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53章 愛情還懵懂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53章 愛情還懵懂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聶皓天心思軟了,聲音卻還是冷的:“我是你男朋友,那女人是殺你的人,要相信誰,你會笨到分不出來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要怎么解釋?”林微狠狠的跺著腳兒。

    “解釋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她指著他的大腿邊兒:“那顆紅痣,駱曉婷怎么會知道的?你別狡辯,她就是見過你那兒,你就是和她有過一腿。”

    她尖聲嚷,他突然手上用力一按,唇瓣就親上她的唇,如狂風驟雨一般的吻,挾著惱怒而郁悶的情緒,重重的吸著她的香甜的唇舌,輕咬、深吸、狠舔。

    但是這女人太過倔強,竟然無動于衷的呆站著,那唇瓣兒任他咬得多狠,也不肯張開。他親遍她的臉頰,齒尖不舍的在她的鼻尖上輕印了一下,幾分愛憐,又幾分疼惜:“你啊吃什么飛醋?就不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相信,就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要怎么樣才相信?”他真的拿她沒辦法了。愛情幼苗還脆弱,不能泡死在醋缸里。

    “除非你不淘汰我!”

    他扶著她臉蛋兒的手輕輕松開,瞇著眼睛瞄她,她唇邊艱難忍住的弧線出賣了她。

    這女人,敢使計兒來坑他了?

    又打又鬧、還冤枉他和駱曉婷有一腿,原來就是為了他主動繳械,放棄淘汰?

    “淘汰你,名單已經通過審核,不能再改。”

    “聶皓天……”她吼了一嗓子,馬上又軟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男人硬的不吃,可能吃軟的。她和他吵不過,那就撒撒嬌賣賣萌,好好撫慰唄。

    “聶哥哥。”

    他的肩膊抖了抖:“你換個稱呼?”

    “才不吶,你是我的聶哥,我要陪著你。”她反客為主,兩手環起圈著他的頸,他和她超過20多厘米的身高差距,她吊著他的頸脖就像是被他提著抱起一樣,那軟軟的唇瓣故意在他的腮邊吐著氣兒:“我要留在軍營里,天天和你在一起,聶哥,我不要離開你!你是我的男朋友嘛!”

    這話兒多煽情啊,雖然假了點。但已是她目前最大尺度的肉麻了。

    男人似乎真的被感動,雙手抓緊她環著自己的手臂,與她一道搖啊晃啊的,他望進她的眼睛里:“所以,你一定得被淘汰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再次呆了:“聶皓天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正因為我是你的男朋友,所以,你才必須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……屁!”

    “軍隊里,首長不能搞女下屬。”

    他這話,一半是尋個借口輕松一下氣氛,另一半也是實情。

    但林微卻聽出這明顯是借口。

    電視上播的軍事題材的片兒,多的是組織指定:貌美如花的女兵嫁給刻薄猥瑣的首長,現在居然騙她說軍官不能搞女下屬?

    呸,首長最喜歡搞女下屬了啊啊!

    他就是一心一意要趕她走,就是怕她在軍營里壞了他的事。也許下半年的新兵招募又開始了,他又有新目標了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……”

    小女人扯著嗓子連發三聲好,把聶皓天驚得啊,把她要走的身子硬拖回來,按到懷里死死的圈著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林微頭發尖尖兒都像在冒黑氣,但她人被氣急了,思路突然就清晰了,“哈哈”的長笑,回頭瞪他的眼睛:“我被淘汰,是因為和首長搞上了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所以,只要我不讓你搞,首長你就不用淘汰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說:我和你不搞了。你做你的首長,我當我的兵!”

    “林微,揍你……”他臉都青了,氣得一拳舉起來,在她的面前揚了揚,卻哪里舍得揍下去?

    “報告首長,請叫我238。另外,如果要體罰,請告訴我體罰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威脅我?”

    “報告首長,238絕對不敢威脅首長。”她站得筆直的向他敬軍禮,手掌置在額邊很堅定無畏地:“請首長放心接受我加入藍箭特種兵,我將奉公守法,恪守己任,為國盡忠。我保證,在我當兵期間,絕不和任何首長亂搞男女關系!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想氣死我?”

    “報告首長,不敢!”她目光炯炯的望著他,一氣呵成:“我保證絕不會阻礙首長前程、不會影響軍隊名聲。基于以上原因,首長你不能淘汰我!”

    “你敢再說一次?我掐死你。”他的心肝在抽抽的痛,真想大巴掌抽她。

    “報告首長,我238,現在正式,和你聶皓天,分手!”她的話鏗鏘有力,繞梁四壁:“238現在后悔了,認識到錯誤了。我不應該和首長你搞在一起,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。我決定現在開始改正錯誤,我誠心懇求首長給我一下戴罪立功的機會。不要因此淘汰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?”他把她按在懷里,氣得話都差點說不利索:“你它媽的,當我們的感情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當粉筆字,一抹就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個狼心狗肺的女人,氣得聶皓天胸口發悶胃抽筋。

    他把她淘汰,他曉得她會鬧。但是,卻沒想到這女人會這樣鬧,那說“分手”時的斬釘截鐵,毫不留戀,讓他平生第一次像被人用刀剜著一樣痛。

    她的愛情還懵懂,但總有一天會被他攬到熾熱。這部劇還沒唱完進行曲,女主角聲音就啞了,沒戲唱了?

    看見聶皓天為一個女人一籌莫展,陸曉心里除了幸災,就是樂禍。

    他蹺著二郎腿,笑得壞壞的:“怕啥,你簽完字,既成事實,她沒了前途,也許就抱緊飯票,哄哄也許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也對,過后哄哄就行了。

    聶皓天拿起筆,正要簽名,陸曉又慢悠悠一句:“也許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媽的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也許哄哄就行了,也許就真的分了。”

    聶皓天把筆向陸曉的臉上砸去:“你不是最了解女人的嗎?也許?”

    “我是了解女人,但我不了解你家的38啊。”陸曉爆笑,指著劉春華:“你家這個,真是又2又38,華哥帶了3個月,他了解。”

    聶皓天立刻望著旁邊默了好久的劉春華,劉春華撓撓頭:“我是挺了解238,但我,不了解女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沒用的狗東西。”聶皓天側坐在辦公桌上,真正郁悶了。

    三個大男人,比討論國家大事還緊張,但半小時后,還是沒磨出結果來。不淘汰嘛,又違背了聶皓天的初衷,淘汰嘛,又怕238真的發狠,誤了聶皓天的終生幸福。

    左右兩難,一向雷厲風行、殺伐決斷的聶皓天,第一次像被放在油鍋里煎,翻來翻去都是熱。

    陸曉不耐煩了:“我就不明白了,當初是你開直升機把她抓來當兵,現在你又要拿推土機把人家推走。老實說,我是林微,我也恨不得和你一刀兩斷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現在和以前不一樣。”

    不一樣了啊。現在,林微不是軍營里的238,是他的女人啊。他的女人,就得有顧慮,就得有犧牲。

    劉春華憨厚爽直,跟老大在這辦公室里為個小女人猶豫半天,礙著老大的面子,他開始還陪著折騰,但磨蹭了這么久,實在忍不了說了句直話:“我說,就不能公事公辦嗎?”

    “怎么公事公辦?”陸曉踢了一腳他:“那是老大的女人,我們的嫂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想這么多。就是既然兩難,那就干脆法辦。一是一,二是二。老大是首長,238是兵,她有資格留就留,沒資格留就趕,多大的事兒啊!”

    劉春華的意思就是:別拿238當女人,更不要拿238當首長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她要是不合格,老大肯定不會循私,直接踢她。現在合格,反倒因為老大而不能留了?我們不能因為她跟了老大,就對她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劉春華年過30,女人的小手都沒拉過的愣頭青,但不得不說,越是簡單的人,想法就越接近原始真相。

    林微大中午的沒下去吃飯,直接悶在被窩里慪氣。春花知道她去首長辦公室半天,回來就躁得像火星人,可想而知,和首長談判談崩了。

    因此,春花不敢煩她,也憤憤不平的找雷豐等隊友們聊八卦,打算把公私不分的首長形象恒久流傳。

    今天中午非常悶熱,窗外的蟬鳴聲一浪接一浪,吵得林微的心煩得想揍人。

    當初她死活不想當兵,他硬是把她捉進來,現在好了,她打算當一名光榮的特種兵了,他又要把我扔出去?

    玩弄啊,徹頭徹尾的玩弄!

    她為什么突然想當兵了?除了適應了軍營的生活,除了多了一點點軍人自豪之外,最大的理由還不是因為他?

    因為他,想當一名軍人,因為他,想成為一個能讓他驕傲的女軍人。

    但是,巴心巴肝的真誠被踐踏了。傷不起啊傷不起!

    她是想清楚了的。不就是當兵嗎?不就是首長的女朋友嗎?

    他敢把她驅趕出他的領土,她就敢把他放逐出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但狼是一回事,感情又是另一回事。要是真被淘汰了,她又真的和他分手了,那得多凄涼啊,事業愛情同時玩完!

    如果是這樣,那就太悲催了。

    本書首發于看書惘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桃园县| 会同县| 泸西县| 景宁| 东源县| 禄丰县| 襄城县| 淮阳县| 云浮市| 济宁市| 普定县| 晋宁县| 侯马市| 南川市| 奉化市| 阿拉善右旗| 共和县| 阿拉善左旗| 阳原县| 衡水市| 开封市| 西林县| 额尔古纳市| 龙川县| 灵川县| 通渭县| 蓬安县| 壶关县| 弥渡县| 永寿县| 伊金霍洛旗| 靖安县| 昌黎县| 兴宁市| 翼城县| 册亨县| 郧西县| 彰化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