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57章 刮目相看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57章 刮目相看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兵哥哥們都是直性子的人,看著聶進大老板長相硬氣俊朗,高大挺拔,但人偏又這般和氣溫厚。

    喝了兩杯,便有人搭著聶進的肩膊套近乎:“聶老板,你真是好人,我們回去讓我們首長頒你一個擁軍愛軍獎章。”

    聶進笑呵呵的:“不用,這是我應該做的。你們是聶團的人,就是我的人,我一直希望有機會請你們吃頓飯。”

    “嘩,看來又是我們首長的粉絲。”兵哥哥們好不得意。

    酒喝了一輪又輪,因為明天開始大放假,參加閱兵的將士們都不用參加值班。他們不用再顧忌禁酒令。喝多了舌頭大大的兵哥哥們也輪番向聶進敬酒,場面好不熱鬧。

    相比起大廳里的山呼海喝,VIP包間里相對就正經了很多。軍區各部高官分坐各側,享受美食,坐談政經。

    大電視里,正在回放剛才的軍區檢閱。雖然只是一個軍區的閱兵典禮,但仍舊是今年8.1建軍節的頭等大事。而軍區實力也在這一次閱兵中得到強大的展示。

    所以,地方電視臺在直播后,更反復滾動回放閱兵場面。大家都在電視里觀看著自己或自己手下的雄兵們的表現,得意的神色后,心情各異。

    主管宣傳的陸處長點頭贊嘆,官方的口吻:“強將手下無弱兵啊,聶團,多年來你掌管特種兵團,今年展示研發的裝備盛況空前啊,不說在我們軍區,即使是放眼全**界,也無一可與你媲美。好好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謝謝!”聶皓天謙虛地點頭微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坐在駱剛側邊的趙振武大笑著:“聶團何止是武器裝備厲害啊,女兵更厲害啊。你看,聶團方隊的帶隊女兵,電視鏡頭都給她定格了好幾個特寫。”

    側邊另一軍官會心稱贊:“是啊,這娃漂亮得很。我一直以為,特種兵團里無女兵,這次真是讓我刮目相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報紙出來,她得被評為最美軍花了吧。哈哈哈……”陸處長笑望著聶皓天:“我有個想法,讓她做我們今冬的征兵形象大使,聶團有什么意見?”

    聶皓天正想說話,趙振武已笑得咳嗽不止:“咳咳,征兵形象大使?這女兵,我聽說是聶團開直升機去抓回來的。我記得上次跳傘訓練,就是這個女兵,死命不肯跳,破壞了隊形不說,后來還失蹤了。聶團,我好奇她到底是有什么特別,讓你這么求才若渴?”

    “特別,漂亮!”聶皓天輕輕的摸著杯緣,話短理糙,但鋒芒卻露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趙振武登時啞火,舔著自己的唇,憋氣卻又發作不得。

    聶皓天明白趙振武是想挑事,他和林微的戀情,趙振武當然知之甚詳,想利用林微來打擊他。即使打擊不到,也讓他在首長們的面前出出洋相。

    可惜他從來就不是甘心讓人看笑話的人。一句話:我就是看上她漂亮挑的,你又能怎么樣?我聶皓天特招的兵,挑個傻子跛子,你又有什么資格說三道四?

    聶皓天的狂妄是深陷在骨子里的,即使在座個個官威顯赫,卻也不容旁人來挑戰他的權威。

    席間氣氛頓時有點微妙,嬌滴滴的女子打圓場:“大家都只記得閱兵的女兵漂亮,我這個不漂亮的女兵,是水都不能喝上一口啦?”

    “喲,哪敢?我就說,全國再漂亮的女兵加起來,都及不上我們項參謀的威風。”得項飛玲開口,換了話題,席間氣氛又再熱烙起來。

    項飛玲,總參信息部的參謀,官兒不大,不隸屬于各軍區,但因為身在軍委總參謀部這種要害部門,其影響力卻也不可小視。這次她特派下來參觀閱兵演習,當然是款待巴結的對像。

    而且,項飛玲是誰啊?她是軍委班子里的項家的女兒啊,要是活在前朝,她就是親王的公主啊!

    項飛玲側臉望著身邊的聶皓天,卻微笑著嗔怪趙振武:“素聞趙首長一向快人快語?幸好聶團是個開得了玩笑的人。”

    趙振武這種人精,當即找到臺階就下,倒了杯酒一喝而盡:“我罰,我自罰三杯。”

    項飛玲巧笑嫣然,秀眉輕瞥,春色滿臉:“這是聶團酒店的酒,大家好好喝,喝到他心疼錢包為止。”

    “聶團的酒店?”席間有不知者好奇的問。

    項飛玲笑語:“聶進,正是聶團的父親。我還聽說酒店之所以名為‘傲天’,就取的是聶團這個‘天子驕子、傲視群雄’之意,是聶進當年送給聶團的10歲生日禮物。聶團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項飛玲的眼神瞟向聶皓天,頗有深意。他舉高杯子,俊臉的笑意讓人晃眼:“喝,喝醉的抬回家,喝不醉的打趴了抬回家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喝!”

    席間各人心懷鬼胎,首次知道聶皓天和聶進關系的軍官們,心里都是百味交陳。聶皓天在軍界的勢力通天,這事人人都知道,但這人居然還是富可敵國的天恒集團掌門人的長子。這男人是有多得天獨厚?

    要錢有錢,要權有權,靠山如此強勁,也難怪可以平步青云、如魚得水!

    飯局之所以利于交際,好處就是再大的矛盾都在酒桌上得以解決。再大的仇恨,再深的縫隙,似乎只要推杯換盞,便都能稱兄道弟。

    宴席散去。項飛玲和聶皓天漫步在“傲天酒店”后面的小花園里。她喝得不多,卻醉意明顯,臉兒紅若春桃,把那淺淡妝容下的俏臉映得艷麗無比。

    “這么多年了,還是和你爸爸僵著嗎?既然都來酒店吃飯了,你也不見他一面?”她善解人意的對著他笑,眼里的這個男人,清冷倨傲俊朗非凡。

    “嗯。相見不如不見。”聶皓天望著前方的一棵白槐樹,幽深的眸子微波蕩漾。

    微風拂著他的發,這樣俊俏的臉,這樣挺拔的身姿,她看著他,醉了!

    別人的狂傲是看起來像雷暴,實際無形消散的,而聶皓天的狂和傲是淡若無波,卻又暗潮翻涌的。他是個看似平和卻暗藏殺氣鋒芒的軍人,軍人中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才這么喜歡你!”項飛玲輕輕的說,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對于這句項飛玲說過無數次,卻又像從來沒說過的話,聶皓天一如既往的置若罔聞。

    他指了指那棵白槐:“當年這棵樹運回來的時候,他和我親手扶著種上去,媽媽在旁邊澆水。”

    “皓天……”她能感受到他的難過,伸手想牽他,他卻又踏前兩步:“我看今晚駱剛的表現,他似乎有求于你。”

    她嘆氣把手縮回來,嘆道:“駱曉婷和我自小一起長大,軍區大院子里也就這幾個小伙伴,小時候雖然經常爭吵,但長大后回頭來看,卻很珍惜這一份緣份。曉婷,你就放她一馬吧?”

    “她犯的是故意殺人,不是我想放就能放的。”

    “皓天,其實事情我們都明白,檢控證據是由你們提供的,輕或重,有或無,都是你一句話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聶皓天自打從軍以來,國法軍規從不敢忘,更不會徇私枉法。”

    旁人越是來干涉駱曉婷的牢獄之災,就越是讓他憤怒。為什么一個犯有殺人未遂罪的女人卻得到這么多人的同情?僅僅因為她是駱剛的獨生女兒嗎?

    她有權在勢,就可以剝奪別人生存的權力?即使駱曉婷害的不是林微,是其他的女兵,他也不能放任像駱曉婷這種敗類逍遙法外。

    項飛玲自然知道聶皓天的執拗,但是他越是這樣,她就越是要挑戰。今天隊列里那個艷紅軍裝的林微,美麗脫俗的身影像針尖兒一樣刺在她的心口:

    “可是皓天,不過就是一個女兵而已。她今天還好好的站在隊列里出盡風頭,但曉婷已在牢里吃盡苦頭,你又……”

    “飛玲。”他突然回頭,星眸在夜色下跳躍著火焰,似水潭的微波,又似烈火的焰心:“那個女兵,是我的愛人!”

    在旁人眼里,即使林微真的在墜崖事故中死去,那是一個士兵意外陣亡。但于他,她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那個人。

    所以,這是代價,是動我聶皓天的女人的代價!

    “那個女兵,是我的愛人!”

    他的話如此輕盈,逆著晚風飄散空中,卻又如此沉重的擊中項飛玲的心靈。

    他的愛人?他的愛人!

    他果然有了愛人,他甚至不惜為那女人露盡鋒芒,而他對她坦承:我有了愛人!

    項飛玲的胸口像被巨石壓過,又像被刺刀深扎而下,鮮血淋漓支離破碎!

    聶進打著酒嗝出來,頭暈暈的腳步飄忽。雖然他與兒子聶皓天今天還是見不上面,但他卻熱情款待了他手下的兵和軍中要人。

    他這個被嫌棄的父親,也算是盡了本份。沉思著的他抬頭,卻見一個女兵正挨著窗口望著下面的后院子,看上去非常的生氣。

    這個女兵,他是認得的。就是今天閱兵時,聶皓天所屬兵團的女兵方陣的領隊,是今天的閱兵式里最亮眼的一道小風景。

    但這女孩子現在是怎么了?他也伸出頭去看,卻見聶皓天正與項飛玲,在院子里悠閑的散著步。

    咦,看這女孩子的表情,難道是吃醋?

    兒子,難道你劈腿?天啊,你知不知道你馬上得被捉奸?

    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兖州市| 罗江县| 灌阳县| 邢台县| 莱阳市| 芜湖市| 璧山县| 铁岭县| 门源| 中卫市| 云霄县| 信丰县| 沁水县| 浮山县| 兰西县| 烟台市| 乾安县| 志丹县| 新乡县| 淮滨县| 台安县| 青阳县| 正镶白旗| 廊坊市| 昭通市| 泾源县| 虹口区| 保定市| 松溪县| 元谋县| 仲巴县| 青田县| 涿鹿县| 广西| 叙永县| 阳曲县| 招远市| 上杭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