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185章 反擊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185章 反擊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黑衣男子拿著包包向后退,卻沒有給她想要的東西:“寶貝價值千金,哪能隨時帶在身上?”

    她冷笑,微挑眉:“那么小的東西,難不成還藏不住?”

    “在保險柜里放著呢,寶貝嘛!”黑衣男子想要速戰速退,轉身便往密林里奔。半空一聲悶響,銷聲槍支發出的子彈貼著他的耳沿飛過,擊在前方的一枝樹椏上。他望著飄搖的樹枝,嚇得定住身子,回頭,林微持槍冷靜的指著他:“到底是誰?讓你冒充狂訊組織與我接頭?”

    “嘿,我不是冒充,我,啊……”他一聲慘叫,右手臂中了一槍,鮮血涔涔而下,他撫著手臂,驚慌的望著她。

    “把東西扔回來。”她慢慢走近,臉帶寒芒:“我好歹也是受過訓練的,你們這樣欺負我,也太看不起特種兵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男子被槍指頭,美麗的女人面容陰沉,竟挾著一絲地獄般的黑暗之色:“要腦袋還是要忠心,你自己看著辦。”

    他的忠誠敵不過丟性命的恐懼,身體顫抖著搖搖欲墜:“是項飛玲,項飛玲……”

    “帶我去見她。”她拿著包包木無表情:“要不然,你這輩子再也見不到她,噢,不是,是見不到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死人,當然是見不到任何人的,一輩子。

    項飛玲來到與陳坤接頭的秘密宅子。陳坤是趙偉恩手下的一員干將,曾一力承擔與狂訊接頭聯系的任務。趙偉恩被逮捕,他便直接聽從徐展權的號令。

    徐展權現今與聶皓天鬧翻,與項家的關系亦暗藏危機。

    項勝文雖為前途與他結盟,但項勝文一生主政,天下太平,雖在后期個人前途上有所偏差,但卻確是有大智慧,心系家國的領導人。與徐展權結盟后,交深言淺,項勝文卻反而對徐展權的個人修為略有不滿。

    項家謀定后動,最近都甚是低調。但項飛玲卻不能坐看林微日子滋潤,不在聶皓天與林微生出嫌隙之時狠推一把,實在對不起她多年的慘淡努力。

    聞說,陳坤已取得關鍵性證據,而陳坤竟還截獲了林微的絕密信息:林微一直受狂訊鉗制的原因,“寶貝”的終極下落,陳坤已然知曉。

    她當然喜不自勝的坐等林微的“軟肋”。這里是項飛玲的秘密處所,“華能”的軍需倉庫后方的平房小屋,自從在總參處辭職后,便進入華能。倉庫物資由她直屬管豁,她便在此僻了個秘密的屋子。

    陳坤在外輕敲三聲,便推門進屋。項飛玲看著他渾身鮮血,不禁警惕的抬頭,陳坤痛苦的咧著牙,卻仍安撫她道:“不擔心,小傷……”

    陳坤高大的身子立在門邊,手里舉著一個包包,包里露出的文件的一角,便是趙偉恩的親筆簽名。

    項飛玲喜出望外:“居然真的拿到了?”

    “那女人好本事啊,聶皓天也信任她,我們以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她轉眼就辦成了。”陳坤像在嘆息,項飛玲興奮的走近他,扯過他的包包翻看:“等聶皓天發現這些關鍵性的證據,被林微偷了,那才叫爽快。被最愛的人背叛,我也要他嘗嘗這滋味。”

    她正興奮的拿過包包,身前的陳坤卻向前重重一撲,她被這極重的身子壓下來,整個便撲倒在地,陳坤的身后響起一聲嬌脆的笑聲:“項飛玲,我有多壞,你以為聶皓天他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林微?”項飛玲慌亂中要站起,才把陳坤推開一線寬,陳坤的后腦勺上便忤了把手槍,越過暗色的槍柄,林微笑得狡黠又陰損:“陳坤,你敢起來,我就一槍崩了你。”

    被槍指著后腦勺,陳坤當然一動都不敢動。項飛玲被一座大山似的男人壓得喘不過氣,正暈頭間,聽得林微冷冷的聲音:“陳坤,把她的上衣脫下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項飛玲的哀叫聲被陳坤以手捂住了。

    陳坤死到臨頭,別說是揩女人油水了,即使是被女人揩油水也認了啊,陳坤心底里其實挺享受,這樣“**”的酷刑,能再演久點就好了。

    林微一手持槍,一手看著面前抱得緊緊的兩個人:“項飛玲,如果沒記錯,你曾經有兩次是真心想殺我,一次在沼澤地,一次在觀音廟。你這么個標致的大家閨秀,為了搶個男人,做了這么多的壞事,為什么就沒有報應呢?聶皓天舍不得你,所以,我現在要靠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“聶皓天他說:總有一天會弄死我。好,我就先把你弄死算了。但是,我還比較有良心。我不會讓你死,我會讓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她拿著攝好片子的手機轉身出門,身后項飛玲又羞又急的哭著求:“林微,你想怎么樣?你要怎么樣,我都依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林微回轉身,唇邊掠過狡黠的笑意。

    像項飛玲這樣的女人,果然是血可流、頭可斷、面子不能丟。要是今天和陳坤半光著相擁的片子被傳了出去,她還真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外人才不管,陳坤是壓在她的身上演戲未遂,還是真的把她吃干抹凈。

    名聲這東西,壞了就是壞了,何況是項飛玲這種從小到大,人前人后做榜樣做了一輩子的?

    林微遠去,陳坤立在原地,一會兒才反應過來,倉惶的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項飛玲呆呆的望著窗邊,心中羞憤難平,如今卻想不到應該如何化解。

    雖說她身體沒受損失,但是卻被林微真真切切的把不堪相片拍了過去,此后,她不但不能再對林微使難,還得被林微控制著當槍使。

    這么陰狠的招,這女人居然也能使。林微,她不是那個被聶皓天護在懷里,除了撒嬌、任性之外,便一無是處的女人嗎?

    為什么,今天可以把她玩弄至此?

    她攏起散開的衣衫,門邊高大挺拔的男人走進來,沉靜的腳步,沉冷的臉色,那么英俊的讓她癡迷半生的臉。

    聶皓天臉色陰沉,掃了一眼凌亂的房間,只冷漠的問:“她,要挾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聶皓天,你什么時候來的?”項飛玲用手把自己的衣襟禁得緊緊,本能的不想讓他發覺自己的狼狽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跟著她。”他對項飛玲身上的凌亂視若無睹,側壁的燈光直射在他的身上,映著這張十分冷酷、毫不憐惜的臉。

    “你一直跟著?”她“嘩”的哭了出來:“你居然眼睜睜的看著她這樣欺負我?聶皓天……”

    她胸口裂開一樣的痛,這痛比剛才的屈辱更讓她崩潰。她愛了半生的男人,居然就這樣放任著另一個人欺負她。

    項飛玲,你還不死心嗎?你這一生,終究錯愛了他。

    聶皓天聲音冷沉,背著手轉向窗口中:“這幾個月來,她在我的身邊,溫順得像個小綿羊,少有咬人的時刻,所以,我們便都忽略了,她有一雙能撕裂獵物的利爪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她這么壞,你還愛她?聶皓天,你什么時候才能醒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很清醒,飛玲,傻的是你!”他沒有看她,留給她一個決絕的身影:“不要愛我,這是我給你最后的忠告。”

    聶皓天走進荒涼的夜色,林微就在前方,離他只有幾丈遠。他要跟蹤她,以她的能力自然發現不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街燈后的那一株高大的風景樹后,靜靜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他這般跟著她,已有半晚。從聶家宅子出來,到倉庫,再到這里,他跟著她走了半個城市。

    剛剛才羞辱了項飛玲的女人,呆呆的立在湖邊,湖邊楊柳的殘枝被風吹拂,枝上發出零落的幾瓣嫩芽。

    好像,冬天快要過去了,春天要來了?

    看她的背影,單薄而蕭索,一個人孤清的站立,像比隨風吹拂的柳枝還要脆弱不堪。但是,卻也是這么個嬌弱的女人,把項飛玲狠狠的整了一回。

    如項飛玲所說:這個女人這么壞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卻欣賞。面對一個曾經數次差點奪去自己性命的女人,面對一個時刻窺視著給自己放暗箭的女人,林微今晚的反擊,其實甚得他心。

    對敵人寬容,便是對自己殘忍。

    他想起在新疆時,他和她的并肩戰斗、生死扶持。那時她說:我們死也要死在一塊。

    那在炮火中始終牽緊的手,那在槍林彈雨中仍舊追隨著自己的眼光,那時候,他以為那是天命賦予自己的深情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不是微微!一個替代者,再像,再愛他,也不是他的微微。

    微微,如果你真的幸運的,在經歷了4年的艱苦磨難之后回我身邊來,你會是怎么樣的?

    會依然如故的善良而聰敏,還是無可奈何的變得滄桑而兇狠?

    微微,告訴我,你會不會成為和她一樣的人?成為一個失去我的庇護,也能在黑暗里潛行的女人?

    月光影著湖面,折射出一道微弱的光,這光卻沒能瞞過身經百戰的聶皓天。浮光初起,幾乎在同一時間,高大風景樹后的男人大手一揚,刀子鋒利的刀光劃破夜空,街燈后一聲悶哼。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聲,一個黑衣的巨大身子墜落在水里。

    本書源自看書輞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哈尔滨市| 缙云县| 农安县| 梓潼县| 远安县| 扎赉特旗| 南和县| 巴彦县| 同仁县| 景泰县| 防城港市| 房产| 五莲县| 华蓥市| 崇信县| 大荔县| 修文县| 京山县| 平定县| 九江市| 额敏县| 桑日县| 无极县| 寿阳县| 枣庄市| 青川县| 榕江县| 小金县| 远安县| 五台县| 原平市| 韶山市| 孝感市| 宝山区| 绥滨县| 麻栗坡县| 普兰县| 永州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