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107章 壞我好事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107章 壞我好事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既然已順利通過警衛的防線,又有陳夢這個護身符帶路,不一會兒,她們便來到2樓。古色古香的雕欄,雕著鏤空浮雕的木門,墻角掛著兩盞仿古的宮燈,大紅“壽”字貼在側邊橫梁。

    項家的壽辰,再低調也有格調。陳夢在門邊輕敲三下:“翼表哥,我可以進來嗎?”

    門內無聲,她想轉頭,腰間女子袖子掩著的尖刀向她捅了捅:“別回頭。”

    她努嘴:“你長得很丑嗎?很怕我看見你的樣子?我知道你綁架我翼表哥已經是第三次了,可是有什么用呢?你始終會被天哥哥擒住的,然后他就把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后他就把我捉回去,夜夜折磨,日日虐待,生死糾纏,一生一世?”女子的聲音里頗有揶揄的意味,那別樣的**意思讓看多了言情小說的陳夢氣得牙關緊咬。

    “呸,你想得美!”

    她的話音未落,便被女子狠力一推,連人帶門一起撞了進去。

    黑暗的室內與外間張燈結彩的氣氛格格不入。黑暗的角落里男人身影修長,腰身挺拔,驟然闖入眼簾的一個背影便能讓人氣息一窒,呼吸不穩。

    但這種靜默卻只是一剎,角落里的男子像獵豹一般疾撲過來,極長的距離,他卻只一瞬間便撲到陳夢的面前,陳夢喜極呼喚:“天哥哥,啊……”

    幾乎是同一時間,身后女子把阿夢向后一拖,她在后矮著身子,以手把陳夢的身子提高,而她整個隱在陳夢的背后,大聲吆喝道:“聶皓天,退后。”

    剛才潛在黑暗角落里的聶皓天,以雷霆之勢撲了近來,卻在看到陳夢腰間明晃晃的刀子時暫定下腳步,卻未停下進攻之勢,冷喝道:“把刀放下,饒你狗命。”

    “退后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為,你能要挾我聶皓天?”他冷笑,更前一步,狠辣的眸子死死的盯緊女人手上的尖刀。

    女子在后冷笑道:“聶皓天,你總是這樣的嗎?看著愛你的女人被要挾,卻妄顧她們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聶皓天堅定的身子僵了僵。黑暗中,耳邊忽然響起震耳的雷暴聲,一聲聲狂號的海濤里,微微嬌小的身軀在他的眼前急速變小,直至消失而去。

    在林漠以槍頂著她的時候,他強硬的選擇了對抗,妄想與潛伏在黑暗里的趙天天合力擊潰林漠。

    所以,他失去了她,在那一個雷夜。

    微微……他的心底泛起一陣陣的痛,這種痛比從前的任何一個孤單的夜晚都更加清晰。他妄顧她的性命,因此承受了失去她的代價。

    而這種失去,也許是永遠!

    微微,微微,你在哪兒?你為什么不親自來詰問我?

    “啊……天哥哥,救我。”陳夢痛苦的慘叫喚醒了迷離的他,卻見鮮紅的血從陳夢的細腰滲出,她吃痛尖叫,哭著求救。身后女人在聶皓天怔忡的那一瞬間,已拖著陳夢極速退到走廊,移近走廊窗口,利落的跳出窗外。

    后山的草地上,她雙腳落地,在草叢里滾了幾滾才爬起,踉蹌一下,身后警衛正蜂涌而至。狼狗的吠聲響徹這個喜氣洋洋的庭院。

    聶皓天高大的身影已從2樓躍出,身后還有無數追兵,她向著人最多的地方奔去。

    即使今晚必然失手被擒,她也不愿傷在聶皓天的手上。耳邊狼狗的吠叫逼近,她慌不擇路的奔向一間瓦房,才要拐彎,房子側方突然伸出一雙大手,把她強摟在懷里的男人在她的耳邊輕聲道:“跟我來!”

    “項子翼?”即使腦里有1000個為什么,她也只能跟隨他的腳步。外表簡陋的瓦房內卻別有乾坤,穿過淺窄瓦房的一處檔板,板門“吱呀”一聲關上。

    密閉的小空間,她被他摟在懷里,臉貼著臉,他輕俏的呼吸呵在腮邊:“姑娘,這是我們和第一次親密接觸嗎?”

    她曲起肘子向他的小腹處狠力一撞,他“嘶”的一聲咬牙,卻反而更加摟緊她。門縫的微光滲進來,映著她因奔跑后艷紅的臉。他大力的呼吸著:“你真香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如今外有追兵,又與他身在斗室,相比起被外面的狼狗生啃,被他占占便宜顯然要劃算很多。

    她冷哼,卻沒再作無謂的掙扎。他以嘴巴輕輕的咬著她的發絲,唇從發絲處一寸寸的上移,停在她嫩滑的臉頰:“真不明白你。這么漂亮的一張臉,就不會使使美人計?偏偏要做賊。”

    “哼,賊不好嗎?我喜歡。”

    “嗯,做賊其實也蠻刺激。”他的唇親了下來,嫩滑的臉滾燙的觸感。她戒備的向后縮,但這只有衣柜般大小的空間,她再縮也還是被他啃個正著。

    他的笑聲充滿邪氣:“別說是視網膜了,你要我的命,本太子也愿意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給命吧。”冰冷的刀尖對著他的小腹,她始終是個出色的賊,眨眼間已化被動為主動。

    被刀指著的項子翼卻不害怕,只瞇瞇的笑著瞧她:“你舍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她突然噤聲。室外響起腳步聲,她正和項子翼對峙的身子警惕的僵直了。

    室外又有輕拉凳子的聲響,來人悠閑的坐下:“太子爺,是我去揪你出來,還是你自己出來?”

    果然是聶皓天。

    女子的一張臉瞬間蒼白,被他握在手里的掌心冰涼冰涼的。項子翼的唇貼著她的耳畔:“你很怕他?”

    她沒有回答,別過臉,眸子里的情緒讓人看不分明。他靠上去與她貼得更緊:“我幫你脫險的話,你要怎么報答我?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取你的狗命,只要你的視網膜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咧嘴輕笑,手指細細的滑過她的眼睛。朦朧的光線里,她盈滿水的眸子像幽藍深海里的折射出來的陽光,如此炫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有個很好的法子:做我的女人,我不但放你走,還把計劃書完完整整的送給你!”

    “我有個更好的法子:我現在一刀殺了你,割了你的視網膜留作后用,再把你的尸體扔出去,擔保聶皓天太過悲傷,來不及捉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聶皓天從凳子里站起,以他的敏銳,已百分百的肯定女子和項子翼一起正藏于這間瓦屋中。

    他在楓林中,在此女子逃跑的道上拾得一張陳夢的學生證復印件。

    陸曉還是不太明白:“這些人當中,你就肯定她的目標是陳夢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他懶得解釋。

    女子在紅楓林失手,以她的處事作風,必然還會籌劃下一次的綁架。項子翼安保加強,私宅又重重防護,她已不可能輕易靠近。

    項子翼最疼愛的人是表妹陳夢,而陳夢年少任性還略顯萌呆,是項家目前唯一不掌軍機重權的人,而她的身邊又無勇猛保鏢,自然是最好的下手對像。

    而項家今天的低調壽辰又是最好的時機。如果不是陳夢一早就被陸曉說服,故意帶此女子到聶皓天藏身的書房里來,她可能再一次把項子翼綁架到手了。

    這名女子為求計劃書似乎已不顧生死,如此執著的賊,現今世道還真是少見。

    如果是為財,必然不會挑天朝最大勢力的人來招惹,即使不明真相招惹錯了,一擊不中也不會再膽大包天,卷土重來。

    此女子作風詭異,身份也詭異,但更詭異的是他自己的那顆心。他和她一直遠遠的對峙,幾次交手都只看到她一個背影。但是,紅楓林里她的幽香,書房中她的嬌喝,那身段兒,那聲兒,明明和她沒有絲毫的相似之處,但她卻又總是讓他想起她。

    想起她,在這個清冷蕭索的秋夜,如果她還活著,她會散著什么樣的香氣兒,說著什么樣的傻話?

    微微,你想我嗎?我想你……

    走近木門側壁,敏銳的聞到一板之隔后的芳香。他手指碰上門板,摳著一處隱秘的凹陷向外一拉,木門內,清香撲鼻,意境撩人。

    兩個抱作一團的男女,正忘情而激烈的親吻著。唇瓣交纏間發出撩人的啜吸聲,嬌氣喘的女人長發散在臉頰,遮住了姣好的容顏,而那豐盈飽滿的胸脯正與項子翼像粘貼在一起的膠泥。

    “嗯,啊……”

    任誰人看到此等場景,都不好意思再打擾好朋友的好事。只是現在這個人是聶皓天,他冷著臉,單手向那女子扯去,半空中項子翼以胸膛擋在她的面前,正親得起勁的太子爺臉兒潮紅,眸子里晴欲滿瀉,他這個陶醉得近乎意亂神迷的樣子,顯示出剛才的愛纏并非假象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太子爺剛才十分享受。他以指尖輕輕的掃了一下自己的薄唇,回味無窮又略帶薄怒:“聶皓天,一場兄弟,你這樣壞我好事?”

    聶皓天的眼睛深沉得像冰凍的雪野,單手推開項子翼,揪著女人的胳膊要提出來,項子翼更緊的護住她:“聶皓天,這是我的女人,你發什么神經?”

    “特種兵辦案,太子爺想要攔一攔?”他的手緊緊的拽住項子翼身后女子,女子受痛向后縮,護花的項子翼憤怒:“聶皓天,這里是項家,這是我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門外傳來齊整的腳步聲,由數名荷槍實彈護著進來的項大走了進來,隨行的還有項老太爺和幾個叔伯。

    本部小說來自看書惘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涟源市| 彭阳县| 衡南县| 康马县| 吉首市| 萨迦县| 永济市| 徐闻县| 高碑店市| 西乌珠穆沁旗| 灵璧县| 漠河县| 夏津县| 泗阳县| 龙口市| 徐州市| 江川县| 醴陵市| 康保县| 千阳县| 吴江市| 华宁县| 永靖县| 福海县| 清镇市| 抚州市| 漳浦县| 元江| 茂名市| 齐河县| 罗江县| 遂川县| 区。| 西平县| 莱芜市| 信丰县| 渝北区| 思茅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