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175章 誰更任性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175章 誰更任性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聶皓天開通車中導航和林微車子的跟蹤器,立刻驅車前往與林微會合。

    他把車里通訊打開,對著那邊的林微責問道:“你干什么?你知道你車上的是什么人嗎?”

    林微的聲兒很決絕:“我不知道他是誰,但他對我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微微,乖,把車停一邊,我馬上來。”他車子飛速前開,性能良好的頂級軍用越野車像流星一樣飚在這午夜的公路。

    一輛輛的車子被他甩在身后,跟蹤器上顯示微微的車子與他相距不過10里,正與他反向而行,也就是說他們快要會合了。

    他稍定下心來,對著指示器冷靜地規勸她:“有話好好說,車子和人停在路中間,我來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她顫抖的聲音顯示她的緊張:“我好不容易才等到這一刻,他沒死,而我車里的這個人,我一定會交給他。”

    “林微……”聶皓天長呼一口氣,才扜去心中的沉痛。果然,她已知道狂訊沒死,因此解救了徐浩強來獻給狂訊。

    “這樣對我,你覺得好嗎?”他苦笑,車速不減,前方迎面,雙黃線外一輛酷黃趙野車從對側駛過。

    是她。他在地下車庫里為她準備的其中一輛車子。

    他立馬調轉車頭,向她的方向急追,極力望去,林微車子前方閃過一道刺眼的遠光燈,燈光晃動之間,他敏銳的嗅到了危險:

    “微微,跳車!”他竭盡全力、歇斯底里的吼了出來。

    近5米處升騰起一道烈焰,酷黃色的車子被淹沒在一片熊熊火光中。而一輛大貨車正飛速從他的邊上駛過。

    他來不及追趕貨車,一人飛身撲近火堆中,烈焰點亮了這一片黑暗的夜空,“嗞嗞”的燃燒聲、爆炸聲里,夾著幾聲痛苦的哀嚎,那一聲“救命”都沒叫得完整,車子“爆”的一聲燃起巨響,爆炸的氣流把他沖擊向外。

    “微微,微微……”他晃著暈眩的頭,從地上爬起,馬路上將要燃盡的車子,連著側邊的草地都已變作焦炭。

    “微微……”他嚎叫,沖了上去,身后卻響起一聲仙音:“皓天。”

    他定住身子,竟然有半刻不敢轉身,怕這一轉身,才發現身后向自己緩緩走來的女人,只是他的一個幻覺。

    他的腰被她在后摟緊,她顫抖的手顯示她的后怕,與他的背脊相貼的胸口心臟急速而劇烈的跳動著……那么生動的告訴他,她還活著。

    “林微?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?”整整10分鐘之后,他才在和她劫后余生的沉默相擁中爆發:“現在,燒死的這個,是徐展權的獨生子。”

    她卻并不意外,嘆著氣道:“哦,是啊。怎么辦呢?”

    “你說呢?”他頭痛,舉手撫額。遠處傳來車流聲,他一手拽她向后,把她扔上自己的軍車。

    “皓天,這事兒,跑不掉的。”她扶著車窗子,望著他的眼神堅定:“是我把徐浩強捉出來,是我想拿他與狂訊交易,是我害得他出車禍,意外身亡。這事,總該由我來還。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你還得起?”他瞪著她,但她卻按住車門把手,不讓他上車:“把我弄走了,你怎么面對徐展權呢?”

    “林微,我從不怕他。”

    “狗急跳墻,那是他的兒子啊。兒子沒了,他就是瘋狗了啊。”她不知怎么的眼睛就紅了:“為了兒子,瘋狗、癩皮狗、哈巴狗,都是可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別胡說八道。”他推她進門,公路兩邊一排軍車飛馳而來,把她們重重的圍在中間。舉起的槍支對著他們圍成一圈:“舉起手來!”

    聶皓天冷眸向著圈子內一掃,凌厲的氣勢,大家持槍的手立馬就頓了,帶頭一個說道:“特警一分隊執行任務,請下車接受檢查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找的人……”林微的話才說出一半,聶皓天一手便將她的嘴巴捂住,自己跳上車來,把自己證件交給劉隊長,劉隊長立馬向他恭謹的敬了個軍禮:“首長好!”

    聶皓天冷冷的指了指前面剛設下的路障:“把路障撤了。”

    “報告首長,這路障不能撤。”帶頭的劉隊長人雖顯得恭謹,但手卻向后一揮:“上面有令,一粒蚊子都不能放他飛過。聶司令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徐展權?”聶皓天挨向車窗,手搭著窗子邊沿,指尖拍了拍劉隊長肩膊上的肩章,再指了指側邊燃燒得正旺的火堆:“你們來到這里已有3分鐘,不試圖解救車里的傷員,卻只顧著攔我這個首長?”

    “首長,我……”

    林微在側邊嘆氣道:“火堆里,是徐浩強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現場頓時亂作一鍋粥,10多個滅火筒齊齊向著火堆里噴。

    徐展權急趕過來時,火光已經熄滅,被燃燒得架子都散掉的車子里,一具焦炭狀的尸體橫陳其中。

    “浩強,浩強……”徐展權跪在馬路中央哭號,整個人癱倒在馬路上,頭發恍似一瞬間便白了全部。

    即使權勢滔天,即使罪惡深重,卻還有什么報應苦得過這白頭人送黑頭人?

    聶皓天冷冷的望著林微,她難過的低下頭,抿著唇:“我沒想過會這樣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沒想到。”他嘆氣,把她擁入懷里:“徐浩強雖然平時劣跡多多,是個不成器的混蛋,但是,罪不至死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我。”她頭更低了,長睫毛上掛著淚花:“不知道怎么就成了這樣?”

    “那輛大貨車,你看清楚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我聽到你喊我跳,我就跳車了。視野一片黑茫茫,什么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回去睡一會兒。”他拍拍她的背脊。她奇怪地抬眸望他:“你不罵我?”

    “別怕。”他撫她的臉,淡笑道:“再大的錯,我也能保你安全。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聶皓天……”她拉著他的衣袖子:“死的是徐展權的兒子啊,你要如何保我?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有我的辦法。”他側手肘撐在車窗,這會兒,10多輛軍車、幾十支特警長槍把他和她圍住,他要離開,已不容易。

    可是這世上,有人要捉他,那卻更難。

    大頭頭的愛子死在烈火爆炸中,如此慘絕人寰的情境下,所有人都陪著徐展權落淚。

    慟哭良久,徐展權突然巔巔巍巍的站起來,撲到聶皓天的軍車旁邊。他大腳踢門,以手敲打著車窗,歇斯底里的大喊道:“聶皓天,你給我出來,出來,出來!你這個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還我兒子,你這混蛋,我要殺了你,我一定會殺了你,總有一天,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我也要你全身死清光……”

    再狠的話,可惜聶皓天都聽不見。半小時前,他和林微從車子下方的滑板滑出,從斜坡處滑下草地,拍拍褲上的塵土,他和林微截了輛出租車,就這么回了市區。

    他沒有把她送回家。京城的一處不起眼的舊建筑,四合院里似是多年無人居住。進得室內,桌面蒙著厚塵,他拉著她,穿過一條幽暗過道,四周豁然開朗。

    屋內的陳設簡單,他站在一副字畫前背對著她:“為什么要這么做?”

    她退了退:“狂訊沒死,他讓我把徐浩強救出來,交給他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所以……你就把徐浩強救出來,交給他?”他突然回身,對著她吼道,那一雙眼睛從不曾對她如此嚴厲殘酷:“為了狂訊,你真的什么都可以做?那時候,你有沒有想過我?有沒有想過你自己?有沒有想過我們的孩子?林微,你到底把我放在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她被他吼得懞住了:“孩子?”

    “嗯,孩子!”他捂住額頭搓了兩搓,才讓自己稍稍冷靜下來:“好了。吃點東西。”

    她卻更加茫然地,眼里涌著密密的淚珠兒:“你剛才說孩子?我們的孩子?”然后她腦海里才恍然記得,是有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原來,在她恍惚之時,劉小晶和她說起的“甜蜜的詭計”原來是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他溫柔的抱緊了她,手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摸了摸:“不管你過去有多愛狂訊,不管你從前過的是什么生活,不管你來我身邊是為了什么……今天起,為了我們的孩子,不要再任性,不要再橫沖直撞,讓我保護你!”

    她卻沖動的拍開了他在小腹上的手:“你以為,我懷孕了,所以,才突然又對我好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以為?”他一手拽住她閃縮的手掌。

    她咬唇,眼神掠過一抹暗傷:“是了,那時候,整整一周你都不回來,一直在項飛玲的身邊不回來。可是忽然的你又回來了,又要對我好了。你對我說:留下來。那時候,我還挺開心,真的很開心,便全部相信了你。相信你和項飛玲沒有不軌,相信你還是愛著我。可是,原來,你回來,只是因為,我懷孕了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仰首對著天空:“聶皓天,如果我不懷孕,你是不是根本就沒想過回家?”

    “事實就是你懷孕了。”他把她拉到懷里來。

    她把他向后推了出去:“事實就是,我沒有懷孕。”

    本書源自看書網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政和县| 寿宁县| 兴文县| 内乡县| 敖汉旗| 京山县| 当涂县| 茶陵县| 林州市| 微博| 陈巴尔虎旗| 宁蒗| 扎兰屯市| 玉屏| 城固县| 卢龙县| 兴海县| 昭觉县| 阿拉尔市| 五大连池市| 尉犁县| 通道| 清徐县| 万山特区| 普宁市| 连云港市| 尼勒克县| 兴隆县| 汾阳市| 石门县| 凤凰县| 澎湖县| 陆河县| 德昌县| 大同县| 昭苏县| 正镶白旗| 海安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