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60章 心尖尖上的人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60章 心尖尖上的人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林微罵自己笨:都怪你,睡夢中腦子不好使,居然條件反射以為是聶皓天的電話,這一嚷嚷就穿幫了?

    “你以為,是今早自己穿幫的?”彩云白了她一眼:“你昨天閱兵式上電視,電視鏡頭在你臉上定格了幾次,半小時后就被網上評為閱兵式最美軍花,你是把人民當傻子?還是把敏姨當笨蛋?”

    對啊!她那幫師兄弟,尤其是五師弟紀田原最崇拜的就是軍人,整天夢想著參軍當兵,閱兵這么大的事,怎么可能不看?

    看了,又怎么可能沒發現她林微?

    救命!

    從不睡懶覺的聶皓天今天起晚了,皆因昨晚和小女人玩得太Happy,美夢太美,舍不得醒來啊!

    但小女人的專屬鈴聲在早晨便把他敲醒,他瞇著眼睛伸著懶腰:“這么早就想我了,林槍王。”

    她現在也懶得理他的調侃,林槍王什么的,根本一點兒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聶皓天,給我一紙軍令,把我清出軍營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跳起來,頭還懵懂著。

    難道昨晚把她逼得慘了,今天以退為進,以身抗法?

    他軟下嗓子哄她:“別鬧,大不了以后,咱們開槍開得不太密,一周三次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個色狼。”被媽媽的電話轟炸到的林微,又被男朋友給炸到了。

    她的沉默卻又喚起男人的另一番誤解:“好吧,一周二次,林微,別太過份,不能再少了啊!”

    “你,豬……”林微怒了,對于一個晨早起來只想著打槍的男人,她還能倚靠他嗎?明顯不能。

    趁著假期還有3天,林微果斷撿包袱回家領罰。

    林微和紀敏如的感情,像世間任何一對母女一樣,又比任何一對母女都更加微妙。

    紀敏如誕下林微,一直與丈夫恩愛有加、領受萬千愛寵,但突然的,一直寵她愛她的老公卻抱著女兒離家出走。

    沒給她留下片言只字,決絕的轉身離開,還帶走了女兒。那樣狠心絕命的時刻,她還來不及恨他,和女兒一起出逃的老公,卻在山上懸崖被捉殺葬身深山。

    女兒尋回了,他卻始終和她天人永隔。她一直不愿意相信他真的死了,長久的年月里,也分不清自己是恨他,還是愛他,但是,她卻就這么等著、盼著。

    10多年來的杳無音訊,她身邊只有乖巧的女兒作伴。小小的林微,一直乖巧的陪伴著媽媽,在無邊的黑暗里,兩母女相扶相依偎,互相慰藉,相互取暖。

    因了這一層緣故,她和紀敏如一直都是同房睡的。直到她上了大學,才有了短暫的分離。而這分離,她也是挑了離M縣比較近的醫學院。

    這樣的感情,外人無法明瞭,母親于她,既是依靠,又是伙伴。而她知道,女兒是母親心間唯一生存的勇氣和希望。

    當年,追趕父親的,把林裘天逼下懸崖的,是一隊來歷不明的軍隊!父親把她塞到叢林的亂草堆中藏起,卻被追趕過來的軍裝男人們逼得失足墜崖。

    而這,也是后來她畏高的起因!

    女朋友撿包袱回家,聶皓天卻完全被蒙在鼓里。被她的電話吵醒,他拉了件襯衣披上,陸曉的電話就打了進來。

    郊區的普通旅館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。但這么普通的旅館,早晨的氣氛卻不太普通。前臺的職員看著門邊站著的兩個軍裝男子,連頭都不敢抬。

    昨晚午夜,幾名軍裝男沖進來,身手凌厲,一眨眼功夫便把這間旅館控制。在旅館的各個要害地方都分派人把守著。

    兵哥哥行動迅速、訓練有素、進退有據,既不擾民,但也放不出一只螞蟻。

    而剛剛,一個高大威猛,氣勢像神一樣的男人正步上3樓的一間客房。

    那個男人進來時,軍靴踏過大堂,那一份冷意凌厲便令人嚇得不敢抬頭。當然職員們也被命令不準抬頭。

    估計她們要是敢正眼看一下剛才那男人,說不定就得被槍斃。

    很駭人,也很好奇。

    客房316,聶皓天蹺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,手上捧一杯水喝得優哉悠哉的,他抿了抿性感的唇,斜挑的眼角,邪氣的笑容:“趙團,我昨晚不是好心提醒過你嗎?今晚小心點。”

    趙振武一絲不掛的站在床后,靠到梳妝臺的側面才讓自己光光的身體不露在人前。他恨不得想沖上前,把聶皓天一槍斃了。但是,實則上他已是甕中之鱉,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聶皓天的手下也真是夠狠的。不光不給件衣服穿,把能裹身的床單都收走了,讓他光著身子接受這種羞辱。

    趙振武怒火中燒:“聶皓天,別玩得太過份。我趙振武也不是好欺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趙團是一直都認為我聶某是好欺負的啦?”聶皓天涼涼的笑,眼睛盯著他的身子顯得很流氓:“我比你年輕12歲,3年前就坐到比你更高的位置,難不成我站得這么高,都是因為靠關系,走偏門的?難不成,我長得沒你難看,就應該讓你給我難看?”

    趙振武的身體在風中抖了抖。聶皓天此刻勝券在握,淡定自若,笑容如同貓捉老鼠一般。老實說,趙振武確實從不曾見識過聶皓天的這一面,陰狠毒辣,卻偏又談笑風生。

    那一份邪、那一份冷、那一份傲。

    他趙振武之前確實是瞎了狗眼,以為聶皓天年紀輕輕就位高權重,不過就是因著家族的權威,太子黨的庇佑。

    他就沒切切實實的想過,一介特種兵的副師級,為什么就連彭宇司令都暗示:不要招惹聶皓天。

    他一直看聶皓天不順眼,卻沒想過有一個詞叫:后生可畏。

    趙振武心思急轉,他昨晚在這里帶了心肝兒來尋歡。換了普通人也只不過是有傷風化,貽笑大方。但軍人最重要的是名節及清譽。雖然這種事兒,軍中并不只他一個,但被揪住卻又只他一個。

    考慮到這是丟官的大事。趙振武軟了下來:“聶團,我們好歹都是戰友同袍,沒必要搞得太絕。哎,我昨晚喝多了酒,口不擇言,你大人有大量,請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噼啪”一聲,聶皓天一腳把面前的短椅踢了個稀巴爛:“我它媽的從來就不大人大量,我最記仇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目露陰狠神色的聶皓天讓趙振武口不能言。他現在真的開始怕了。

    聶皓天冷冷的:“你昨突不過是找了自家小蜜歡喜了一下,大不了就嫂子吃吃醋,軍區降一下職,其實也不算什么大事。我聶皓天打蛇向來喜歡打七寸,放到今天才搞你,只是因為,我喜歡玩久一點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聶皓天,你什么意思?”難道他還抓著自己其他的把柄?

    “你們炮兵營去年翻新了宿舍,整個軍營煥然一新,你那銀子裝在袋子里穩妥嗎?要是花不完,聶某讓檢察處的來幫你花一點如何?錢多了燒手,你養個二.奶也挑挑貨色啊,就這副豬容,你也不怕嫂子難過?”

    “聶爺,我錯了,我錯了,還不行嗎?此前我有眼不識泰山,你就放過我吧!”趙振武的官威其實就是擺出來的。自己貪污公款,還利用公款包養小蜜,這種事兒要真的捅出去,家庭事業全都不保啊。

    他只有認慫:“聶爺,我就嘴臭了點,對你向來都愛護有加的啊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跳傘訓練那天,你派人在漁港意圖殺害238,這事,也是對我愛護有加?”聶皓天陰冷的聲音染上了嗜血的味道:“只是為了讓我的訓練出岔子,讓我背上治軍不力的罪名,就把一個兵士的性命當兒戲,像你這種害群之馬,我還讓你留在軍營?”

    聶皓天的陰和狠便體現在這處,他其實早就掌握趙振武的罪證,卻還等待他罪行敗露,一擊致命。

    “我聶皓天雖然傲氣,但也不會狂妄到容不得幾句臟話。你要損我對付我,我等著你放馬過來。但是,你動的是我手下的兵,是……238。”

    是啊,他動的是238啊,是聶皓天心尖尖上的人啊!

    “完了!”趙振武哀呼著一頭栽倒在地,額頭撞向墻壁,頹然倒下。

    駱曉婷在一周之后,被正式起訴。而炮兵團的趙振武也以瀆職貪污罪被隔離審查。

    這兩起由聶皓天親手主導的暗潮,其后攪動軍界多少春水,一心想著回家哄老媽的微微,根本就沒心思想像。

    她馬不停蹄的回鄉,打算先來個負荊請罪,不行再跪地求饒,再不行就一哭二鬧三上吊。

    但不幸的是,紀敏如是世間最理解女兒的媽媽,沒等她解釋耍無賴,“安和堂”的大門一開,一關,她被軟禁了!

    “救命!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……”微微喊得凄厲絕望,真是聽者傷心,聞者流淚。

    大師兄紀忠心疼不已,在窗口給她遞了串提子:“小師妹,你吃串提子潤潤喉,這樣喊下去,嗓子都壞了。”

    她在窗口伸出雙手向外無比悲憐地,淚珠兒盈盈的撒嬌:“大師兄,你最疼我了,放我出去,逃兵會被槍斃的。你小師妹我會沒命的。”

    本文來自看書王小說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澎湖县| 凉城县| 太和县| 怀化市| 调兵山市| 保德县| 呼和浩特市| 鹤壁市| 米易县| 彭泽县| 荔浦县| 汽车| 丹江口市| 会宁县| 韶关市| 略阳县| 永善县| 嘉祥县| 简阳市| 永胜县| 昆山市| 思茅市| 定边县| 广汉市| 裕民县| 牙克石市| 抚州市| 新安县| 雷波县| 长乐市| 峨边| 原阳县| 邯郸县| 新蔡县| 安西县| 辽源市| 松原市| 海盐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