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77章 愛要有犧牲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77章 愛要有犧牲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軍人嘛,都是烈性脾氣。聶皓天掌摑金天方這種小事,明顯就是些爭風吃醋的風月事,駱剛卻小題大作,一級一級的告上去,唯恐天下不亂,上面這才派了幾個首長下來例行公事。

    例行公事問話完畢,大家一邊寫總結,一邊興高彩烈的商量今晚的飯局:“身為軍人要以身作則,酒不要貴,只要夠。聶團今晚,我要和你一比高低。”

    聶皓天:“耿司令的酒量酒品豪蓋三軍,皓天掛免戰牌,投降投降。”

    “軍人可不能隨便說投降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未喝先醉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林微隱在樹后,看這喜氣洋洋、相談甚歡的架勢,聶皓天應該是沒事兒了。

    雖然他打人是不對,但是要是打完后落下什么不好的后果,影響了他的前途,那就損失太大。

    眼看他的眼光向著自己這邊瞟過來,她倏的一聲躲到樹后。現在,別說他一定還在生氣,就是她,見了他也難受。

    春花雖然還和她擠在一間宿舍,但是訊通的工作忙碌,便只有她一人在宿舍里呆呆傻傻。

    新兵訓練結束,人人工作都有了歸宿,就只她一個人混混沌沌,不用訓練,也沒工作安排。望著空寂的訓練場百無聊賴。

    前一陣子,清閑時,可以去行政樓找首長談戀愛,順便幫他做點文書的工作。他也有意向讓她做文職。

    可是,從前那個只想混日子早點被淘汰的新兵蛋蛋已經不見,她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而他不知道,他也不能知道。

    頭上的天花板像是會搖晃似的,她大聲嚷嚷:“春花,你是開門還是拆門?”

    軍靴踏在水泥地的整齊威嚴感,她從床上跳起。

    “238,首長來看你。”一身端嚴軍裝的項飛玲聲音清脆。她身旁站了兩個更威嚴的軍裝男子,她走在前,兩名男子分列兩側,從門外走進老首長。

    老首長即使沒有肩上的杠杠星星,軍中人也不能把他忽略。他是軍中傳奇,是中央軍委的一號人物,是掌管軍政權力核心的趙長虎首長。

    “首長好!”她立正敬軍禮,動作本能的做得尊敬端嚴,腦子卻茫然。

    她根本就無法想像:至高無上的老首長,親自來到這一間簡陋的女兵宿舍,到底是為了什么?

    老首長凌厲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冷冷的繞了一圈,聲音平靜卻不平和:“皓天看上了你哪里?”

    “……報告首長,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老首長背對著她:“通過了特種兵的訓練,接下來,有什么理想?”

    “報告首長,238,238的理想是進獵狼分隊!”

    “你理想還真遠大。”

    “報告首長,在最精銳的部隊,最艱苦的環境下為國效力,這是屬下的光榮。”

    “好,今晚去報到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驚詫出聲,又馬上再立正步:“謝謝首長!首長慢走!”

    接下來的事情如同夢幻一般不真實。10分鐘后,她便登上了去獵狼分隊的直升機。

    教場邊項飛玲的影子越來越小。她在林微上機的最后一刻對著林微鄙夷的笑:“你去獵狼分隊義無反顧,可曾想過,這是和他永恒的離別?你根本就不愛他。”

    林微的眼淚涌出眼眶,下方南國酒店離她越來越遠。此刻的聶皓天正為了打人一事,與眾首長修補關系,而她踏上這條長路,不知終點。

    她是生他的氣,但是并沒想過要和他分開。她是想進獵狼分隊,卻并沒想過要立刻經歷這樣的離別。

    她甚至沒有機會和他道別!

    床上躺著的金天方精神還很不錯,聶皓天站在病房床沿:“微微認為你是書呆子,會在那么多人面前說挑逗性的話,只是因為你讀書讀得多卻不懂人情世故。是你性子不會轉彎,所以才不小心說錯話,害我丟臉。但我知道,你不似她想的這么簡單。”

    “聶首長,你認為的復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想激怒我,就是想讓我給你這一拳,離間她和我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這樣,你為什么還中計?”

    “因為,這個計我中得起。微微喜歡我,我自然有我的法子讓她歡歡喜喜。金博士,你這腦子還是做研究吧,機心你玩不過我!”

    聶皓天回到兵營,今晚陪首長們吃飯,喝了幾杯,急風刮著臉皮,有種毛刺刺的涼意。扯開軍襯衣最上的那顆扣子,腳步轉向女兵宿舍。

    3天了,小女人再任性再生氣,冷戰也得結束了。這幾天沒了238的滋潤,他本就煩悶,再喝了幾杯酒,想念她的心思便像被貓爪兒撓著一樣,癢得慌。

    雖然她偏幫著金天方吼他的時候,很讓他抓狂。雖然他也想狠狠的教訓她。但是,她就是不認錯,不低頭,他又能怎么辦?

    對當兵的來說:首長永遠是對的。

    但在男女關系上來說:女人永遠是對的。

    認吧!她是對的,誰叫他想和她搞的是男女關系呢?

    好好的哄一哄,哄不行就親她、咬她……直到她屈服為止。

    心中想到親她咬她,小女人的媚態嬌態,像烈火一樣掠過腦子。等不及了,他快步的走進宿舍。

    正在收拾東西的春花茫然的望著聶首長:“238的調令下來了,她進的部門,據說是絕密。首長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聶皓天的行政辦公室里,桌面鋪著一張大紅文件,等他簽署。

    獵狼分隊是隸屬于藍箭特種兵團的分隊,只接受聶皓天一個人的指令。林微要入職獵狼,必須有他簽署了文件才能正式生效。

    項飛玲站在他的身側:“老首長說:這是他第一次干涉你的軍務,請你簽署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呢?”

    “林微現在已經到達分隊,正式執行任務。你若不簽,她這次出征,即使死了,也沒有身份,得不到任何的撫恤和名譽。而且,還可以被當作私自行動,違反軍紀。”

    “你認為,我會被你們這樣玩?”

    “三位首長下來審你,現在一看就知道是調虎離山。老首長做事,靠的是雷霆手段,你又何必?”

    直升機在空中盤旋,林微掛著傘包,漆黑的天幕,夜視鏡看到下面似是茂密松林。前方機師:“只能把你送到這里,跳傘下去,便能與隊員會合。”

    她摸了摸傘包的繩子,膽兒顫抖著。在漆黑的環境空降已極駭人,叢林深處,等待她的更是未知險境。

    她從沒想過,老首長讓她參加獵狼的模式竟然如此殘酷,一步到位。

    情勢已騎虎難下,她抖擻精神,不讓自己胡思亂想。閉上眼睛縱身一躍,漆黑的空中只有風聲烈烈,腦海里回蕩著從前聶皓天的點滴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抱著她跳傘、他命令萬丈高空的劉春華把自己扔下云端、生存訓練墜崖時他的尋找——這些殘酷冰冷的事實,如今在腦海里留下的,竟然是他俊朗非凡卻又難掩擔憂的樣子。

    她喜歡著他,只愿能與他每天斗嘴、嬉戲。他抱著自己上下其手卻又只能強忍沖動的眸子,是這夾雜著風聲的黑云之下最結實的記憶。

    她要活著回去,這不會成為她們之間永恒的離別。

    降落傘的力度墜下枝頭,從參天古樹的樹頂向下急降。她掀開蓋在身上的傘包,黑暗密林里電筒的光線微弱,卻正正的照著她的臉。

    故意壓得低啞的人聲中,她聽到趙天天驚詫的語氣:“是你?靠,老大瘋了?”

    她站起來,端正的行了個軍禮:“報告隊長,編號238正式歸隊。”

    密林里分散的幾個兵將黑衣黑褲,臉上均抹了油彩,身經百戰又狠辣干練的精英雄獅,只奇怪的望了她兩眼,任務便如常開始。

    林微被趙天天當貼身膏藥一樣帶在身邊。他用尖刀砍開身邊的草叢,讓她在后跟隨。高高的青草葉子如尖利的紙片,割著她的軍褲和小手。

    走了半程,進到林深處,遠處可見火光,一幢隱蔽的建筑物內人影幢幢。趙天天拉槍上膛,再遞給她:“殺敵你就不必了。跟著我,自己找好掩護。”

    她握著冰冷的槍把,望著遠處閃閃的火光:“我會不會死?”

    “怕死又來?”

    “我怕見不到你們老大……他還不知道!”

    她沒想過,馬上就要經歷槍林彈雨、生死離別,老首長明顯就是把她送過來受死的。

    她扁著嘴兒,但卻沒有時間哭。因為,四周的戰友已經對建筑物完成了大包圍,攻擊馬上就要開始。

    槍聲突起,大型竹排搭起的排屋內火光燃起,從四周向內包抄的戰士,火力強大的武器,一眨眼間便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個個火人向外撲,槍支還沒舉起,便被戰士們逐一擊斃。

    這個處在邊陲的制造3.26慘案的暴恐團伙,早前已被獵狼狙擊,躲在這個深山老巢,卻仍舊難逃圍剿。

    伏擊計劃準備多時,包圍的前期也艱辛,但慘烈的戰事卻只持續10余分鐘,排屋內便成火海,奸黨盡清。

    林微舉著槍支,卻反復被趙天天按著不得動彈:“你給我好好藏著,你要是犧牲,我也得被首長一刀犧牲掉的。”

    看書惘小說首發本書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高安市| 余庆县| 霍山县| 固镇县| 永善县| 武鸣县| 栾川县| 毕节市| 巴中市| 东乡族自治县| 鹤峰县| 龙山县| 东辽县| 泾源县| 大关县| 鄂尔多斯市| 迁西县| 福安市| 大埔区| 依兰县| 长兴县| 宣化县| 精河县| 临安市| 尼勒克县| 肇州县| 新野县| 合作市| 历史| 阜城县| 祁东县| 喀喇沁旗| 柳林县| 晋江市| 万年县| 东乡族自治县| 保靖县| 东兴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