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145章 軍令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145章 軍令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月光灑在紅楓葉上,喘息的世界不一樣的糜。女人今晚有著執拗的風情,不管不顧的和衣卻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云開,涌動!

    他4年不曾滿足過的身體,渴極的索取她的養份。被柔軟包裹著的硬朗,在冬日里,她的身體熱得讓他所有的堅強都溶化成水。

    “微微,你,夾死我了。”比第一次還要緊實的身體,他無法把持得住。不想在她身體沒恢復前要她,不想在這冰冷林地里要她……但狼如何能敵得過身體最強烈的渴求?

    下一刻,他化被動為主動,瘋狂的索取。

    月色傾在林梢,花火開在眉梢,這么完美的男人,這么美艷的一場戲。

    “皓天,帶我回家!”

    他抱她回家,走在行將破曉之前。

    他柔軟滿足的心在想:是不是因為他們的每一次激情,都醋暢淋漓的開在無遮無掩的廣闊天地間,所以,就連老天都忍不住嫉妒他們,才給他們更加痛徹心扉的漫長離別?

    溫暖的聶家大宅,房間的暖氣讓小女人睡得更安詳。他輕輕的撫摸她剛剛從熱水里撈起來的身子,她背對著他,由得他溫柔的使壞。

    “你答應了徐展權什么條件?”她閉著眼睛,話題卻理性。

    “嗯?”他抬了抬眸子。

    “徐展權千辛萬苦才捉到我,讓你相信我在他的手上隨時會有危險,不要挾你答應一些條件,他怎么可能會放過我?”

    “聰明了很多呵。”他微笑,親她肩膊上的一處舊傷痕:“這是什么時候弄的?”

    她的肩膊下有一處極寬的疤痕,橢圓形的傷疤痕跡很深,可見當初整塊皮肉被割下來時的慘痛。

    她蠕動了一下肩膊,更近的靠進他的懷里:“4年前落水之后,上岸后被巨石刮到的吧?我當時也沒注意,后來就發現有這么一個疤痕。”

    他默了半晌,舌頭便在她的疤痕上舔著,她被搔得又癢又麻,吃吃的笑:“這地方經常會癢,但沒有什么時候比現在更癢了。”她半轉身子過來瞪著他:“你不要轉移話題,我問你,你答應了徐展權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想要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華能國際?”她咬牙了:“好多錢,他還真會要。如果你給了他,那我怎么辦?”她假假的用腳跺床撒脾氣:“我要做華能的老板娘。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他憐愛的拍她調皮轉動的身子:“華能有三大股東,我、項子翼和國資委。他要的是項子翼那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啊?這樣還好。”老板娘身份得以保存,她表現得很開心。他無奈的瞟她:“想不到你這么勢利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了。我可不想做窮光蛋的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你老公我絕對不會變窮光蛋。以徐展權的計劃,取得了項子翼的20%的股份,再接手國資委的35%,我就不足為懼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已經位極人臣,錢多得幾輩子都花不完,還要這公司干嘛?”

    “這公司是能源工業的核心,有了他,就可以反制能源部,而且,華能的交易全是跨國公司或別國國家產業公司,掌控華能,也就是掌控了和很多國家的經濟話語權,賺錢談判、結盟背叛,完全不是個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原來是醉翁之意不在錢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到我們這一步,錢從來都不是最重要的。”他揉她的發,看著她不停的打呵欠:“睡吧,你累了。”

    她又打了個大呵欠,偎在他的胸口瞇著眼睛,卻說:“我不累啊,我們再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不累?那就……再來一次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,我很累了,累得要死了!”瞇上眼睛突然又來一句:“可是,你到底要怎么拿到項子翼的股份?”

    他不理,瞪著大眼睛,手掌作出又要掀被上來的表情,嚇得她“喵嗚”扯緊被子:“我睡著了,別鬧!”

    早晨睡到日上三竿,林微趿著拖鞋,悠閑的下餐廳吃飯,卻見客廳里氣氛肅穆,朱武等昨天一隊守衛人員,站在聶皓天的面前低著頭,像在受刑似的。

    聶皓天:“昨天的軍令,沒有收到?”

    朱武一踏腳,敬了個端嚴的軍禮:“報告首長,收到。”

    他敬禮的動作端整,是士兵長年訓練的規矩,但臉上表情卻悲傷,他的眼睛里滿上一眶淚,拼命的眨動著眼睛,顫著唇把話兒說完整:“老大,小武這次是真的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休息。”聶皓天冷硬的臉色也見和緩,拍一肘子他的肩膊:“天下無不散之筳席,你去到地方好好工作,好好孝順爸媽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大。”朱武已泣不成聲,旁邊的幾個兵士也過來安慰他,依依不舍的抱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這10幾個特種兵哥哥抱著一起流眼淚,這種影像難得一見啊。林微看呆了眼,難道今天小武要退伍?

    她突然才想起,昨天聶皓天的軍令:守不住她,就轉業回家。

    不是吧?首長你說真的啊?小武他人好,功夫也高,唯一的不好就是對我太好。

    “首長,你不能這么對小武,他們盡職盡責,你不能強迫他退伍。”她蹬蹬的跑了下去,捉著聶皓天的大手,軟著嗓子求他:“是我不好,是我偷偷的要跑出去,不怪他。”

    “軍令如山,他守不住你,便得承受代價。”聶皓天冷冷的看著她:“這命令照舊,你還想讓誰前途盡毀,大可每天給我逃一次?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她知道,現在他不是在和她打情罵俏,他是在兵士面前立威信,她左右不了他的決定,小武退伍轉業已成定局。

    “你混蛋。”她惱得想揍他,走到小武的身邊:“小武,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故意的,238,你這個闖禍精。”朱武瞪著她罵,但看她斂眉的樣子慚愧,再苦著臉自家老大又得難受。

    他也就不再嚇她,只尊敬的在她和大家的面前轉著圈兒敬軍禮:“謝謝首長,謝謝各位兄弟。朱武在特種兵這么多年,全憑老大和兄弟們的照顧。此次不是永別,戰場上,我們總有一天會重逢。”

    慷慨激昂的一番離別話,大家又圍著小武轉圈,幫著他收拾行李包裹。林微在窗邊看著,心里真是五味雜陳。

    林微,你還真是個闖禍精啊。又一個被你毀掉終身的大好青年。

    聶皓天本來還想繼續嚇她,讓她知道一下膽大妄為的教訓。但現在的他已不能承受她輕輕的一皺眉,只想要把世上最美最好的都給她,不讓她再疼,再苦,再后悔。

    他過來圍著她的腰:“不要傷心。小武今年本來就要退伍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呆呆的。他看著軍車載著小武出門,心中比她還有更多的不舍:“小武跟在我身邊也有7年,忠心耿直,軍事技巧強大,唯一的不好就是心軟,易被情緒左右。所以才經常讓你欺負。我也舍不得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為什么還要他走?”

    “他當兵10年,已近30歲,家鄉是井岡山革命老區。他家里5個姐姐,卻只有一個兒子,而他媽媽已經75歲了。微微,我們怎么忍心,讓他為了大國,舍了小家?他媽媽生他養他30年,我們卻要剝奪她的兒子,讓她不能安享子孫滿堂的晚年?我也不忍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啊。”她靠著他,心中安心:“我還以為,你這么無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無情。你哪天再跑,我就再讓他們轉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哼,我天天跑,讓你轉到身邊沒有一個親兵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微不知道,原來放狠話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的。結果就是小武轉業了,她被某人教訓了,累垮在床起不來了。

    彩云的電話打進來:“喲,都太陽曬屁股了,你還沒起床?”

    “沒辦法。他怎么都吃不飽。”她的聲音里還有深沉的啞色。

    “雖然說起床這時間晚了點,但吃午飯這又早了點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吃飯,是他吃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彩云也默了。林微你這孩子真是死性不改啊,打擊報復下狠手一年更比一年強。她昨天才在電話里炫耀某男的雄風,今早就被她反炫耀回來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說他心疼你,不舍得吃你的嘛?”彩云姐反擊,微微姐很傲嬌的答:“他不愿意的。是我霸王了他!”

    彩云的手機掉了下床,微微壯哉,這一役大獲全勝。

    聶皓天的秘密辦公室,從獵島潛伏回來的趙天天和劉春華一起站在聶皓天的對面。

    趙天天是獵狼尖兵的大隊長,雖然職級高,但是因為他的身份對外保密,行蹤也秘密,因此他和獵狼一隊,不管何時何地,也不管聶皓天職位在何處。獵狼都是只聽命于聶皓天的秘密武器。

    劉春華:“項子翼不可能肯把華能交出來的。徐展權這條件有點不靠譜。”

    趙天天:“再不靠譜,既然答應了,我們就得做到。老大,你愁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在窗前的聶皓天回轉身來:“我沒發愁啊。現在倒是個有個意外驚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驚喜?”

    “徐展權就是狂訊組織的幕后黑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確定?”

    “萬分確定。”

    本書源自看書網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怀来县| 铜梁县| 百色市| 荣成市| 沂南县| 元阳县| 尼勒克县| 班戈县| 读书| 霞浦县| 丰宁| 龙门县| 南宁市| 涞源县| 丰台区| 梁平县| 和静县| 穆棱市| 资兴市| 东丽区| 昆山市| 阳江市| 高要市| 五原县| 利津县| 阳朔县| 商水县| 普定县| 本溪市| 富平县| 子洲县| 织金县| 亳州市| 博客| 磴口县| 繁昌县| 江山市| 清水河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