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127章 和好如初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127章 和好如初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聽項飛玲口沫橫飛的說著郝清沐救她的英勇事跡,太奶奶握著項飛玲的手,對項子翼贊揚的道:“找到個這么好的女孩子,還不快點娶人家進門?奶奶我都這年紀了,也不打算讓我快點抱曾孫?”

    項子翼笑容誠懇,樂呵呵的:“我也想快啊,要人家女孩子愿意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行動,人家怎么愿意?”太奶奶再望著項勝文:“我說你也不能整天忙什么國家大事,兒子的婚事,你也得管管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媽媽。”項勝文微笑,瞪了一眼項子翼便借機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項勝文帶著項子翼出到前廳,現場只有父子倆,話就能說得亮堂了。項勝文又手反在背部:“你和飛玲合演這一出,是要向我逼婚來著?”

    “爸,這事真的是飛玲一個人自作主張的,我只是配合演一下。如果你不喜歡,我進去向奶奶解釋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飛玲為什么要對這事上心?”

    “這次是聶皓天救了她,舊情噼啪的死灰復燃了唄。據說清沐長得和聶皓天的前未婚妻林微有幾分相似,聶皓天對她便一直有所不同。估計她又犯醋了。

    “她醋了,卻要你娶郝清沐?”

    項子翼攤攤手:“飛玲她又不能直接嫁聶皓天,便只好曲線救國了。我知道你不喜歡郝清沐,我想娶她,她也未必情愿,先應付著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奶奶不是這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她老人家事情很快就過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項勝文微沉吟:“徐展權那邊,最近與聶皓天接觸很頻繁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項子翼緊張的皺眉。

    項勝文淡淡的道:“趙長虎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虎爺年紀已老,退休也很正常,就怕他不愿意。而且,他退了之后,他的舊臣部下,也未必就全受我們所控,還不如讓他繼續留任。”

    “林定之是我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這倒是好辦,林定之在虎爺一系中實權在握,虎爺若退下來,我們辦事就方便多了。虎爺一直戀棧不去,為的都是聶皓天。我已很討厭聶皓天繼續強大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想想自己手上的牌,還有哪一張可以好好利用?”項勝文拍了拍兒子的肩膊,感慨:“項家10年影響,不能因我退下而起風云。你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項勝文任期屆滿,離去已是必然。但政壇多有退而不休的格局,明里換了一拔人當權,實質仍是一家天下。

    險就險在誰能在換天之時掌握大勢。

    這樣微妙的局勢,像聶皓天這種實權人物,就很難做到獨善其身。但他這人,要想收賣拉攏,難度卻很大。

    你說像聶皓天這種,靠山安穩、還有個富豪老爹,自己又早年富貴,正是要錢有錢,要權有權,要臉有臉,你挖座金山或送一堆美人絕對不能把他腐化。

    他的欲求,已不是尋常人能夠給予,所以這也是聶皓天在外人眼里可怕的原因。因為這個人沒有軟肋,沒有打擊點。

    他軍功顯赫、行事正氣、又天生具備王者之風,深得萬軍擁戴。

    不能拉攏他留為己用,又無法打趴他讓他不致于旁生枝節。近來林展權的屬下對他暗地動作頗多,他懶懶散散的沒理。

    這天在練靶場,陸曉“哭著”來投訴:“媽的,我被林家幫陰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陰的?”聶皓天看都不看他,舉槍向著遠方瞄準一槍:“就憑個林家幫的,也能陰到你哭,我是要贊人家進步神速,還是要表揚你終于有點感性了?”

    陸曉無語。這兩天,聶皓天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就連罵人的話也曉得轉彎抹角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說我笨。我要是真笨,就真的上了那妞了。”

    哦,看來,林家幫出了“送美女”這一絕招來腐化陸曉了。

    “林家幫出手,那妞水平不至于太低啊,你居然忍得住?”

    “我有啥辦法,讓彩云捉奸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聶皓天不禁向他豎起拇指,他哭喪著臉:“我褲子都脫了,明星沒碰到,卻讓彩云抓到了,這回真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。”假意哭了兩哭,他又咬牙道:“媽的,那可是明星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沒見過明星啊,明知是糖衣炮彈,你還上趕著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看看,他們想玩啥?結果我一進門,那女的就脫我褲子,脫一半,彩云進來了。死了死了,彩云啊……”

    聶皓天把槍放下,側臉望他:“我一直以為,你和彩云是單純的……床上關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單純的床上、男女關系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為什么怕她捉奸啊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陸曉默了,他從酒店趕到靶場時那一顆又徬徨又急躁又不知如何是好的心,像這個世界塌了一半,想要時光倒流重新再來的感覺竟是這樣子的么?

    因為怕她誤會,所以徬徨,因為在乎她的感受,因為怕失去她,這些情緒才會紛至踏來。

    這些日子,他和彩云的關系,可算是刺激、激烈、激越……激情四射,激到發抖。

    自那天在湖畔中了藥與他瘋狂過后。再后來的每一次特殊地點的溝通交流,在他的帶領后,興奮時的她都令他醉生夢死,要生要死……所以最近,只要有一晚,身體不在她的身上過,他就像被蟲子咬啊咬的整夜整夜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聶皓天在旁似笑非笑:“恭喜你,陸少,你和彩云的關系由禽獸關系,升華到男女關系了。你愛上她了。”

    陸曉恍然大悟:他愛上她這是鐵一般的事實,但不知什么時候開始他居然愛上了她。既然**關系有上升到靈魂關系的趨勢,他就不能再讓捉奸后的彩云繼續哭哭啼啼。

    看他心急火燎的滾去求彩云原諒,聶皓天八卦問了一下:“你打算用什么法子,與她和好如初?”

    陸曉提了提褲子,極嬉皮地:“要用什么法子的?上她不就行了么?”

    “滾……”聶皓天真想一槍打爆他那兒。

    世上無人理解他的苦衷,晚晚爬進酒店露臺上得人家的床,卻只能蓋著被子純聊天。雖然說只是聊聊天,摸一摸,親一親,已是上天見憐的大快事,但人總是貪心的啊,得一想二,上了床就想那個。

    他血氣方剛大好男兒,4年來為她守身如玉,如今近在身邊、玉人在抱,卻一直被禁欲。

    他定力好,吭吭哧哧的起來淋個冷水澡,抱著她心里安穩,一晚下來也睡得倍兒香。但額頭上的青春痘不爭氣啊,今早一起床又憋了兩顆出來。幸好他的頭發長了,短短劉海遮住了額角,不然,又得被陸曉一頓爆笑。

    今晚的聶皓天完全不聽話,不受控制。剛洗完澡,脫了上衣便抱著郝清沐往被子里鉆。對于他把酒店當成自家的,想來就來,趕他走也不走,她也毫無辦法。

    但總這么抱著粘著,實際上她也憋得慌。今晚他似是認了死理,抱她翻過來背對著他,然后他就把力量集中起來在后把她往死里頂。

    雖然隔著薄薄衣物,腿兒中間卻還是被這男人強硬頂得快爆炸。她心慌氣短,氣喘吁吁又心驚膽戰的等待著他戰事休整。

    身后潮濕,他咬著她的頸端兒抽氣:“你這妖精,是要玩死我。”

    雖是隔靴搔癢,但他總算是泄了身體之火,腦子里的理性回來了,輕輕親她一口,到洗手間里沖澡。

    水龍頭落下的水花聲,隔著透明的玻璃窗門,她撐腮看著他在迷離光線下,那完美無瑕的身材,水簾從他的頭頂下落,他抹著臉,水珠從他健壯的雙臂流下,沒入胸前健美的肌群……真是無可挑剔的完美,像被刀雕似的好看。

    那么勁度十足的身體,沖撞時……呃,停!她不敢再想下去,今晚瘋狂的男人讓她想起許多舊事,即將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他只身下包著張浴巾便出來,光著膊子用毛巾對著她揚了揚。她撐著腮幫子望著他目不轉睛,那雙追隨著他的身影飄來飄去的大眼睛格外的醉人。

    他走近她,托起她的臉,溺愛得像想把她溶化掉:“以前你也這樣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死活不肯給我。害得我,老是爆青春痘。”他抹起自己額角的濕發,她果然便見著那兩顆新鮮冒起的青春痘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她笑,他縱容的由得她在自己的額頭對著青春痘調皮的擠啊擠。

    微微,你記不記得,我們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時光?我緊追不舍,你欲拒還迎。我總是如狼似虎,卻總讓你這小白兔狡猾逃掉。

    不是我沒用,是我不忍,不忍讓這么美好的東西,在你心里留有任何不愉快的記憶。我要你,從來都得你自己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她在后抱著他的頸,臉貼著他的臉,唇一點點移到他光裸的肩,拿著手機遠遠的舉到他們的前方:“來,聶爺,笑一個!”

    聶皓天早晨步出酒店,沒料到會在大堂遇到項子翼。項子翼一臉怒氣,和他走進車里:“聶皓天,我們一場兄弟,你是不是過份了點?”

    “直接點。”聶皓天似是沒了耐性:“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本書首發于看書網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工布江达县| 临夏县| 福鼎市| 勐海县| 桃源县| 温泉县| 上林县| 筠连县| 肃北| 游戏| 临沭县| 临湘市| 洱源县| 安塞县| 南郑县| 永清县| 石阡县| 四子王旗| 松江区| 卢龙县| 德令哈市| 永和县| 河北区| 吴忠市| 徐汇区| 瓮安县| 盐边县| 溆浦县| 兴海县| 宜阳县| 汨罗市| 福建省| 乐亭县| 利津县| 都江堰市| 西吉县| 宿州市| 长沙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