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196章 犯上作亂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196章 犯上作亂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狂訊立在窗前,不敢面對身后林微仇恨的臉。她看著他的背影,眼神像一把刺刀正要的把他凌遲,又像一團烈火誓要將他燒毀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顧忌聶臻的安危,他相信,她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他。

    “小臻很好,我只是把他藏到另一個地方了。”他長嘆氣:“等事情完結,我們再一起,飛紐約。紅薔,那樣的日子,我比你更期待,比你更等不及。”

    她握著拳頭,頭低著看著大理石鋪就的地板,地板的暗光照見她狼狽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到底,怎樣才算完結?怎樣你才肯放過我們?”

    “聶皓天得到報應的那一天。”他沒有回身看她,只怕看到她一眼,自己便會崩潰。他并不想真正的打擊她,但她卻已被重重擊倒。

    聶皓天,竟然在所有電子設備完全失靈,失去電腦程式控制的特種兵營,所有門窗通道均被保護性關閉,而在他的外面是早就嚴陣以待的特種尖兵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死城里被重重圍困,他居然安危無恙的逃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太強大,他一己之力奈何不了聶皓天。但聶皓天給他的家族施予的痛苦,他必然要姓聶的償還。

    而聶皓天,卻像插上雙翼的飛鷹,瞬息逃離鐵墻之外。這個人,也許真的被上天裝上了翅膀,因而才事事皆順,樣樣皆能。

    他只有緊緊的握住手上的武器和人質,才可讓聶皓天和他一般,經歷痛不欲生、生不如死的滋味。

    報仇:不是他人頭落地的爽快,也得是他身敗名裂的凄慘。

    林微走出狂訊的住宅。熱鬧的江山路,街頭巷尾,到處是歡聲笑語的人群。名店的兩側,一對對相擁的人從她的身邊步過。

    華燈初上,黑暗淹入紫色霓虹。店家真會做生意,小豬比比的母嬰用品店,就開在婚紗影樓的隔壁。

    展示的櫥窗里,一邊是甜蜜相擁的蜜婚男女,一邊是三人世界的親子服裝相片。如果4年多前,她運氣足夠好,便能在拍婚紗照的時候,挽著聶皓天的手撒著嬌:“首長,我要給寶寶提前買嬰BB霜。”

    哦,那時候,她還不知道自己已懷孕。他就更不曉得。

    如果那時便知自己懷孕,她一定不會因趙長虎的話而沖動逃婚。

    那么,她便可以和他挽手拍一輯美不勝收的婚紗照,來得及和聶臻一起再拍一幅三個人的全家福。

    噢,也許聶臻就不叫聶臻,他一定會有更好的主意,能給寶寶取更好聽的名字。

    淚,就這么落下來。她站在這張可愛的嬰兒照片跟前,放縱著自己,哀傷地流淚。

    世界這么大,只她一個人如此孤獨和絕望。

    這世上還有沒有一個人,會把她守護,會讓她倚靠?

    聶皓天在門眼里看了片刻,沉思著才打開門。五星酒店華麗而寂靜的長廊,林微哭得像個淚人一般站在門外。

    他才剛剛皺眉,下一刻,她便拖著他的手,輕輕的搖,無助卻又固執的樣子:“皓天,我們還沒有拍婚紗照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用力甩開她的手,卻無力把門拍上。聽著她從門外走進來,聲音卻輕悄得出奇。

    他低頭,淺灰色地毯上一雙光著的腳。腳面上鋪滿黑灰泥垢,腳趾甲還碰損了幾只,當他惱火的把她抱到沙發上,那雙提起的腳掌,呈現出慘不忍睹的坑洼,右腳掌側后方還插了一條斷了一半的牙簽。

    “連鞋子也不會穿?”他怒火中燒,能被摧殘成這樣的一雙腳。難道她就這么赤腳從城市的另一邊走到他的酒店?

    “你要裝可憐讓我痛,也不用下這么重的血本。”他怒,一手便把她腳邊的牙簽根兒拔了,她“喵”的一聲伏到他的懷里,啞啞的聲音在寂靜的空間響起:“就是裝。”

    就是裝,你能怎么樣?

    這吃定了他的撒賴勁兒,可恥的是,他居然舍不得放開。忍著心頭的怒火,他從洗手間里倒了盆溫水出來,扔到她的腳邊:“自己洗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洗。”她固執的趴在沙發上,隱約聽得到她在哭泣,但他頑強的不去問為什么。

    不洗就不洗,痛的又不是我的腳。他狠下心走到窗邊,紛亂的思緒聚不攏。不是說,她已經和狂訊登機去紐約了嗎?

    這雙腳損成這樣,難道是從狂訊的身邊逃回來,才造成這樣的狼狽?

    他長嘆氣,把她的雙腳泡到溫水里,她竟然縮了縮腳,嫌棄的扁著嘴:“輕一點!”

    “你以為你是誰?”他怒了,一拳頭砸到水里,水星子登時射起來,他居然濺到了臉。

    丫的,昨晚在特種兵營大鬧一場,他也沒讓火星兒濺到自己的臉,今天卻被洗腳水濺到了?

    他怒瞪著她,她卻看著污濁的水面,凝神像在想著什么,因而眼神看不到焦點,淚珠又簌簌而落。

    他冷靜下來,感覺到她今情緒不同往昔。他再次蹲下來,用濕毛巾把她的腳掌擦干凈,再抱她更深的坐進長沙發里。

    “休息一會兒,要走要留,悉聽尊便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捧著盆子進去倒水,身后女人柔軟的聲音帶著哀求:“皓天,我們什么時候去拍婚紗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不管她是真瘋還是假瘋,反正他快被逼瘋了。

    感覺自己又在為她端茶遞水,這種完全不符合首長身份的事情,他為她做得夠多了。他有點惱的從洗手間里出來,正打算強硬送客,卻看見沙發上的女人正在爬上他的床。

    他上前拖她,她卻撒賴兒的抱著被子不肯松,吼聲帶著很重的倦意:“人家困了,累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撐著腰,沒想法了。

    她卻在他愣神的一剎那迅速占據了地盤。看著窩在被窩里的她,一張臉也亂糟糟的。就這么臟兮兮的躺在他的床上?

    他抑制了很久,才控制住自己要拿毛巾給她擦臉的沖動。微暗的燈下,她一周前被他扼頸時的痕跡仍隱約可見。

    那時候,自己還沖動的差點殺了她,今晚,她卻又躺在他的大床上。

    到底是她的膽子太大,還是他的心腸太軟?

    她是好了傷疤忘了痛,而他是一笑泯恩仇嗎?

    他難道忘記了,是她和狂訊合謀害死了林微嗎?

    他事后冷靜下來仔細分析,單憑狂訊之言,便斷定微微死在他們的手上,這里面還是有疑點。而且,即使微微真的被狂訊所害,以眼前郝清沐的性情,也應該只是個被逼順從的幫兇。

    但,微微在狂訊組織曾受到非人虐待,這卻是事實。

    如若那晚他撲去狂訊的住宅時,狂訊還在,那他真的極可能會控制不住而動殺機。但現在,他已平靜下來,仇必然要報,但他要報得光明正大。

    他和郝清沐,既然隔著殺妻大仇,他絕對不能對她再有半分憐惜心軟。

    他的情緒起伏難平,想要把她扔出房間,那就必然得抱起她,他覺得,自己實在不想再碰她。

    他沒法子把她扔出去,所以便扔下她在床上,自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現在,和她同處一室,感受到她的氣息繚繞周圍,對他也是極大的煎熬。

    他信步走出電梯,酒店內一對今晚正在辦喜事的新人,正在送客。純白婚紗的新娘,雖不美艷,但深紫色百合花點綴的頭飾,卻顯得很鮮艷。

    如若是他和微微成婚,他曾想過,要給她親手剪一枝艷麗的薔薇,是他溫室里細心培植的花種。

    心靈又再抽抽的痛,一張臟兮兮的臉,可憐的以手捉住他的袖子,眼里卻有淡光爍爍:“皓天,我們什么時候拍婚紗照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他對著天空長嘆氣。對總被某個人攪亂的春心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回來的不是微微,但卻讓他對微微的思戀更深一層,像春日里的野草一般瘋長,延開漫山遍野。

    還是應該把她扔出酒店去。能狠心扼緊她的脖子,為什么就不能狠心把鳩占鵲巢的她扔出他的心門之外?

    他去而復返,籍著暗燈,一把掀開她的被子:“起來,滾出去!”

    床上沒有回音,他怒吼了一聲:“滾!”

    她終于眨了眨眼皮,眉心皺得緊緊的擰成一條線,她的聲音像是無意識的呢喃:“我難受!”

    “別裝了。起來。”他不讓自己有半分猶豫,單手拎著她的手腕便向外提。床上的女人被他拖著向外帶,半個身子跌下床,一雙手在空中胡亂的抓,抓到他的大手,她像撿到什么寶貝似的,把他的手掌放到自己的頸邊磨,笑得有點傻呵:“你好冰,好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在外面吹完風,當然冰……”

    有什么不對?他警覺,才發現自己手掌摩擦到的皮膚,熱得像火一樣燙。

    這不是正常的人體溫度。他另一只手往她的額頭一探。

    “靠,你發燒了。”他無言更無語。

    這個女人,是存心的吧?存心在他的床上燒得一塌糊涂,賴死在他的這張床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他在夜里長長的吁著氣,發燒的女人把他冰冷的手當成了冰袋,一個勁兒的拉著他向自己的身上貼。

    放了從前,這對他是無上的享受,但而今,對他卻是沉痛的折磨。

    不敢再近她半分,退后一步。打電話給軍醫,老軍醫很和氣地:“首先多喝水,物理降溫最好了,溫水擦浴。”

    “擦你個頭。換一個方法。”聶皓天的牙齒咬得發顫,老軍醫在電話那頭也被顫到了,后怕的道:“還可以,給冰袋。不然,送醫院?”

    送醫院是最安全的法子,但是他卻實在無法把她從床上提起來。除非用抱的,但這樣的話,她又得整個人把他賴得死死,讓他連正常的心跳、呼吸都失去控制。

    聶皓天從軍10多年,大小戰役經歷無數,但就是不曾沾手緊急救護。何況軍中男兒體格健壯,斷手斷腳的傷情居多,發燒感冒卻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他認命的從小冰箱里拿了兩瓶冰冰的礦泉水往她的懷里塞。但她卻還是緊緊捉著他的手,無意識的喊著他的名字:“皓天,皓天……”

    還有另一些胡言亂語:寶貝兒、小臻……

    他坐到一側椅子上閉目養神,不去理會她病中那無意識的撒嬌。郝清沐學林微還真是學得一絲不茍。就連那嬌氣勁兒,都是十足十的復制。

    如果微微注定已經失去,那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女人,以她的音容笑貌、嬌嗔風情漾動他的心……

    不,不會有如果!

    他晃頭,制止自己的胡思亂想。

    門外幾聲輕敲,朱武抱著一堆資料走了進來。他驟眼看見躺在床上“嬌喘連連”的林微,臉不禁像爆炒的蝦球一樣,紅到金黃。

    “老大?”朱武咽了一下口水,鼓起勇氣:“這是?又?”

    “估計是又得到狂訊的指令,想要接近我。然后故意把自己弄得凄慘,見我心不軟,在我下樓的時候,干脆把自己弄到發燒。”聶皓天井井有條的分析,還補了一句:“裝可憐,博同情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小武笑呵呵地:“居然有把自己弄發燒這個技能啊?不錯,不錯。”

    聶皓天白了一眼他,他這才正經道:“給你看這個。”

    瞟了一眼床上的林微,他和朱武走到窗前。小武手上的資料是N市特種兵團的絕密。

    聶皓天昨夜在特種兵營鬧了一場,本來只打算毀掉陷害聶進的偽證,卻遭遇到伏擊。能在他闖入電腦系統的瞬間,讓系統迅速崩潰,以把他困在室內。這種事情,如若不是早有布置,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這一怒之下,不但把聶進的東西毀了,連帶特種兵營里的其他機密也全盤偷了出來。現在,兵團里頭痛的并不是硬件設建筑的恢復,而是那些資料和機密,到底應該怎么辦?

    朱武想想都覺得好笑:“林和言這一次,估計半個月都睡不著覺。”

    “我來N市之后,你認為這些軍官們,還有人能睡得著?”

    “老大威武。”

    聶皓天也得意。看小武手上恢復的資料,其中一張,竟赫然是……

    “微微?”眼前的相片里,女人風褸長衫,大冷帽蓋住了整個額頭,還戴著口罩,但是,掩得再嚴實,又能掩得住他的眼睛?

    “對。”朱武點頭:“N市軍區的機密檔案里,為什么卻有238的資料?而且還是4年前的資料?”

    聶皓天拿起文件,感到心跳都停止了:“那些年,想要微微死的,恐怕不止狂訊一個吧?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朱武更疑惑的嘆氣。

    “是我害了她。”聶皓天望著窗外側的天空,天氣已回暖,卻驅不散這冰冷的天色。

    兩兩沉默的氣氛里,床邊響起女人的“哼哼”聲,燒到39度的女人,即使是故意裝的,也必然裝得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聶皓天不由自主的側臉望向床前,朱武尷尬的又紅了臉:“老大,我先走,明天再談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聶皓天走到床沿,以手探一下林微的額頭,熱度似乎有所消減。但是,也許是他的手心暖和,溫度對比不強烈?因為她的臉蛋比剛才似是更紅了。

    他沉思著,開門的朱武卻大聲嚷嚷:“首長不方便。哎……”

    哎什么哎,人都進來了。

    聶皓天抬頭,只見特種兵團的團長林和言正“威風凜凜”的走進來,一腳踢向門框邊上,回身沖著朱武吼道:“放肆,我和聶司令談事,輪得到你管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朱武畢恭畢敬的向他敬禮,很和氣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林和言,你要死,我難道還攔著?敢對老大不敬?還是在這美人抱恙的關頭?

    朱武樂呵呵的走回自己的房間,才走到門角,“嘩”的一聲從門壁里撲出一個人來,嬌脆的聲音:“驚不驚,喜不喜?”

    空氣中發散著誘人的香氣,彭品娟在他的面前笑得燦若花開:“我來了,你歡喜得說不出話?”

    他可以說話嗎?的確是又驚又喜。

    門卡被她搶了過去,“叮”的一聲她進了門,再伸手把他一拽便扯進了房里。

    朱武無助的望著因她的到來而明媚了的壁燈:這千山萬里,她竟然追了過來?

    林和言一腳便牛氣的把聶皓天的手下給趕了出去。仗著身上還剩余的一分酒勁,向著坐在床邊的聶皓天懶散的敬了個禮:“首長好!”

    自他突然闖進,聶皓天便一副冷酷神色。林和言給他敬禮,他眼睛也沒抬,冷漠的道:“我是司令,你是團長。我大你多少級?”

    “司令,大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陳軍長就是這樣教導你的嗎?半夜三更,一身酒氣,沖進首長的睡房?”聶皓天突然站起,眼睛瞟一下他的腰際:“還帶槍?”

    “聶司令恕罪。”林和言的酒氣“嗖”的飛走了,額間開始冒冷汗。

    聶皓天雖比他年輕了近10歲,從前還在他的手下短暫的謀過事,但現在卻已官至司令,領上將軍銜,軍隊中,職級職務之間的分別最是嚴明。

    他這一闖,便是犯上作亂,真是魯莽了。

    聶皓天靠在床沿,冷漠的表情,陰鷙的笑意:“林團長因為個人私仇,今晚攜槍闖入,意圖行刺首長,這罪名,你領得起?”

    本書源自看書網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齐齐哈尔市| 夏津县| 旌德县| 龙山县| 灵璧县| 济宁市| 临武县| 上饶县| 临澧县| 彭水| 望江县| 广西| 唐海县| 伊宁县| 淮安市| 车致| 通山县| 凌海市| 崇阳县| 始兴县| 祁连县| 漳州市| 葵青区| 麟游县| 滨海县| 平定县| 阿拉尔市| 乌鲁木齐县| 新竹市| 台东县| 宜兴市| 弥勒县| 南通市| 青神县| 拉萨市| 图木舒克市| 菏泽市| 上思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