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71章 情敵相見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71章 情敵相見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“啊?是你啊?天方啊……”林微不由自主的嘆氣了,弱弱的舉起小手掌向他揮了揮。

    “嗯,是我。”金天方激動的氣息喘在她的頸邊,他離她很近,能清晰的聞到她的發香。

    KTV包間里除了一直響著的音樂聲,便寂靜得很。大家都知道林微和金天方青梅竹馬,卻又各散東西的幾年,如今能親眼看著他們久別重逢,即使是紀彩云,也大氣不喘的,一心瞧熱鬧。

    林微感覺到現場的安靜,向后退了一步,才抬頭細細的打量金天方。他太高了,讓她突然有一種壓迫感。

    這種不安的壓迫感讓她這才想起,這個人早就離開她6年,說好的等待和癡心不改,他卻一直杳無音訊,一種被背叛的錯覺纏繞著她:“金天方?你居然現在才回來?”

    “嗯,對不起。”金天方歉意的眼神落在她紅撲撲的小臉上。他情不自禁的輕拔她額前的劉海:“我讓你等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我等得久?臭男人。”林微氣憤的以手狠勁一拍,拍開他撫自己頭發的手,咬著牙道:“5年,金天方,你給我玩失蹤,5年音訊全無?你活著得有封信,死了也得給我還條尸啊。你知道我等你等了多久?”

    她激動的握著小拳頭,圓瞪著的眼睛有委屈的淚,像是恨不得把他一刀割了。他卻覺得她這副兇神惡煞的樣子,正是讓自己牽腸掛肚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!”他心中難過,捉住她的小手,如珍寶般放到自己的唇邊深深一吻。

    他閉著眼睛,腦海里是記憶中她在酸楊桃樹下委屈卻又認命地跺腳:“好啦好啦,你去留學當科學家,我在家里等你回來啦!”

    15歲少女的諾言微不足信,18歲少年的相思也不值多提,但今天當他親耳聽到她在耳邊委屈無比的訴說她的思念。

    他才知道,他沒有改變過。她也沒有!

    情侶久別重逢的歡喜,讓所有的語言都無比蒼白。

    金天方情深款款的捉著林微的手,眼神深情無限的凝視著林微的臉,而林微正有點嬌羞,有點矯情的向后退了一步……

    她向后退一步,他又踏近一步,她再退他再近。曾經,這一雙小手,他放開了5年,現在得以重新握緊,他怎么能再放開?永遠都不會放開了!

    大家眼看著這情意綿綿的一幕,多少言情細胞都被調動起來。大寶泫然欲泣地扯著彩云:“彩云,我想哭。青梅竹馬兩小無猜,還配上久別重逢,他們它媽的太浪漫了!”

    “浪漫?”彩云這才開始回神,心底深處感覺有點不對頭。對著微微重重的咳嗽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呃,天方,可不可以,先放開手?”林微已從剛才驟見金天方的茫然不知所措中回復過來,感覺自己正成為同學們的焦點。

    倘若是幾個月前,這一刻自然是吐氣揚眉,即使是大超也得羨慕林微微等得美男歸。但是,目前有個嚴重問題,聶首長……

    首長的名號在她的腦子里一出現,她頓時眼不花了,腿不顫了,聲音也渾厚有力了:“天方,這……你先放手?”

    她咨詢的問他,他卻反而把她的胳膊一拽:“就不放!”

    金天方把林微的胳膊揣在自己的胳肢窩里,回頭有涵養的點了點頭:“各位同學,我和微微先告辭,改天再請大家飯敘。”

    小情侶久別重逢當然要享受二人世界,同學們都意會的點頭,踴躍地鼓勵:“去吧去吧!”

    被金天方拖著出到電梯邊,林微有點懵懂。5年后,果然物是人非啊,這是金天方的作風嗎?

    扯著她的胳膊不由分說的往外走,這強搶民女的節奏明顯是盜用聶首長的專利好伐?

    “天方,這樣好嗎?”林微糾結的望著自己被他強收起來的手臂,艱難的忍住要給他來一個過肩摔的沖動。

    要是這動作這事情發生在聶首長的身上,她自然是毫不客氣的與他對打、死嗑。但是,現在對她做這事的是文質彬彬的天方啊……要把他摔下樓梯去?

    實在于心不忍啊!

    林微從小對金天方的感情,便充滿著小朋友愛護嬌弱小動物的深情。

    那時候,金天方不但是個一表人才的富二代,還是個遠近聞名的天才少年。

    因此,金天方從小便招女人仰慕、男人嫉妒。女人嘛,總是想搔擾他,男人嘛,又總是要欺負他。

    而金天方又偏偏體弱多病,好好的一個棟梁之才,眼看就得被一幫無知少女少男給毀了。

    因此,林微自10歲起,便自動擔任金天方同學的“護花使者”。金天方清俊優雅的身影旁邊,總有一個粗魯的女漢子握著詠春拳頭:“滾,都靠邊閃。金天方是本姑娘的!”

    基于這一段“護花”歷史,5年后要林微有點不敢相信:這把她拽得緊緊,她掙脫不得的男人,竟然是當年的天才病貓?

    電梯“叮”的一聲開了,金天方扯著林微又要往里走。林微細細的端詳著他,心中盤算著:如果現在把他摔下樓梯,他還能活命否?

    如果她把一個留學海歸回來的珍貴特殊科學家摔得斷手斷腳,那會不會考慮她是特種兵首長女朋友這一身份,而判少她幾年?

    這問題在她的腦里轉得不快,她的人卻還是挺快的便被帶到了酒店大堂的樓下。

    真是冤家路窄,無巧不成書。林微正矮著頭推開金天方的糾纏,因為金天方還想糾纏,這推推擋擋之間,在外人眼里看著就更加的糾纏。

    而糾纏成這樣,她居然聽到耳邊一個熟悉的聲音:“林姑娘?”

    這里是傲天酒店,會碰到傲天酒店的大大老板,是多么自然的事啊。他居然還記得她這個一面之緣的小兵,記憶力還真是好。

    林微沒空理他,只搖了搖手。

    “皓天在5樓包間,你們為什么不在一起?你又為什么和這個……東西在一起?”

    雖然自己與聶皓天的關系林微還不知道,但聶進卻看出這孩子和兒子是一對的。但現在……

    “小媳婦與一個小帥哥癡癡纏纏”這個劇情震懾到的聶進撓了一下頭,撫額:“啊,我明白了,你們是在執行任務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林微這會兒心都顫抖了:“首長在5樓?”

    “對啊,他在5樓,所以我才過來的啊!”追子成狂的聶進如實招認,卻更加迷惑了:“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聶進額頭冒虛汗,真相難道卻是:小媳婦偷情出軌,兒子跟蹤捉奸?

    好狗血!

    林微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灌上頭頂了。首長在5樓?首長居然在5樓?

    以他的個性,發現她從他的豪宅里逃跑出來,竟然是私會舊情人,這還了得?

    她抬眼望了一眼“舊情人”,眼睛瞥向側邊樓梯,果然看見一角熟悉的身影正向著她沖過來。

    “救命。”林微哀呼,反手把金天方扯起,幾步便奔出酒店門口。

    晚風吹來首長氣急敗壞的叫聲:“林微,你給我站住!”

    站住?被他當場逮住,她還有救嗎?她才沒這么笨。

    過后再解釋總好過當場被活捉。想到這一點,林微如腳底抹油,沖出酒店,二話沒說上了門前停靠的一輛出租車,向著前方漫無目的開跑。

    陸曉看著側邊的聶皓天深表同情。聶首長現在是氣得肺都炸了,不光捉到她會舊情人,她居然還敢在他的眼皮底下拖著“舊情人”落跑?

    豪車追著出租車的后面跑,眼看快要追上之際,陸曉卻敏銳的發現出租車后面跟著的一輛黑色越野車。

    他疑惑的道:“這輛車貌似是跟著你女朋友的?”

    聶皓天也早就察覺到這個情況,冷冷道:“是跟著那男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你情敵難道也是個人物?”

    “情敵?”聶皓天狠狠的瞪著側邊的陸曉,陸曉咳了咳,默默的轉過臉,“平靜”的開車。

    前面黑色車子跟得很貼,聶皓天和陸曉此刻也不再心急追趕林微的車子,只跟在黑色車子的后面靜觀其變。

    作為一個軍人,探究秘密是埋在骨子里的習性。如今除了吃醋,背后可能埋藏著的真相讓聶皓天更加感興趣。

    三輛車子在馬路上飛速前行。夜深,城市的霓虹閃爍繽紛,前方穩定馳行的出租車上傳來林微驚慌無措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天方,糟糕了,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男人似乎有點困惑:“那個人是誰?你看起來很怕他?”

    “不是看起來怕,我是真的怕啊!嗚嗚嗚……”搞竊聽的聶首長能想像到女朋友現在正扁著嘴巴,可憐又可悲的撒嬌勁兒:“我沒活路了,首長明天得殺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你的首長?”金天方的聲音聽起來似是如釋重負的歡喜。

    林微悶悶的嗓子:“是啊,是我首長。唉,你不會明白,找個首長當男朋友,是多么悲慘的一件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出租車那頭突然的靜默。聶皓天的嘴角嘵了起來,笑得不是一般的得意。

    女朋友還是有點靠譜,雖然在所有人面前都不承認他的地位,但在“舊情人”面前卻是毫不含糊,直陳利害。

    看書王小說首發本書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马龙县| 巨野县| 新乐市| 绥宁县| 定州市| 东城区| 小金县| 油尖旺区| 大庆市| 资溪县| 新沂市| 寻乌县| 武穴市| 开封市| 铜梁县| 额济纳旗| 聂荣县| 正宁县| 武陟县| 三河市| 浏阳市| 韶关市| 全州县| 新巴尔虎右旗| 镇江市| 武川县| 武山县| 康马县| 静乐县| 石屏县| 景德镇市| 乐亭县| 罗田县| 延寿县| 十堰市| 五河县| 桓仁| 邵阳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