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37章 自作多情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37章 自作多情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聶皓天這輩子在乎過兄弟戰友,在乎過權勢名位,就沒在乎過女人,這一次,他在乎上女人了,忽然覺得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既然在乎了,那就好好的在乎吧!林微除了心眼少一點之外,其他方面都還好,尤其是長得好!

    嗯,自己眼光還真不賴。他很欣慰,輕飄飄的感到很開心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被煩得不輕的梁大生,領著鄭春花向聶皓天走來。聶皓天看著這身迷彩服包裹著的女人,惱火地:“怎么不是238?”

    大生苦巴著臉:“238起不來。”

    “腰折了。”鄭春花在旁邊狠狠的補了一句:“軍醫說,女人腰部受挫,要好好調養,不然可能引致腰肌勞損、腰椎骨盆脫出、腰大肌挫傷、盆骨錯位、月經不調、不育不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育不孕?”聶皓天低聲吼了句,被這個詞刺激到了。

    把自己未來老婆摔到不育不孕?這就叫自作孽,不可活?

    不行不行,這關系到他的性福。

    看見首長在給自己打眼色,梁大生推鄭春花往一邊走,鄭春花嚷嚷:“喂,干嗎推我?”

    “春花同志,我打包了慶華堂的干炒河粉,我們去吃?”

    “喂,吃什么宵夜啊,我要照顧238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238是人,春花姐也是人啊,哪能光顧著照顧238呢?我們237也得吃飯的嘛!”

    大生哥嘴巴抹了油,甜言密語外加推推打打,最后還是把鄭春花同志給騙走了。

    女兵宿舍面積不大,宿舍區也沒多少間房子。但是在軍營中卻很特殊,為了與男兵區別開來,防止風化事件的發生,門禁很嚴。

    聶首長雖然酒氣上腦,但卻還沒腦殘到從前門進入。攀上宿舍后的一顆高高的芒果樹,向前一躍,拽緊水管,幾下便上到林微所在的4樓宿舍。

    房間亮著微光,床上的用物亂糟糟的,林微躺在床上熟睡,鼻息均勻。

    聶皓天坐到她的床邊,摸著她的小手小腳,撩起她的腰部察看,大片的青紫烏黑,還有一些皮膚破損,外涂著一些紅色的藥酒。

    這得多痛啊!

    他其實已經很小心,每一下向外摔的力度都作了控制,看著摔下去兇狠,實則落地那一下,卻是很輕的把她放倒的。

    但終究女人皮膚嫩,這小身板兒,今天還是被他折磨狠了!

    “救命啊……有賊啊,色狼啊……”林微震天的聲音響徹女兵宿舍區,這突然的變故讓聶皓天措手不及,捂緊她的嘴巴,但樓下的兵士們仍舊如潮水一般涌向女兵宿舍這邊。

    女兵宿舍有色狼?敢在特種兵團耍流氓?真是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先是宿舍守衛沖上4樓,然后便是陸續趕來的官兵把宿舍區域圍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林微從床上坐起,看著從窗口向外跳,跌進后面草從的聶皓天,他的狼狽相,令得她郁悶的心稍稍痛快了點。

    哼,禽獸,摔完了我,晚上還想來占便宜?

    半夜三更上女兵宿舍耍流氓,要是被人抓到,看你這首長臉皮往哪里擱?

    微微這一招借刀殺人,用得真是精妙。

    聶皓天夜入女兵宿舍,要是被發現,即使再光明磊落,也是跳入黃河都洗不清。

    更何況,他既不光明也不磊落。他今晚本來確實是以耍流氓為己任的。因而,他本能的逃得很快,可憐他風光一世,如今走投無路,只能:跑!

    “操……”他心中暗罵,只能憑著直覺跳窗而退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他手下的兵真是個個精英啊!

    任他身手敏捷,100米的速度是全軍最好,也被追得如喪家之犬。他這是做的什么孽啊,被自己親自帶出來的兵,追得上氣不接下氣。

    半小時后,被自己手下的兵圍追堵截了近半小時的聶首長,躲在前些天因毒蛇突襲而暫時關閉的禁閉室內大氣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急趕過來的陸曉跑得額頭露青筋,對著剛剛才追上來的3連的兵員道:“去那邊追,禁閉室是空的。”

    兵員終于被引開,營區內又再哄動了半晚才安靜下來。大家都議論紛紛,今晚這個色.狼不光色膽包天,身手也著實了得。在幾百名士兵的圍追堵截中,不但沒被生擒,甚至沒有任何一個兵員能看到他的正面。

    陸曉在暗光中嘆服搖頭:“你它媽的瘋了?千年道行一朝喪。”

    “跑死我了。有沒有煙?”聶皓天接過陸曉拋來的煙,重重的吸了一口,煙火照著他那張因奔跑躲閃而紅透的俊臉。

    “半夜三更摸上女兵宿舍耍流氓,出去別告訴別人你是我首長,丟死人了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這輩子,能看到聶皓天憋悶成這樣,陸曉如何能忍得住?大笑、狂笑……

    要是從前有人告訴他,冷情驕傲又不可一世的聶皓天,為了一個女人,被自己手下的兵追了1小時,打死他都不會相信。

    “栽了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聶皓天摸了摸自己熱熱的臉。栽了就栽了,沒什么大不了的。但是,要怎么才能把別扭的小女人哄回來?居然故意使壞讓全軍營的兵來抓他?

    這女人,狠!

    聶首長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。第二天,軍營里,昨晚有歹徒潛入女兵宿舍,幾經追趕,卻仍全身而退的消息,傳遍整個特種兵團。

    大家都摩拳擦掌,誓要把賊人繩之于法。還有積極性高的兵哥哥,私下里提供歹徒的背影截圖。

    陸曉拿著這張私下流傳的背影圖,笑到內傷。還故意使壞道:“喲,這賊也挺會長的嘛,居然長得這么像我們英明神武的首長。”

    劉春華撓頭,望望截圖又望望聶皓天:“是有點像。”

    聶皓天臉容冷峻如霜,冷哼道:“捉賊這任務,就交給陸大隊長。給你多少日限期?”

    靠,陸曉默了。這真的是賊喊捉賊啊!

    因為破壞了聶皓天與雞湯美人的美事,便被記仇的聶首長打擊報復,摔得在床上2天起不了床。

    腰酸背痛的微微痛定思痛、思前想后,心中甚是灰暗。

    初遇聶皓天時,他雖然經常冷漠到面癱,但是有時候還是給她來一陣和風細雨的。自打進軍營以來,他也經常從天而降,救她于水火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,那些她自以為是的與別不同的柔和目光,那些關鍵時刻的貼身軟語,包括他莫名其妙、見縫插針的耍流氓……這些從前聶皓天對她異乎尋常的種種關注,果然如雷豐所說的:都只是她自己想多了!

    那些,只是一個嚴厲的首長對自己不成器的下屬的關注而已。她是他特招進來的兵,他如果不把她訓出頭,他就得丟臉。面對不成器的下屬,事發時當然得救她一命。

    他要真是對她癡迷愛戀深,哪兒舍得把她往死里摔?

    她居然還曾經自以為是的以為,首長對她其實有一點點的不同。

    微微啊微微,把上司性搔擾誤解成上司求關愛。

    你這么自作多情,你家彩云知道嗎?

    幸好她醒得早,幸好她還有天方。

    對了,天方的事,現在看來,真的不能再依賴聶皓天了。

    鄭春花訓練回來,看到的就是這一個躺在床上翻來滾去,腳踢厚墻,差點把墻體踢破洞的238。

    “238,今天聶首長又來觀摩訓練了。他站在我的身邊,一直望著我,望啊望的,唉……真想住到他的眼睛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他要是長一顆像你這么大的眼瘡,明天就得瞎死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林微在床上躺了兩天,休病假不參加訓練。白白賺了幾天假期,而腰上的傷勢并沒想像中的嚴重。除了一點青紫之外,被那個猛禽摔了7下,居然沒骨折。

    她的怨恨,因為那一夜,聶皓天的狼狽出逃而減輕了不少,又因為“頓悟”自己對聶首長沒啥心思,因此,她的心情又開懷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真正讓她最歡快的還是大約10分鐘前趴在窗口,看的一出好戲兒。

    駱曉婷可能是因為最近家里的雞湯過多,所以總是想法子拿雞湯給聶皓天補身。今天的駱曉婷學乖了,沒去首長辦公室,而是在女兵宿舍區后的走道上截住了聶皓天。

    大樹下,走道邊。駱美女舉著香氣撲鼻的雞湯,笑得像朵花兒一樣。

    “首長,天氣炎熱……”

    “禽流感!”聶皓天冰冷冰冷的一句言簡意賅,轉身就走,扔下雞湯美人迎風凌亂。

    哈哈哈……在窗口的林微不厚道的笑了。

    報仇的最好方法,以牙還牙!

    除了以牙還牙,還有就是坐看仇人之間自相殘殺啊!

    林微腰不酸了,腿不痛了,病假還有三天。她便再次拉雷豐到“杜雷絲”專場小竹林外。

    “再把我弄出去。”她推了推雷豐。

    雷豐無語的望著她:“你以為你是風箏嗎?隔兩天便弄你出去一次?”

    她把他的手提電腦舉到他的臉邊,哄著:“乖,給我弄……”

    雷豐覺得林微最近過得風聲鶴唳的,根本原因就是上周把她弄出去得罪了首長。所以,他認為自己再幫她就是助紂為虐。

    所以,他堅定的開著電腦堅定的搖頭:“不干。”

    本文來自看書罓小說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奎屯市| 晋城| 榆林市| 西宁市| 诸城市| 江阴市| 闵行区| 建阳市| 三台县| 北碚区| 常宁市| 万年县| 门源| 宜都市| 通辽市| 泗阳县| 隆德县| 黎平县| 定陶县| 抚州市| 措勤县| 新巴尔虎左旗| 左权县| 平乐县| 乌海市| 漾濞| 石家庄市| 定西市| 康平县| 磴口县| 和顺县| 永靖县| 安阳市| 岗巴县| 股票| 庆元县| 阿坝县| 湘潭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