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188章 重生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188章 重生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這是一個南方小城,林微站在一個小鎮的國道邊,柏油路邊一覽無際的菜田,青綠碧翠,像一塊巨大的綠寶石般迷人。

    寶貝兒相片中那一片綠油油的菜田,南方鄉間無數與此相似。

    但她認為最像的還是這里,她在這里已經停留三天,小鎮不大,她幾乎一家一戶的尋覓,卻無一人知道寶貝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聶臻,你在哪兒?媽媽在找你。”

    她委頓的蹲在田梗旁,感到心都梗住了。南方有這種景致的田野那么多,她到底要到哪里才能尋得到他?

    狂訊當天為要挾她聽話,把聶臻送走,寄養在一戶普通人家,而這戶人家只有狂訊一人知曉。這也是她一直受制于狂訊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人若做了母親,天下事再大,也及不上親兒的平安。她迫不得已的在狂訊的要挾下步步為營,最終卻完全斷絕了寶貝的消息。

    人海茫茫,尋一個人,有若大海撈針。唯今之計,還是只有尋到狂訊,才是正途。

    項飛玲被她脅迫,供稱狂訊就在南方城市N市養傷。于當時情景,項飛玲應該不敢誆她,而林微若與狂訊相會,于項飛玲來說,便是打擊聶皓天的最好機會,項飛玲的私心應該也強烈的想要林微與狂訊在一起。

    因此,林微認為項飛玲這次的情報,絕對的可靠真實。

    但狂訊即使傷重,也不至于要養上這么久的日子。只不知狂訊他,到底又在籌謀什么?

    她心事重重,鄉間小鎮清風徐來,這里已是滿城春景,只不知遠在他方的聶皓天,如今可曾有想念著她?可會還一心奢求,她會懷上他的孩子?

    趙長虎和他都著實可笑,明明已有聶臻這么個好孩子,卻還一心要為聶家無后而憂心忡忡。

    她在田間小路上微笑:“小臻,爸爸要是見到你,會不會被嚇到呢?他會不會傷心難過?因為,這么多年,他竟然不知道世上有一個你?”

    等真的到了那一天,對聶皓天來說,有這么大個兒子,到底驚喜還是驚嚇。

    但是,真的會有這一天嗎?寶貝兒已近半年生死未卜。

    “寶貝,你不會有事的,我知道。”她在田間細語,一如既往的只能自己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前方突然一個奔跑的身影,身姿驕健,跑如疾風。黑色長風衣的衣袂,揚起側邊菜田的青綠,像她多年來見慣的顏色。

    “狂訊!”她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追盡這片菜田,前方男人默然佇立,他回轉身子,腳邊萬丈流霞。她幾乎是撲上去的,搖著他的手臂,興奮得語無倫次:“是你,是你,臭小子,你居然沒死,真沒死!”

    她笑著,眼里卻淚花閃閃。他再難強裝鎮靜,大力的把她摟進懷里:“是我,是我!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你沒死。”她沒有推他,透過他的身側,看著晚霞映落菜地,灑出金黃翠綠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我總是在想,你不會死的。你要死了,我怎么辦呢?寶貝又怎么辦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多么想安慰自己,她對自己死亡的恐懼,是緣于愛情。可是,他卻清醒的知道,那是為了聶臻。

    但這又有什么關系呢?

    他撫著她的發:“想不想見他?”

    “想!”她斬釘截鐵的回答,再抬頭時,眼里的光芒已淡去。她輕輕地嘆氣:“別把我想得這么不近人情。你若死了,即便沒有臻兒,我也會掉幾滴眼淚的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你那幾滴眼淚。”他的笑容深到眼底,總歸她是眷戀著他,舍不得他的。

    “為了那幾滴眼淚。我們出發吧!我想他,想到快要死了。”她松開他的手,才走幾步,卻被他大力往回扯。

    田間的風滑過耳畔,他微顫抖的聲音:“我也想你,想到快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不是好好的活著嗎?”她推開他,他卻固執的把她摟得更緊:“一達目的就過河拆橋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?”

    “沒有就抱緊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瞪著他,但卻也無計可施。在田間菜地里任得他挽著自己的手,她微惱怒:“其實你死了更好。我自己找,一定也能找到寶貝。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你試試?”

    她認命的挽他更緊,兇巴巴的:“這么多人死,你怎么還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口是心非。”他就愛她這個樣子,堅持固執,卻又懂得見風使舵。

    狂訊在聶皓天的伏擊之下,與當日的紅薔分別,滑下小溪,卻又遭遇更強炮火的襲擊。幸得一忠心手下掩護,戴了他的面具偽裝成他,才得以逃脫。

    狂訊本以為,自己一直不以真面目示人,當時能瞞得了聶皓天的手下,卻決計是瞞不過聶皓天的。但想不到的是,自己潛逃養傷期間,竟然聞得自己的死訊。

    當時他還恥笑聶皓天原來也有失算的時候。但現在細想想,會不會也是聶皓天的一個計策呢?

    他把心中所慮與林微商討,她嘆氣道:“也許他,只是想要讓我相信你死了吧!”

    是的,讓她相信狂訊已死。便絕了她與狂訊組織的勾結,當然更絕了她對狂訊的“舊情”。

    可惜聶皓天一世英明,難得的循一回私,卻讓狂訊得以海闊天空!

    林微站在他的寬敞明亮的辦公室,室外繁華的N城如天空下的一顆明珠,發出耀目的光亮。而這間注冊資本超10億的公司,有一個神秘的海歸大Boss:徐偉信。

    林微指著公司的鏤金藝術字“偉訊”集團公司:“這是你的公司?”

    “對,在下不才,正是偉訊公司的老板:徐偉信。”他得意的挑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她按了按腦門:“我認為,你一輩子都洗不白。”

    “置之死地而后生。是聶皓天給了我重生的機會。”他大笑,驕傲卻又志得意滿,黑西褲,藍西裝,不得不說,如若不知道他從前的黑道經歷,沒有人會懷疑他便是一個白手起家、春風得意的青年才俊。

    是的,由狂訊主事的組織已崩解,黑頭子狂訊已由官方判定死亡。那個曾經臭名昭著的黑幫頭領已然伏法。

    世上再無狂訊這個罪犯,而只有眼前這個商界新貴徐偉信。

    “我得,喝口茶。”她是得冷靜一下。聶皓天這算不算是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?讓眼中釘金蟬脫殼,成功洗白轉型。

    但這短短時間,你不可能一下子把生意做得這么大。

    他解開她的心里疑惑:“有錢能使鬼推磨。”

    是的,狂訊很有錢,他當然有錢。她嘆嘆氣,也不想去費神他如今生活如何,成為名流新貴在上流社會圈子里混得有多如魚得水,她想要的只是自己的聶臻。

    但用腳趾頭想也能知道,狂訊怎么可能會把聶臻就這么還給她?她纏著他半晚,要他把聶臻的現狀細細描述,他卻裝懵懂,一問三不知的讓她著急。

    但從他的話語里,知道寶貝現在安好,她長久以來懸著的心,也才稍稍放下。

    狂訊一向疼愛聶臻,如果沒有變故,臻兒自當快樂無憂的長大。

    她心情大好,便答應了“徐偉信”的邀請,到江山中路吃美食。

    用蔥蒜、姜和各色調料爆香的海螺,格外的讓她思念家鄉。

    “改天和寶貝一起,我也得讓他嘗嘗海螺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們三個一起嘗。”他淡笑看她,終于,能得到一個光鮮的身份,無須再因為黑暗的身份而自慚形穢。從此后,他便可以光明正大的照顧她,愛護她,得到她。

    他終于有了,像正常人一樣愛護她的權利。大排檔上嘈雜不堪,她的手機鈴聲響了幾遍,她才聽到,油油的手卻不方便拿機子。

    她蹩了憋眉,他便體貼的拿著手機接聽了,貼著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喂,哪位?”她嘴里正起勁兒的啜著螺肉,被對方的聲音差點嗆到,矮下脖子咳得一塌糊涂。一邊咳一邊著急的抓起手機嚷道:“聶皓天,要是我嗆死了,你給我賠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兒?”聶皓天的聲音冰冷陰寒,活像要從手機里撲出來掐她的脖子似的。

    她被自己的腦補情節嚇得打了個冷顫,她瞄了一眼狂訊,又警覺的看向四周,才直著腰桿道:“吃,吃飯啊!”

    “和誰吃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。”

    那邊靜了靜,他繼續冰冷著:“肚子爭氣了沒有?”

    “對不起,我沒這福氣。”她想了想忽然就來氣。

    她從虎爺那處別墅逃出來也有近一周,聶皓天居然現在才打電話來“問候”,果然是對她不再上心,估計要不是探聽自己肚子爭氣與否,他也許連這通電話也懶得打了。

    想從前,她踏出家門半步,他都得著急三天,現在這接近不聞不問的處境,真是讓人心涼啊。

    她心里涼嗖嗖的,便也冷冰冰的說話:“掛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掛?”

    哈,開玩笑!我不敢誰敢?

    她果斷的把電話掛了,還順手關了機。狂訊望著她意味深長:“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嘩。”他坐直,抓過一瓶啤酒:“大喜大喜,一定得好好慶賀?”

    “慶賀。”她舉起杯子與他碰杯,豪氣的道:“連醉三天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他大笑,捉起她的小手印在手心:“是你想開了,還是他玩不開了?”

    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安顺市| 鄂托克前旗| 沾益县| 吴堡县| 威海市| 和静县| 邵武市| 吉隆县| 黄骅市| 涪陵区| 屯留县| 乐清市| 高州市| 绩溪县| 怀安县| 灌云县| 汾西县| 天门市| 巴马| 开封市| 望都县| 彩票| 芦溪县| 信丰县| 琼海市| 舞钢市| 雷山县| 余姚市| 德保县| 沙河市| 平罗县| 凤台县| 阳东县| 鲜城| 安福县| 南漳县| 策勒县| 琼中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