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165章 英雄氣短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165章 英雄氣短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徐展權對著聶皓天火冒三丈:“你這是什么態度?我們協定好一起結盟,你一聲不響的端掉了狂訊。好,狂訊是帶涉社會性質的犯罪團伙,你并不知曉他其實是我派在道上的臥底,特種兵一時不察,把他端了。我此前也已經諒解你。合作嘛,雖然坐著同一條船,但總還要兼顧各自利益,有誤會也在所難免。但你現在是怎么一回事?趙偉恩是我的人啊,你砍掉我的左手,是要把我姓徐的也一窩端嗎?”

    聶皓天冤枉得很,苦著臉:“徐部長,這次你真的是冤枉我。以你的聰明,自然明白這是項勝文為保親侄女,把趙偉恩送到斷頭臺的做法。在觀音廟前襲擊我,這事情的真相天知地知我知你也知。她們的下手對象既然是我,我也無放他們生路的可能。只是項勝華要救自己的女兒,而從買兇行刺我,到受命到醫院殺人滅口,都是由程超平一手主辦的。他被捉后,為求自保,在項勝華的唆擺下轉供出趙偉恩,我也沒法子啊。畢竟在這件案子里,我只個受害人而已,辦案的是京城警察和檢察機關,我的手伸不到那么長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聶皓天,你再圓啊。”徐展權冷笑:“我和你的結盟,就到此為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徐部長,林定之死后,難道我們之間還存在協定嗎?”聶皓天笑笑,感覺戲也無須再演下去了:“其實你要保住趙偉恩,找你的新主人項勝文才對,找我這個被唾棄掉的舊臣,徐部長,你這是自討沒趣啊。”

    “聶皓天,我現在就把話擱這兒了,總有一天,你會后悔與我為敵。”徐展權怒拍著桌子,看著聶皓天傲慢的離開。

    聶皓天你再牛,也只是一個軍界領袖,只要項勝文退下,輪到我徐某執掌天下,我看你有多大的能耐,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找項勝文救趙偉恩已是奢望,項飛玲再不濟,都是項家的人,他現在還得倚仗項家,趙偉恩,他也就只能壯士斷臂的砍掉了。

    京城特警讓朱武玩一玩,也未嘗不可。畢竟大權還是在他徐展權的手里,改天尋一個理由,把朱武給弄死就行了。

    特警組雖不比特種兵拉風,但由于任務的普遍性,比起只出席特殊任務的特種兵還要更危險。

    哼,聶皓天與他拆了盟約,又早與項家鬧翻,你一個人唱獨角戲,能唱出什么把戲出來?

    不過,這被活活砍掉左手的痛,他現在真的忍不下。門外,項飛玲在求見。

    她才進來,便撲的跪下,哭得情真意切又悔恨交加:“徐部長,我爸爸說的沒錯,如果可以,他真的應該一槍打死我。因為我,害得徐伯伯你的愛將被活活逼害,飛玲我罪大惡極。但這一切,都是聶皓天的錯。”

    他沒好氣的不說話,項飛玲哭得更悲切:“你們只當這事,是我一人發起,傻傻的讓聶皓天順著梯子上,讓我和徐部長都損兵折將。但其實,我回想起來,這事情,卻是聶皓天親自挑起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他還暗示你去殺他自己?”

    “飛玲不是推責任,畢竟這場禍事,不但害了趙偉恩,還損了我們兩家的和氣。但當天,是林微約我去觀音廟上香,本意是要與我交換視頻情報。我當時并無殺她之心,但當天,鼓宇司令的女兒過來與我聊天,暗示并慫恿我:只要林微活著的一天,聶皓天都不可能移情給任何女人。我這幾天總在想,如果不是彭品娟對我的慫恿,這件事情便不可能會發生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鼓品娟為什么要慫恿你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但肯定是聶皓天方面的唆擺。”項飛玲咬牙切齒:“從前是我天真,以為憑真情總可讓這男人改觀。但是他把我的這顆心玩弄得夠狠不說,還想要我的命。徐部長,這次我爸爸讓我來,一是向你請罪,二是統一戰線,從此后,再不讓聶皓天有好日子過了。”

    徐展權淡定的望著激動的項飛玲,世人常說因愛生恨,果是如此。項飛玲殺人放火在所不惜,現在終于大徹大悟。聶皓天在軍界雖然聲威甚響,但他以一人之勢想撬動他和項家的聯合,實在也天真了點。

    普天同慶的正月元宵節,林微和劉小晶正在做晚上的芝麻湯圓。聶皓天今晚也不回來吃飯,但睡前一碗湯圓鬧元宵,他還是會趕回來與她共度的。

    劉小晶開著電腦在看連續劇,外面守衛的小王走進來:“首長今晚也回不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們沒有看新聞?新疆**市早晨出現暴恐案件,暴徒拿著機槍沖進人群中,隨手掃射,死傷不計其數,官方死亡數字還沒正式頒布。”

    她們迅速把頁面切換到新聞頻道,果然一片哀鴻,林微瀏覽了一下頁面,著急的問:“這事和首長有關嗎?”

    “據趙哥說,他們馬上就得出發!”

    小王話音未完,林微的手機便響起,聶皓天在那頭平靜的道:“我要去一趟新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公事要緊,你早點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好吃飯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你。”手機在匆忙中掛斷了線,只是一場暴恐案件,雖然死亡的老百姓不少,引得國人同情和哀嘆,但這種程度的案件對聶皓天來說,應該是小事一樁。但不知何故,她的心里卻隱有不安,總覺得這個時候,讓聶皓天出發懲奸,并不尋常。

    劉小晶疑惑的問小王:“新疆自應該由那個地方管豁的兵來管。”

    小王:“我們藍箭特種兵威名遠揚,那邊這事處理得不好,聽說由項大大親自欽點,即日獵狼奔赴前線支援。說是支援,其實就是不滿那邊的掃奸能力,派我們去干狠的。

    “趙哥是特種兵的頭頭,平定內亂由他親自出馬也說得過去。但聶首長這么高級,一定要他御駕親征?”

    小王撫了撫額:“聽說,這次要求老大親自前去,是大大、項勝華、徐展權極力主張的,也有多名軍委大力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劉小晶和林微對望了一眼,都望清了對方眼里的憂慮。旁邊小王憋了一肚子的氣:“我知道你們擔心,可是,即使是詭計又怎么樣?我們老大,有什么仗是打不贏的?我百份之二百的支持他,你們也給我放100個心……”

    聶皓天放下電話,夜色下的軍營,更顯得肅穆。平定暴恐分子,這任務并不算難。但既是由項勝文和徐展權合力推薦他親自平定,那么此去新疆,就不可能只只是平定而已。

    其實他最擔心的,還是身在家中的女人。徐展權如今與他勢成水火,他并不怕其明刀明槍的來,只怕姓徐的會暗中下陰招。

    他在指揮營內踱步,心里越來越焦燥。他從18歲開始,出征就是家常便飯,只有這一刻,有如此重的離愁和不安。

    “天天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好想,把她用鏈子鎖在我的身邊,用膠布貼到我的身上……”他沒有再說下去,但趙天天已明白他的心中所慮。

    兒女情長,英雄氣短。他在出發前一刻,直升機落在校場東邊之時,望著家的方向,幾番失神。

    “你告訴陸曉,家中保護提高到戰略級別,要把微微保護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趙天天打開門,與他一起走向最近的軍用直升機。由于新疆軍區并不隸屬于聶皓天,他此次前往反恐,是一個絕密行動。

    各個集團軍皆有各個集團的地盤,而新疆的軍務向來由新*軍隊主理。派另一個軍區的高級將領前往清剿,對原軍區的兵將來說,絕對算是侮辱。

    而新*軍區的司令,是5年前由項勝文培植起來的親項勢力。趙天天與聶皓天坐進直升機艙,嘆氣道:“這次真是深入虎穴啊。姓項的,明擺著要把我們弄到新疆去,找機會把我們給干掉。”

    “哈,如果這么容易就被他干掉,我們不死也沒用了。”聶皓天不以為然,趙天天也自豪情滿懷:“想和藍箭特種兵的獵狼干,哈哈哈,夠有膽子的。”

    飛機升空,旋轉的機翼震得人頭暈。直9武裝直升機上分坐著全是獵狼分隊的精兵,突然的后排發出幾聲驚訝的叫聲,然后便是大生哥愁苦的聲音:“首長,我……是被逼的。”

    聶皓天回過頭來,但見后排4座的最邊邊位置,一個女子坐在最邊,雖然臉上涂了油彩,帽檐壓得低低,但那裹在迷彩服里的玲瓏身段兒,他一眼便能認得。

    他的腦門突然轟的一聲血槽充滿。雖然前一刻,他巴不得把她粘在自己的身上,但是,當她真的在這架飛機上陪他出征,他怒得一手便往后排扇,把罪魁禍首梁大生揪到座位上挨著,怒氣沖天:“你干的好事?”

    “首長,我冤枉,我真冤枉。”梁大生欲哭無淚,238從來都不是省油的角色啊。單是朱武就曾經被她挾持過兩次的。首長你以這種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看著我也沒用啊,她還是耍陰謀詭計上來了啊……

    林微在側邊伸出手來,把想要把大生哥扔出機艙的首長拉住,她嘟著嘴兒:“首長,我也是獵狼分隊的,我要一起執行任務。”

    “胡鬧。”他氣得臉都青了,此去兇險,她卻當是玩的嗎?

    “首長,你是不是忘記了,我其實是你手下的兵?”她抬眸看著他,機艙里全是他的得力愛將,雖名聲不顯,實則卻都是精英,她不能駁他的面子。

    但是她現在,也沒得解釋,因為她確實是把梁大生迷暈了,穿了特種兵的戰袍臨時上場的。

    “首長,我錯了,我太想為國效命。只等這次任務完成,238但憑軍法處置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小女人的聲音正兒八經,但眸子里撒嬌求原諒的表情卻濃,而且飛機已離地,情勢緊急,他也不能把她再扔回去。

    他氣啊,扭頭過去不理她。

    機上的兵將只知道這次要進行反恐行動,雖不清楚行動去到什么級別,但最大Boss聶皓天居然親自出征,顯見這一場仗不會太好打。因此,大家的心情都嚴肅,在機內嚴整以待。

    機艙內靜得能聽到各自不同頻率的呼吸聲,在這片死寂里,聶皓天突然向后伸手一撈,便倒提著林微背后的衣領子,把她提到了前排來。

    他把她按在自己的身側坐著,瞪她一眼,卻又無奈地:“跟著我,寸步不離!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。”她乖巧順從,眼里冒著歡喜的光:“要不要用膠水把我粘在你的身上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旁邊趙天天莫名其妙的一聲咳,林微奇怪的瞅他,卻又被聶皓天摟緊了。

    前后共5架直升機進入新疆領空,在邊防一處寬闊草原全數降落。聶皓天與眾兵將空降后,便沿著小路潛入林區,再于凌晨進入國道……然后,在徐展權等人的監控下,這支共50人的獵狼小分隊,竟然飛了。

    就像會遁地的土拔鼠,又像會飛天的雄鷹,反正這一隊原本按計劃降落,也應按計劃行動的分隊,聯同他們的領導聶皓天,在這片廣闊的大草原之間,銷聲匿跡了。

    遠在京城布局的徐展權要炸毛了。

    林微靠著聶皓天的身側,被他擺弄著戴上此行專用的收發器。他解釋:“這個波頻,只有我們這一隊人能夠接收到,不會被任何人監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徐展權嗎?”

    “顯而易見。”他淡笑,身著軍服的他有著不一樣的威勢端嚴,她恍惚的望著他,記得當年初入伍時,他的嚴厲、冷酷和威風凜凜。

    唉,這些天活久了,見多了他溫聲軟語的居家男人一面,竟然差點忘記了他的鐵血強勢。

    她開心的摟住他,仰起臉兒:“好開心,第一次和你一起執行任務。”

    “記得躲在我身后。”

    她嘟嘴。說得好像她多沒用似的,這里她肯定不是最沒用的一個啦,還有一個更沒用的。

    趙天天最后的一分耐心都已用盡,對著躲在他的身后,捏著他的軍服下擺的劉小晶狂怒的道:“你粘住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人家首長,都是讓微微姐躲在他的身后的。”劉小晶努嘴:“這才是英雄所為。你讓我躲一躲就不行?”

    “劉小姐,林微好歹是特種兵的一員,受過訓練,來參加也勉強說得過去。你憑什么跟來的?還有,人家那是兩夫妻,你是我的誰啊?”

    “那今天開始,我和你做一天夫妻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趙天天瞪著她,回首望著聶皓天,聶皓天攤手,林微在抿著嘴笑。

    趙天天咬牙,卻突然回身,一掌就敲中劉小晶的后頸部,她登時“呀,你……”就倒在他的懷里。

    趙天天向外擺了擺手,指著其中的一名隊員道:“把她送到一戶安全的漢民家中暫壁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隨后趙天天無比瀟灑的攤了攤手:“對女人,就應該這么狠。”

    聶皓天豎起大拇指表示贊揚,微微冷哼:“活該你單身!”

    處理好一堆由于女人而突發的破事之后,趙天天和聶皓天和幾個獵狼精英圍在一起商量對策。

    由于微微堅決執行“躲在首長身后”的方針政策,因此她得以躲在他的身后聽到安排。

    這一局,竟然兇險至此。

    根據由新*軍區情報中心發來的情報,元宵暴恐案的案犯,乃新疆維族中的一小撮極端勢力所發動。其窩點已查明,位于*城沙漠地帶邊緣的一條小村落,村里多是女人兒童留守,勞動人口已基本轉至市區謀生。但近一月來,該村落卻出現眾多身份不明的男性青壯年,極為可疑。經派特警便衣摸查,已確定疑犯的位置。

    任務上說,獵狼這一次的行動其實只是作后備支援,當地利*特種兵部隊會先行清剿,利*特種兵團如若有突發情況,獵狼隨時加入支援。

    獵狼分隊在午夜時摸近了這一個小村落。村落里泥屋參雜,村道幽深而蜿蜒,風沙地區特有的沙塵被風揚得塵埃遍地。

    林微和聶皓天埋伏在村后的沙堆地上,午夜將至,村中響起槍火聲,熊熊火光之下,一片凄厲慘叫。被槍火點燃了的夜空,突然升起三發信號彈。

    “求救?”林微有點緊張,聶皓天臉色沉定,畫著油彩的臉上看不出喜怒表情,但一雙幽深黑瞳卻寫滿了嗜血的冷狠。她喜歡他這個樣子,冷靜果斷,酷冷無情,是這世上難尋的兵王。

    村中哀嚎遍地,半空中又扯起幾發求救的信號彈,他們這一隊人,卻仍巍然不動。

    這時候,林微瞥見村尾一處極微小的亮光,亮光在這黑暗的夜色下淡淡閃爍,在他們這一處望過去,卻極分明。

    聶皓天陰冷的臉色浮上一層薄怒:“好狠。”

    林微挨近了他,他捧起她的臉蛋兒親了親,自有特屬于他的豪情和自信:“微微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當然相信。所以我才來的。”她的眼里有著明顯的崇拜:“和首長并肩作戰,是238的理想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只輕輕的揮手,身后除了林微,還有兩個人跟著他,從沙堆中爬出,穿過小村落后的林場,隱蔽在夜色里。

    他們全身畫著偽裝的油彩,穿著一身與村中黃沙黃墻混為一體的迷彩服,在這個黑夜悄無聲息的逼近。

    本文來自看書罔小說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深泽县| 云龙县| 双牌县| 嘉兴市| 英德市| 靖江市| 临清市| 大余县| 册亨县| 苗栗市| 汉源县| 姜堰市| 永州市| 汪清县| 温宿县| 乳源| 靖远县| 长顺县| 永州市| 仪陇县| 石楼县| 图木舒克市| 石狮市| 延安市| 墨江| 应用必备| 濉溪县| 台南市| 广汉市| 科尔| 电白县| 温州市| 汪清县| 永年县| 和田市| 通辽市| 栖霞市| 韩城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