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42章 遇刺出桃花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42章 遇刺出桃花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表面風平浪靜的軍營,新兵們又迎來新一周的訓練。

    站在隊伍當中,林微的心里有了不同的感悟。周一的早晨,照例立正升旗唱國歌,但她胸懷里有一股熱血澎湃奔涌。

    頭上的軍帽、身上的迷彩服、肩膊上的徽章,如今像火一般在她的心頭泛著紅光。

    她是一個特種兵!是國內最優秀的南箭特種兵中光榮的一員。

    而在那軍營的正前方,在行政樓的辦公室里,又或者在此后險惡的戰場上,有一個偉岸而又英雄的身影在鞭策她:林微,238,你是我的兵……你是我的人!

    她站在隊伍中央不由自主的抿嘴笑。

    首長很無辜,他什么時候說過“你是我的人”了?

    被首長的“救命之恩”刺激到的238,以前所未有的熱情投入到訓練中去,卻沒察覺到有些人看她的眼光經已不同。

    首長遇襲那天發生了什么?

    真相就是:首長遇襲當晚,新兵238和首長同車,首長為了保護她才棄車跳河。

    而幾乎一隊偵察連的人都目睹:首長摟著濕透的238走上橋頭,238披著首長的西裝外套立在風中,而首長還特準專車送她回營。

    特種兵營紀律嚴明,不應該說的秘密絕對不能說。

    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,也沒有絕對守得住的秘密。何況這是個幾十人親眼目睹的秘密。

    軍區副司令的千金、雞湯美人駱曉婷,怎么會沒發現這個燒心的秘密?

    特種兵團最近都很忙碌,首長遇襲的事雖然低調,但營區的人還是知道的。安保加強了,陸曉的訊通大隊的征詢工作更繁重了。

    這種情況下,聶首長在小兵們面前露臉的機會就更少了,但是,林微的心卻安靜地蕩漾了。

    蕩漾的后果就是:食不知味,睡不安寢。

    即使是白開水喝到她嘴里好像也是甜的。她還把春花從家鄉帶來的熏肉吧唧吧唧的放到嘴巴里,嚼著笑得比蜜糖還甜。

    紀春花雖然遲鈍,但是看這情形,仍感覺到大事不妙。

    林微是個吃貨,酸甜苦辣樣樣不挑,但是唯獨是吃不慣春花家鄉的熏肉,從前吃了第一次喊著舌頭都要麻斷了,所以,發誓永遠不吃這害人的東西。

    結果,今晚她吃起來不間斷,放到嘴里嚼著,眼睛兒都像會放光似的,嘴里還蹦出一句:“他就喜歡特別的東西,這熏肉其實很特別。”

    她說這話時,抿著的嘴兒甜笑,好像前面就坐著個特別的人似的。

    看林微現在這副饞相,回想這幾個晚上這丫頭裹著被子“嘻嘻呀呀”的姣味,再聯想近日軍營中關于首長遇刺出桃花的風月,春花總算是矛塞全開。

    “我說238,你不會是看上聶首長了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正吃著熏肉想男神的微微張著嘴巴,欲言又止又閃爍其詞:“呵呵,這個,哪有?”

    “沒有就最好啦。像首長這種非地球生物,只可遠觀不可褻玩啊。”春花一副精明相,為238傳授人生道理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就不能近玩了?他不也是你的心上人嘛?”

    “對啊,心上人,顧名思義就是放在心上的。暗戀單戀偷偷戀,但不能明戀癡迷貪上癮啊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就不能?”林微有點受傷。難道她就連感激一下他的資格都沒有?

    “我知道,救命之恩最容易被誤會成大愛了。他救了你,所以你誤會他,這感情我理解。但是,238你知不知道?首長英武,年間救下的美女多不勝數,你要是把他的見義勇為理解成愛,那就慘烈吧。具體可參照去年的廣場門事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廣場門事件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鄭春花興奮了,扛了張凳子到床邊,向238同志傳授人生的大道理:“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……”

    去年二月份,首長車經廣場門,路遇明星花**拍外景。

    花明星拍戲時,瘋狂粉絲求愛不成,竟然把花明星綁架了作人質,被抱著的花明星站在廣場的吊橋上瑟瑟發抖,結果首長路見不平,把花明星救了。

    然后便是花明星變花花癡,為求以身相許不擇手段,結果……花明星躺了1個月醫院后才心死。

    而據說花明星心死,只因首長一句話。

    這一段陳年舊事,鄭春花也是道聽途說,但為求精彩,她描述得可算是驚喜萬分。不但把廣場打斗說得像世界大戰,首長超人從天而降,更把花明星的花癡追求行為極盡抹黑。

    而微微在這場偉大故事鋪排中只關注到一點:花明星為什么心死?住醫院一個月住傻了?

    “不是,她是最后出絕招……為情自殺,希望引首長憐惜。她跳樓自殺引聶首長來觀身的地方,就是我們特種兵營前的酒店樓頂。結果首長應邀前來,只說了一句話,花明星被傷得體無完膚,從此與他誓為路人。”

    看林微的好奇樣,春花得意死了,引誘她:“猜猜是哪一句話?”

    林微費力腦補情節:“小姐,你貴姓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春花張大嘴巴一個洞的表情,林微發現自己竟然蒙對了。

    呃,她只是惡搞一下活動氣氛而已,想不到聶首長居然真的這么腹黑。想人家大明星自命風華絕代,顛倒眾生,追求了大半月,連面都沒見到,還連名字都沒給他留下。

    何止心死?簡直連DNA都死絕絕了吧!大受刺激的花明星當時沒真的從樓頂跳下去,已屬心強志堅了。

    去年彩云也和她八卦過,花明星似乎最近為情所傷,還聽說曾經為情自殺。但其后公司僻謠,所謂自殺實為拍劇。

    她和彩云當年單純的也就信了這一鬼話。因為,如果大明星真的是鬧自殺,那是絕對蓋不住狗仔的傳播的。

    但是,這事既然牽涉上了首長,又另當別論。

    鄭春花出賣聶首長一直掩蓋的真相,只為了引238迷途知返。但無奈的是,聽完這個故事,微微更加愛心爆棚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一句“小姐你貴姓”,深得她心。

    當初她見他第一面,他可就已經深深的把自己記在腦海里的。別說她了,就是她媽媽有多少家產,她父親離家出走了多少年,他都爛熟于胸。

    嘻嘻……這就是存在感了。

    當然這種內幕,鄭春花是絕對不可能知道的。眼看著好隊友淪落為“保住狗命,丟了芳心”的情種,她實在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238,說正經的,明天就是野外生存訓練了。要是首長真的關心你,怎么臨別前不來見你一面?”

    “切,生存訓練而已,又不是生死存亡,要見最后一面。”她瞪一眼春花,但芳心卻還是不由得被鄭春花挑拔了起來。

    明天得出發,一別一周,聶皓天怎么就不想見一下她呢?自從那次遇襲后,他居然就沒在她的面前出現過呢?

    林微一蹦一跳,又忐忑不安的向著行政樓的方向奔。一樓的守衛哥哥居然截住了她:“首長正接見軍區首長,閑雜人等一律不得打擾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閑雜人嗎?我是嗎?”

    林微心中哀嘆,心中想著:生存訓練回來,要不要讓首長把守后山的那個守衛哥哥給換回來?

    她胡思亂想的,嘟著嘴巴退出行政樓,梁大生卻從樓里奔出來叫住她:“238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她驚喜的停步,梁大生看著她因為奔跑過來而紅撲撲的小臉,笑道:“明天你們新兵的野外生存訓練啟程式,首長確定不參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她真是失望透了。

    今早劉春華宣布聶皓天會來參加啟程式的時候,她還沾沾自喜,以為他是特意來送別自己的。

    梁大生看她扁著嘴兒,知道她不高興了。

    首長也是,打牌不按牌路,正常男人泡妞,自然是趁熱打鐵。首長英雄救美后卻遲遲不作進一步強化工作,白白的浪費了剛剛才捂熱的小女人的小心肝。

    為了彌補首長的不解風情,梁大生湊到她的耳邊悄悄的道:“首長有要事。他說,最近這幾天得弄一弄劉政委。”

    “啊?為什么要弄劉政委?”

    “你懂的。”大生哥一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模樣,讓林微暈了一暈,隨后她才想起一件事。

    劉政委曾經故意整治林微,害林微被關禁閉。關禁閉雖是小事,但是過程中,她被蛇群襲擊卻很詭異。

    她知道,這事和劉政委與駱曉婷有關,但是聶皓天一直沒作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這一次,他要弄姓劉的,難道是隔了半個月才來心疼她?

    已經一周沒見了,現在又得隔半個月。這哪是小別?這明明是生離。

    難道她又誤會了嗎?難道他救她只是基于首長與士兵的情誼,絕沒有一絲絲其他的曖昧嗎?

    怎么又是她想多了嗎?

    她鼻子酸酸的和大生哥招呼都不打,噘著嘴巴就背轉身,打算奔出行政樓。

    大生哥撫額,所以說啊,女人就是不能寵。首長你看,你只是不出席生存訓練的啟程式而已,你家238的嘴巴就嘟得像條香腸似的。

    怪不得首長打發他下來與238告別,要是首長看見她這個樣子,肯定就得心軟了吧?肯定就得抱幾抱摸幾摸吧?

    這樣的話,首長就……正在卑鄙的揣測自家首長心思的大生哥,突然被折返回來的林微嚇得咬到了舌頭。

    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罔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秀山| 邻水| 乡宁县| 通道| 哈密市| 博白县| 金塔县| 鄂托克旗| 平罗县| 汶川县| 岳阳县| 淳安县| 建德市| 德昌县| 嘉善县| 达拉特旗| 康马县| 平果县| 普定县| 松阳县| 贵德县| 营山县| 简阳市| 沛县| 普宁市| 阿坝县| 亚东县| 凤翔县| 潜江市| 镇坪县| 外汇| 江阴市| 手游| 盐津县| 遂川县| 罗平县| 青冈县| 思茅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