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174章 他還活著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174章 他還活著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,正等待帶頭人的指示。聶皓天踩在腳邊的錄音筆突然被他向上踢飛,錄音筆飛向墳頭離遠方向的巨大樟樹。

    在空中劇烈爆炸,明明只有幾厘米大的東西,爆發出的能量卻驚人,離墳地較園的地帶,就連樟樹都被炸到開裂,圍困的人堆人仰馬翻。

    他們拔開樟樹旁邊的迷霧,聶皓天早就不知所蹤。適時傳來徐展權的通話:“撤,都它媽的給我撤!”

    看來,兒子被聶皓天綁架的事,徐展權知道了,因此投鼠忌器。但聶皓天早有人質在手,卻還能自己冒險脫逃,并不利用人質。

    他的狂妄是骨子里的。早就有萬無一失的方案,但他還是想要告訴這些人,即使他并無徐公子在手,他也能想跑多遠就跑多遠。

    他奔向南山山腳,正是當年他和微微相擁而坐的地方,早就準備好的黑色轎車隱在林中,他打開車門,躍了進去,車子引擎發出輕巧的鳴響,他突然全身血液凝結,頸邊的刀子冰冷刺骨。

    “聶皓天,你也有今天!”

    身后的聲音,讓他不由自主的愧疚:“媽……”

    刀子微一顫抖,身后女人更加狂躁的罵他:“不準叫我媽。我沒有福氣有你這女婿。微微是你害死的,我要殺了你,為她報仇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覺是這樣是對的,那就殺吧!”他苦笑:“我有時候也會想,如果隔了4年,我追上去,她在那個世界也一直在等著我嗎?”

    “可是,媽媽,沒有那個世界的。”他笑得凄慘:“她走了,便是永別,不會有另一個世界的相聚,她也不會因為你報了仇而笑得燦爛。她死了,我們便什么都扣不住,連我們腦海里回憶,也一點一點的扣不住!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為你,因為你寡情,忘了她。”紀敏如在后面哭泣:“你只是沒了個女人,而我沒有了唯一的女兒。”

    “微微對我來說,也是唯一的。”身后的哭聲漸停,頸邊的鋒利離他而去,密林后,一個單薄的身影跑著離去。

    多年來,他想要照顧她,孝順她,但她卻始終不肯認他這個女婿。她恨他,她當然應該恨他。

    是他把她單純的女兒拉進特種兵的險地里來,是他讓她美麗燦爛的人生提前凋謝。

    他負了微微,但微微的犧牲毫無價值。從來,他手里的棋子不管是存在或是消亡都有足夠的理由,只有微微,她的離去,讓他覺得上天做事全無道理。

    命運,終究是命運,無法抵擋。

    “虎爺從前,找了個大師為我批命:指我今生必然大富大貴、拜相封候,只是半生戎馬、親情緣薄,是個辛苦命。這么多年,似乎還挺靈驗。”聶皓天在南方的茶室沏一壺熱茶,抬眸間笑容淡淡:“徐部長,你可曾為你家公子求過一紙批命書?命里可有批他:活不過今晚午時三刻?”

    “聶皓天……”徐展權黑著臉,但卻只能強忍怒氣:“禍不及妻兒,聶司令一生光明磊落,何必做這種劫人子孫的齷齪事?”

    “只因我這一生光明磊落,徐部長你就可以對我做盡齷齪之事?”他冷笑:“我很小的時候,虎爺還曾和我說過:權力之最高必然至最奸。如果你不想被政治玩,那你就要學會玩政治。那年我才10歲,這句話卻記了20年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想怎么樣?”徐展權臉色鐵青,但愛子徐浩強在見過陸曉之后,確實已一天一夜失去消息。他只好低聲下氣地:“聶司令,過去種種,皆是徐某不是,請高抬貴手放過犬兒。”

    聶皓天瀟灑的喝了口茶:“狂訊,最后一次聯系你是什么時候?”

    “他不早就成了聶司令手下的亡魂了嗎?”

    “嗯,如果他死了,那令公子,路上也有個伴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聶皓天……他,10日前,你在新疆的時候,我和他有過聯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狂訊重要還是自家兒子重要,我相信徐部長心里有數。”

    “世上的黑道組織多的是,狂訊近幾年雖然賺的黑錢很多,但并不是無惡不作,你為什么一定要對他趕盡殺絕?”

    “制毒、販毒、殺人放火,還不叫無惡不作,你這個警界一哥的底線還真寬。”

    徐展權的臉皮僵了僵,卻終是沒有和他硬扛。

    正月底的寒天,月亮藏得深深。巷口的風吹得人直打哆嗦,劉小晶卻硬拖著林微出來散步。

    林微諸多不滿,劉小晶卻更加神秘:“出來有要事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時候,我想睡覺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近怎么這么渴睡?”劉小晶斜斜的看著她:“你不會真的懷上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才懷上了。瓜都沒有一個,別說子了。”她兇劉小晶,轉過身就要走回家。

    奈何劉小晶用力的把她往后扯:“我有狂訊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林微整個人都呆滯了,由得劉小晶拉著飛奔,耳中嗡嗡的響著她的話:

    “我覺得狂訊可能沒有死。上月在新疆的時候,他和我對過暗號,我還以為是巧合。但今天,他又聯系我了。”

    林微緊緊的捏緊劉小晶的手,指甲激動得掐進她的皮肉里:“狂訊還活著?那么,他……也就活著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放心。”劉小晶撫她的頭發,和她一起走進京城著名的夜場。

    “帝豪”是現時京城最大最豪的銷金窩。

    雖然帝豪客似云來,但卻不可能會歡迎林微這兩只良家婦女。因此,為了混進來,劉小晶早早就和這里的“老媽子”打點好,兩個穿得春波激蕩的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帝豪能成為城中貴家公子、權富二代們扎堆兒來撒錢的地方,妞兒有多嬌、玩法有多妖,這就不用作任何論述了。

    林微和劉小晶對這些風月爛事知之甚詳,那些對著她們的臉和身體發射出可怕目光的男人,她們也一概忽視不理。

    劉小晶說狂訊今天聯系上了他,但這也是純粹的拼運氣。因為只是一句暗語,沒有門牌地點,她們兩個只好瞎摸。

    一間間K房推開門,一間間的陪笑轉過身。林微和劉小晶揉著頭發郁結。靠著門把,門后突然5聲輕敲,頻率正是狂訊與她們相約的暗號。

    她們驚喜的打開門,一個黑影閃過回廊,身影間果然與狂訊有幾分相似。

    “狂訊……”林微壓著嗓門,驚喜的隨著身影追了過去。

    身影消失在前方的“至尊廳”,林微不經思忖便大力撞門。門內一個男人暴喝:“誰敢妨礙老子?”

    這一聲并不是狂訊,林微凝視冷靜,從廳里隔著門板突然傳出一聲孩音的哭叫聲。

    這一聲如尖錘擊中她的胸口,她不顧一切,以肩膊撞門,身形急撞之間,里面大門卻打開,她整個人直直的撞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她急剎住腳步,卻見廳中大屏幕處正播放著一曲兒歌音樂。而那一聲啼哭便是由此而來。再看廳中5人,有4人穿著普通青年的衣服,但身材身姿卻極之挺拔俊偉,而且站立坐位,雖似松散,卻是極刁鉆安全的排位。

    他們這樣的排位,只因坐在他們中間的瑟縮男子。男子身上皮夾克、黑靴褲很富貴,腕間所戴名表也價值不菲……嗯,是個有錢的主。

    這個有錢的主嚇得臉色青白,鼻邊看來還被揍過,紅腫的臉求助的神情,嗯,是個可憐的有錢的被挾持的主。

    林微自知自己誤進了一場不明來歷的糾紛。這種情況下,她要脫身便比較麻煩。輕的話,只被人揍幾拳警告一下不準泄密便會放走,重的話那就是直接把她殺人滅口。

    她轉念間,臉上亮出夜場小姐才有的媚俗笑容:“哎喲,這幾位大爺,酒喝完了?我給你們叫去……”

    那幾位站位刁鉆的帥哥竟然沒有攔她,她心中大樂,正欲開門,那個被挾持的有錢的富二代這時卻突然嚎的撲上來,雖然被一腳踩在地上,但他的手還是死死的抱緊了林微:“救命啊,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第三聲“救命”沒嚷出,門牙便被人一腳踢飛了去。

    這就有點過份了。她再怎么說也是首長的夫人,軍隊的小小機要秘書,光天白日之下,這種閑事她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她一轉念,暗藏于絲質襪子里的手槍便要握在手里,卻聽得后頭一個人啞著聲說:“不能傷她,這是老大老婆。”

    呃,老大老婆!

    竟然是大水沖倒了龍王廟。既然是自家人辦案,她就不多管閑事了,也正好可以騰出機會去找狂訊,她拱手便要走,才拉開門,門后一聲低哼:“要想寶貝兒沒事,把那小子救了!帶他到……”

    還在歸途中的聶皓天,還沒踏進京城便接到這個消息:徐展權的兒子被人劫走了,而劫持者是……老大,是你老婆啊!

    從聶皓天讓陸曉悄悄的控制了徐浩強,在墳前化險為夷,再到拿徐浩強交換狂訊的消息……這一切,全都在他的掌握。

    他在痛失林微的悲痛境地中,仍舊算無遺策,但偏偏就算漏了自己家里的這一個。

    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潮安县| 郴州市| 肃北| 娱乐| 防城港市| 临沭县| 岳阳县| 南召县| 石屏县| 镇雄县| 泉州市| 习水县| 凌源市| 双牌县| 疏勒县| 岳普湖县| 西充县| 托里县| 大冶市| 会东县| 云南省| 寿阳县| 修武县| 沈丘县| 阜新市| 龙陵县| 吉林市| 丹阳市| 贵州省| 宜州市| 松桃| 内乡县| 温州市| 虹口区| 永安市| 海晏县| 法库县| 平原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