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146章 替死鬼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146章 替死鬼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作為與聶皓天合作的誠意表示,林微的復職批準在徐展權的干預下,迅速的辦妥。

    恢復并證明一個人的身份,沒有什么證明比公安戶籍部門的證書更管用。這是個虛假的時代,什么都可以做假,但是如若有人鐵了心讓你這輩子都來歷不明,那也是最簡單不過的事情。

    林微重新穿起軍裝,站在鏡前呆愣良久。這一身軍服并不是她最初的夢想,現如今,再穿上它她也已內心有愧。

    聶皓天固執的求給她的這一個復職身份,也謝是因為,他渴望她能像從前一樣,只是他屬下的一個小兵238。

    她穿上軍裝,在參謀的帶領下去到首長辦公室。開門進去時,聶皓天抬頭望她,眼神里的情緒幾番明滅,像燃燒的火種又似久凍的寒冰。

    不知底細的女兵關門出去。他走近來,指尖輕撫她整齊的帽檐,她單薄的肩章,她露在軍服袖口的小手。

    她立正敬禮:“首長,238正式報到。”

    “歡迎正式歸隊,238。”

    他唇邊笑開來,讓這冬日暖得無話可說。她輕輕的挨著他的肩膊,看校場外的人來人往的戰士,一排排整裝待發,劉春華渾厚的中音在發號施令。

    她想起從前那個“為求淘汰,不擇手段”的238,撲哧的一聲笑出聲來:“那時候,我真是個廢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也廢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不是今晚不想吃飯了?”

    “飯可以不吃,但……”他的唇落在她的頸間:“但238是一定要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喂,這是辦公室。”她一直退,卻還是被男人放倒在沙發上,相隔4年,首長你居然變得這么無節操了嗎?你是軍人,這里是行政樓的首長辦公室啊。

    她捂著領口咬著唇,星星閃閃的裝可憐的眼睛,那一身端嚴軍服裹得她的線條卻更迷人。那一排嚴格規整的紐扣,高高扣住了的領子,把她美艷的身體遮得一絲不漏。但偏就是這個禁忌的樣兒,卻引得男人身心更癢。

    禁忌的魅力從內向外撲襲而來,女人看他的眼神怔愣,微不可察的向后想退,緊張的偷逃的她斜眼瞄他,嘴兒緊張的抿得更緊。

    快要退離他的掌控區域,她小腿兒踏地,身子一轉,便要大步沖出,腳踝卻被他迅速捉緊,她掙脫不得。回過身來可憐的望他,他故意壞壞的笑得邪惡,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就著她的腿兒往回拖。

    長腿兒滑過平整的沙發,再次落在他的懷里,那作最后抵抗的女人,憋著力要向外爬,挺而翹的嬌臀蹺得高高……想逃實質卻極致勾引的樣子,是他的毒藥,沉迷終生也無怨無悔。

    她的耳邊聽到皮帶扣子甩開的脆響,心中嗚呼:首長,你禽獸。

    林微沒想到第一天重新穿上軍服,卻是以這種方式被脫下來。事后,她痛不欲生的把軍裝穿上身,一邊穿一邊“悲泣”:“這年頭的上司,太沒人性了,嗚嗚嗚,欺負人。”

    可憐的被吃干抹凈的小兵238,跟著首長步出辦公室時,一臉悲傷。但首長為人最是靠譜,明明是這般荒唐的一幕,過后他的軍服,還有她的,都整整齊齊,不讓人能看出一絲端倪。

    近段時日,集團軍的重頭戲,便是年底最后一次的大型軍事演習。林微第一天重新上崗,便適逢其會,內心還是有點小興奮。

    軍演由聶皓天的軍區紅隊,決戰林定之帶領的藍隊。

    這次,聶皓天把直接指揮棒交給了自己的得力干將劉春華。林微覺得,如果陸曉還在兵團的話,必然就是陸大處長的活,不過,陸曉既然已經偏離軌道,便只能讓劉春華主持。

    強將手下無弱兵,劉春華雖然看上去老實,但打起仗領起兵來卻毫不含糊。聶皓天表示完全沒有信心壓力。

    所以,1周后,林微和聶皓天閑適的坐在指揮室內看軍演。而林定之在遙遠的另一個指揮室也談笑風生。

    林微站在首長的后面躍躍欲試。但當項勝文和徐展權、彭浩這一干常委,親自來督陣時,她識趣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高層人物的風云圈子,聶皓天早就指示她要回避。難得有回避的機會啊,這些天首長和她是秤不離砣,整天兒像粘在一起的兩塊糕,林微覺得膩歪得太過份。

    她雖然一直留在聶皓天的身邊,但其實身份低微,在一眾杠杠星星中,她的肩膊一粒星都沒有,她又故意把帽檐壓低,行在軍中,并不起眼。

    紅隊集結完畢,軍演打響。

    海岸上的大型逼擊炮和步兵方隊進入戰斗據點:密林深處。

    項飛玲掌管今天的通訊,由指揮所大后方發布的信息,必經她這一小隊發送到位,而截獲的敵方信息,也由這一小隊負責翻譯和傳輸,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樞紐。

    林微不得又感嘆:這貌似也是陸大處長的活啊。

    陸曉你丫叛變,真的忙壞很多人的。

    樹林漆黑,槍炮聲響徹云宵,戰場上的硝煙彌漫整個戰斗區,戰爭正式打響。項飛玲在帳中坐得四平八穩,難得今天擔任要職,她也要有一次揚威信顯功名的機會。

    戰斗何等激烈,林微不得而知。但項飛玲不到片刻,便被她打暈了睡在帳中。她的幾名助手也在旁邊睡得七仰八歪。

    當項飛玲在昏睡中醒來,竟發現東方晨曦已然發白。軍演竟史無前例的早早結束。

    她知道聶皓天神勇,但卻想不到林定之會如此窩囊,竟讓紅隊打得找不到北,還沒天亮就敗下陣來。

    “輸了,輸了?哈哈哈……”她歡呼起立,卻發現幾個自己帶領的女兵,從帳后出來望著她眼神復雜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你們?那無恥之徒輸了,你們不開心?”

    “出賣自己的隊伍戰友,公報私仇的人,人人得而誅之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說什么?大膽。”她氣得拍桌子,卻發現帳中有大量士兵集結,一臉灰黑的劉春華站在帳外,一聲冷喝威嚴:“把她帶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要干什么?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項飛玲不知內情,又驚又慌的踢腳,被帶出指揮點,才看見密林深處的廣闊山頭,全是藍隊的勝利旗幟。

    “我們隊輸了?”項飛玲詫異地。劉春華瞟她一眼:“聶首長指示,因為項參謀長在軍演中玩忽職守,導致信息傳送障礙,陣中官兵收不到指揮所的任何指示,導致這次軍演對抗,我隊全線崩潰,項參謀長負有不可推缷的責任。”

    項飛玲站在聶皓天的前面,她悲且苦。站在他身后的林微一身軍裝,明明是個小婊砸,卻裝得一派純潔威嚴。項飛玲向著地上吐一口涶沫:“林微,是你,是你打暈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不要含血噴人,我一直和首長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林微申辨,聶皓天回身暖暖的望她:“嗯,我們一直在一起。項參謀長,是連我的話都不相信?”

    “聶皓天,你瞎了狗眼。”含冤莫白的苦楚讓項飛玲幾近崩潰,一步踏近聶皓天,伸手就去扯他身后的林微,林微巍然不動,她的手腕被聶皓天握住,再狠力一推:“項飛玲,你對我懷恨在心,為了打擊我,妄顧軍紀,破壞軍演。如果不是看在你姓項的份上,我早就拉你出去斃了。”

    “聶皓天,她冤枉我,她冤枉我……是她打暈了我。”

    項飛玲被拉出指揮室外,聶皓天冷著臉回轉身子望著林微:“我在指揮所的時候,你去哪兒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就到外面蹓噠了。你和首長們談事,我自動回避,這也有錯?”

    “回避沒有錯,你去項飛玲那兒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冤枉我。”她氣憤難平的踏出指揮所,給他一個含冤受屈的背影,表情卻無法做到安然無恙。

    她終是又再背叛了他。

    聶皓天撫著額頭坐在指揮點,劉春華歉意前來:“我輸了。”

    趙天天在暗處出來:“你本來要輸的,道什么歉?”

    “可是,輸得太難看了。老大讓我盡量輸得有血性一點。”

    “有內奸,還能輸得有血性啊,沒輸掉內褲就不錯了。”趙天天拍著劉春華的肩膊安慰,兩人卻齊齊望著撫額的聶皓天。

    聶皓天眉心皺得死死,很少有的茫然表情。

    老大這創傷,看來還得折騰一陣才能復原。劉春華對著趙天天感慨:“這女人,沒有的時候煩,有的時候就更煩啊。”

    “這事就這么完結了?”劉春華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趙天天:“你輸得不完美,卻找了個完美的替死鬼。老大本來就忌憚項飛玲,這回不但輸得心滿意足,還把項飛玲清退出局,還不結?”

    這時候不結,難道要去調查一下林微才結?華哥你真是死腦筋。

    聶皓天的部下果然是雷厲風行,軍演才剛失敗,便有了軍演失利的調查總結報告,還找到了直接責任人。

    也是的,聶皓天帶兵10余年,大小軍演不計其數,就沒一場試過敗北的。和他一起軍演的對抗方都習慣了將就,反正都是輸,只能盡力輸得別那么難看就行了。

    想不到這一次聶家軍不但輸,還輸得前所未有的難看。

    能斗贏聶皓天,看來林定之并不像外傳的那般繡花枕頭?

    本部小說來自看書惘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鹤峰县| 江永县| 佛教| 西乡县| 克东县| 老河口市| 阳朔县| 新龙县| 托克逊县| 永登县| 韩城市| 鄂伦春自治旗| 明光市| 江陵县| 吴忠市| 苗栗县| 湖南省| 苗栗市| 金湖县| 京山县| 青川县| 铜鼓县| 清原| 鄂伦春自治旗| 孝感市| 弥勒县| 游戏| 晋城| 正宁县| 德庆县| 印江| 闻喜县| 永安市| 固原市| 图木舒克市| 壤塘县| 民丰县| 敦化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