县| 汪清县| 宁安市| 兰西县| 读书| 常山县| 仁化县| 广饶县| 南皮县| 宿松县| 凉山| 巴中市| 中山市| 富阳市| 高密市| 特克斯县| 托克托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