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90章 辜負她的信任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90章 辜負她的信任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“什么叫和我們的愛情沒關系?”林微往聶皓天的身上沷水,氣憤填膺:“你又挖坑給我跳。”

    讓他這么一扯,倒是她親口承認,不管是聶進還是趙長虎,都和他們的愛情沒關系。也就是說:她不能生氣。因為沒、關、系!

    林微的額頭被首長深深的親,他呼吸急促的站起來:“你自己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幫你洗。”首長把本就松亂的襯衣一脫:“好,我來!”

    啊,這是要“再來一局”的節奏啊。

    她趕快拿起毛巾在頭頂揚了揚:“舉白旗投降,我自己洗。”

    “哼,快點。下去吃飯。”

    首長跑下樓的腳步很急,可想而知他逃離美女出浴的現場有多狼狽。

    唉,我身材有這么誘人嗎?

    洋洋自得的女人,躺在像個小溫泉池般大的浴缸里泡了個美美的澡,心情洗得美美的起來。

    她扯了一套他的軍裝,把自己包得嚴嚴實實。趿著拖鞋下到樓下,餐廳里傳來食物的香味。今天一整天被綁架,被欺負,一口飯都沒吃,她餓得肚皮貼著背脊了,立馬奔到餐桌前雙眼放光。

    “嘩,好豐盛啊!”

    最近的一碟甜酸排骨的香味兒直鉆進鼻子,那酸味兒惹得她口水都要往下掉。餓極了的人才顧不上儀態呢,手指向下一抓,一塊排骨塞進嘴里:“嗯,香。”

    身后男人以手揉她的發,他坐下來,牽她坐到自己的大腿上:“坐下來慢慢吃。”

    “香。”她除了這個詞之外,什么感覺都沒有了。

    一桌子的家常菜式,卻道道都做得極考功夫,比外間的星級酒店的味道好了不知多少倍。她狼吞苦咽著:“是不是我太餓了,所以這桌子上什么都那么好吃?”

    他摟她在懷里,雙手繞過她的腰放在桌面上,幫她剝好了一只蝦,塞到她的嘴里:“任姐從前是傲天酒店的大廚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好吃啊!”她對著站在旁邊的任姐點點頭,甜甜的笑。任姐微笑著走開,他摸著她的頭發:“好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吃得開心,人也就歡脫,油油的手反過來以肘子圏住他的頸,瞇著眼兒笑:“首長大人,是不是打算等小兵吃飽了,你就吃小兵啊?”

    “嗯?”他呆了一下,才笑著刮她的鼻子:“膽子大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,首長訓練的。”她的眼兒笑得彎彎,俏皮的以唇瓣去撞他和額頭。

    她居然敢和他開這種帶顏色的禽獸玩笑了?

    是說她真正的溶入首長女人的角色了,曉得和他色迷迷地打情罵俏了。

    曾經的千年女處,既已積極挑逗,首長如果不剝了小兵來吃,那豈不是很對她不起?

    二話沒說,他把坐在大腿上的女人向上一推,拉下她松松垮垮的衣物,再壓著她的肩膊向下一按……嗯,一桿到底!

    “咝……”首長爽得飚汗,咬牙舞動著自己的機關槍。

    她被他顛啊顛的,顛到云端的最高處。

    雖然從前的她是個純潔純情的女孩,但如今既然已成為他的女人,讓他開心快樂,欲生欲死,也是她此時心里,最重要的頭等大事。

    只是,首長太強壯了,取悅他,體力犧牲實在太大。

    以后,再也不主動了啊!嗚嗚嗚,差點被首長給弄死。

    黃昏,倦透的林微,朦朧里被他抱上了軍用直升機。螺旋槳旋轉的旋律里,她瞇著眼兒望著浮在機窗邊上的萬千霞彩,蜷在他的懷里,沒有問下一站目的地。

    有他在身邊,還需要問什么,怕什么呢!

    可是,真的不需要問嗎?

    “獵島”的風聲響在耳邊,林微從站著的山頭,可以鳥瞰整個“獵島”的景色。天然森林之外,獵島海傍的海岸線也一覽無遺,最遠處的海平線,黑沉沉的天空與幽藍的海面連成一色。

    已入秋,這個枯寂的海島,風刮過來是刺骨的冰涼。

    是的:枯寂、刺骨、冰涼!

    兩天前,聶皓天把她關在這里。

    這里是獵島上,在海灘的另一頭屹立的山頭。山體從島上平地直直聳立,陡峭難行,除了軍用攀登之外,基本上無人上得來。

    山頂全是巖石,寸草不生,巖石后便是山崖,在崖體的頂端有一間石砌的小屋。屋內的格局原始又簡單,一張石床鋪了張行軍被,此外便別無一物。

    他,把她關在這里,叫天不應,叫地不聞!

    比起從前在特種軍區的關禁閉,境況還要差上幾百倍。

    她加入特種兵之后,所受的訓練和遭遇其實比這“荒涼禁閉”更要兇險上十分,但是,那些時日的心態和今天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與其說是關禁閉,更貼切的詞兒應該是放逐、遺棄吧!

    你如何能想像?半天前還在你的身上忘情索取的男人,剛剛還笑開了眼線以指尖描你的眉的男人,轉眼間,便把你抱上飛機,直達這個山頭,把你丟棄在這兒,然后一聲不吭,直升機盤旋不下二秒,便消失在你的視線?

    她覺得,自己沒有從這個山頭一躍而下,已屬堅強不屈。

    其實,有那么一瞬間,她有想過從這里跳下去,摔得粉身碎骨的,看他以后會不會后悔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她畏高。

    這個孤立的,遠看像削尖的鉛筆一樣的山體,沒有攀登工具,她不可能逃得出去。

    前天,飛機將要到達獵島時,他捧起她的臉,眼神里的留戀和愛惜顯而易見:“微微,別怕!”

    那時候,她還傻傻的:“我不怕啊,有你在,我什么都不怕!”

    她就這么堅定的相信著他,然后無奈的任他放逐在這里。

    “238,你在島上襲擊隊友,還挾持隊友干擾任務,嚴重違抗軍紀,為彰軍威,預以重罰!”

    好一句“為彰軍威”。

    她違紀又不是這兩天的事,為什么只等到現在才來辦她?因為項飛玲的干預?因為趙長虎的壓力?

    所以,他便犧牲了她,殺雞儆猴?

    她自進了軍營之后,便不太愛多愁善感。而她又天性開朗,和他一起,即使出現太多禍患的苗頭,她也自動自覺的把它們忽略。

    比如:首富聶進是他的爹,而他爹不喜歡她。

    再比如:軍界一哥虎爺是他的外公,而他外公討厭她。

    再再比如:總參謀處處長的女兒暗戀他,而項飛玲這些暗戀者巴不得她死。

    而他:一直有意無意的隱瞞著這些事實。

    這么多的東西,她也沒認真的去計較過,只因她相信他。

    而他便這樣利用了她的信任,扔她在這10月底的凄清風雨里。

    開始時,她甚至還以為,他只是和她開玩笑,他一會兒就會回來接她。像那次生存訓練,她迷失山頭時,他駕著戰機,瀟灑十足、威風凜凜的來接她回營。

    但是那天,任海島的晚霞積滿跳躍的晨霧,他還是沒有來接她。

    天陰、大霧、冷風、寒雨。

    今天不是好日子,全島都灰蒙蒙的不能視物,急風刮得山崖下的碎石“噼噼啪啪”的響,雨打在石屋頂上像是催命的音符。

    她裹著那件沉重的軍大衣,上島后,終于撒開聲兒痛哭。

    歇斯底里的哭號,被暴風冷雨掩沒了聲音。壓抑了兩天一夜的情緒,終于排山倒海的向她襲擊而來:“聶皓天,你混蛋,我恨你,我恨死你!”

    “你這樣對我,你它媽的這樣對我。嗚嗚嗚……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!”

    “皓天,快來,我怕,我好冷,我想你,快點來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微微……”漫天風雨中,恍惚傳來聶皓天喚她的聲音。她凝神細聽,雨聲瀟瀟,想是心里對他糾結,因而便出現了幻聽。

    她晃了晃頭,抹著眼淚走近石屋的窗子。黑沉沉的天幕,傾盆大雨就像把這個山頭與天空連接起來了似的,陡峭的懸崖邊上,卻傳來幾發槍響。

    “誰?”身為戰士的職業敏感,她瞬間從傷春悲秋的情緒中抽脫出來,從石屋的側角小洞里掏出一支手槍握著,緩緩的走近崖壁。

    大雨撲面打得刺痛,眼睛強力睜著才可視物,右邊懸崖發出幾聲碰撞的悶響,然后是聶皓天在崖下的警告:“微微,不要出來!”

    她向后退,躲在門后。但懸崖邊上跳起的男人仍舊飛速來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身特種兵勁裝,樸實的長相,額頭一道傷疤直達耳后,此人握槍的手堅定,槍正指著她的方向。

    幾乎是同一時間,聶皓天已從懸崖上躍上山頭,飛躍的身體還在半空,他已開槍射擊。

    男人撲在門邊的身影向后墜,轉而又頑強的向前撲。大手伸向門內的林微,她壯起膽子走近,男人的身子已被聶皓天一手扳轉,“嘭”的一腳正中他的胸口,手槍指著刀疤男子的臉,凄冷風聲中,他的聲音帶著強烈的詫異:“是你?”

    在面對聶皓天的一剎那,刀疤男人的臉上現在痛苦表情:“老大,我……”

    聶皓天站在雨中,腰背挺直,一張冷臉除了威嚴,更多是的意外和痛惜。

    崖邊又跳上趙天天,他走過來,看了一眼刀疤男子,趙天天慘然道:“大鵬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本書源自看書輞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虎林市| 江西省| 昌宁县| 彰化县| 通化市| 南宫市| 江油市| 江北区| 武川县| 建始县| 军事| 清徐县| 红安县| 巴东县| 新丰县| 荣成市| 揭西县| 清流县| 连城县| 若尔盖县| 潼南县| 元阳县| 唐山市| 德化县| 梓潼县| 鹤山市| 齐河县| 巴林左旗| 班戈县| 大兴区| 资溪县| 肥东县| 孝义市| 清镇市| 亳州市| 正镶白旗| 宣城市| 池州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