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光臨 大學生小說網 大學生文庫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:m.dxsxs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青春校園 > 《婚令如山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32章 又受罰了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婚令如山》 作者:作品集

第32章 又受罰了更新時間:2016-10-17

    林微很悲天憫人:“我看我們劉政委人品很不錯,去年老婆剛去世,女兒也出了國,一個人過怪可憐的。長久下去,我怕他會天天關我禁閉,覺得還是找個女人撫慰一下他比較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我?”駱曉婷指著自己的臉,再好的涵養也被氣得眼噴綠光:“238要是可惜劉政委,你倒是挺適合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我再適合也沒用啊。劉政委又沒有興趣陪我到小樹林里散步談心,也不會聽我的話殺人放火……啊我開個玩笑哈。”林微的語速慢慢的,一邊暗暗的觀賞駱曉婷那不停變換顏色的臉,和臉頰處僵硬的肌肉。

    聶皓天和陸曉都驚詫的交換了一下眼神:這丫頭居然知道那晚禁閉室放蛇的真相?

    駱曉婷智商絕對不低,聽到林微說起她與劉政委的一些細節,當然能聯想到林微也許掌握了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這種時刻,她還能保持鎮靜,其實已經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駱曉婷皮笑肉不笑的臉,林微真是看得很過癮。

    她笑得更甜,給駱曉婷補上一記重拳:“而且,我再適合劉政委都沒用啊。我家首長舍不得我呵……”

    她這一聲“呵”的尾音像有把勾子一樣牽魂,伴著媚眼一挑,嘴角兒一噘,看著駱曉婷驚嚇后又吃飛醋的臉,她“格格”的笑著:“駱曉婷,你以為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話沒說完,她一直在嚷嚷的嘴巴,卻突然的遭遇聶皓天壓下的嘴。

    幸好她在和聶禽獸的長年抗戰中,積累了寶貴的斗爭經驗,當他眸子危險的瞇上,臉湊上來時,她飛快的用手掌捂著了自己的嘴唇。

    這才在眾人面前,保護了自己的名節。

    但聶禽獸的嘴巴還是貼在她的掌背上,那唇瓣還是“無意”的親了一口她的手背。

    在這擠逼的車內空間,幾個人的大力呼吸中,她的臉急速的竄紅,掌背上他滑滑的舌尖觸感還在,她又羞又急,在車子里跺著腳吼:“聶皓天,你耍流氓?”

    聶皓天挑了挑眉,眼神頗有深意的瞧著她,再斜斜的看了一眼駱曉婷的方向。林微登時心領神會:當務之急,她是要氣駱曉婷的啊。

    報仇雪恨,一刀刺死不夠解恨,讓她被醋缸淹死,才是上策啊!

    想通這一層,她“溫柔”的偎著首長的胸膛,“深情”的凝視著首長的眼睛,“甜蜜”的以唇印一下他的唇:“聶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片薄唇交貼,發出詭異的的聲響。這一次,由于是林微自己主動演戲,而她一向是一位很有責任心的演員,因而演得很入戲很賣力。

    但這次首長居然不餓狼,一點兒都不配合,她親他的唇的時候,他居然輕輕的想向后躲。

    林演員為求目的,不擇手段,一把將他向側邊推倒,手肘架在他的脖子上:“你給老娘聽話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聶首長半推半就的送上香唇,還眨了眨眼睛:“意思意思好了,你不能太過份。”

    “呸,就你還委屈?”

    竟然當場車吻,還是個百轉千纏的舌吻,而且首長還是被逼被推倒的那位!

    即使是自命風流的陸曉,即使自認是首長肚里一條蛔蟲的大生哥,都被聶皓天這突然的“悲慘遭遇”雷得不輕,更莫說一腔癡心的閨秀曉婷了。

    首長啊,原來你好這一口啊!嗷嗷嗷……

    聶皓天很久之后回想車子里這一幕,都有一種悔不當初的憂傷感覺。悔啊,他怎么就半路把駱曉婷趕下了車呢?他應該拉著駱曉婷一起,和238親到天荒地老的啊!

    自打駱曉婷被聶皓天借口趕下車后,熱情如火的林演員,迅速出戲。貓到座位的邊緣正襟危坐,想眼尾都不瞄一下他,更莫說再來一次他所期待的“強吻”了。

    真是失策,失策!

    她不想和他談情,他只好和她談公事:“你今天不服從命令的行為,必須受處罰。”

    “哼,處罰?”她鄙視的藐嘴,眼睛望著郊外的景色:“大不了又關我禁閉!”

    “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揪著他的衣服領子咬牙切齒:“你敢再關我禁閉,我就敢再給你弄一場蛇斗。”

    他冷冷的不說話,也學著她剛才那般,嫌棄的坐到車座的最邊邊。她惱得很,但想到那間禁閉室,她就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不能力敵,只好“色”取。好女不吃眼前虧,先把禽獸哄好了再說。

    “一定還有別的處罰措施的。偉大的特種兵,哪里會只有禁閉一種體罰方式這么落后?沒有滿清十大酷刑,也得有殺人十八般武藝啊,首長,換一個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他嘴角斜斜的笑了笑:“先親一個!”

    林微:“……”

    陸曉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一刀殺了你,我想扼死你呼吸……”林微在跑道上把這首親自精編過的歌曲唱得鬼哭神嚎的。

    雖然她再次犧牲了自己的色相,逃過了關禁閉,但還是被罰負重跑步5000米。所以,在大伙兒都在吃慶功宴的時候,她背著沙袋在訓練場汗流浹背。

    但是,她今天不光丟臉不主動跳傘,影響了集體榮譽;還私自損壞定位儀,害得整個特種兵團耗了半天來尋她。被罰跑,也是自作自受,怨不得人。

    她一邊跑,一邊努力的把自己近來的遭遇在腦子里過了幾遍。總結出自己目前有兩件大事要做。

    林微有兩個大問題橫在心間,不解決已是食不知味。

    1、找金天方:天方5年前出國留學,他們在榕樹下交換了訂情信物,她還發誓一定要等他回來。他當時雖然一貫的話少,但還是點了頭,應了一聲“好”。但除了第一年,兩個人有密集的通信之外,突然的就音訊全無。雖然彩云已經判定她那所謂“初戀”還沒發芽經已夭折,但她就是不甘心。即使是分手,即使是忘卻,也得給她一個交待吧?天方不是這么一個沒交待的人。

    2、整駱曉婷:要怎么才能把駱曉婷的罪證抓到手里,這事有點兒頭疼。她一個小兵,要把軍區副司令的千金拉下馬,證據一點都不能含糊。不過,林微覺得,報仇這事情,不一定要明刀明槍,像昨天在車里氣她那一氣,也十分的舒爽。

    雷豐舍不得林微被罰,在場邊跟著她也一路小跑:“誰讓你那天沒讓老子陪你去南國酒店?看現在罰跑了吧?”

    林微氣喘吁吁的很奇怪:“我罰跑和你去不去南國酒店有關系嗎?”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雷豐肯定的說:“你要是和老子一起出去,就不用被首長發現你逃跑出營,更不會被發現,你已經發現了駱曉婷放蛇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這話怎么說?我發現放蛇的秘密和我罰跑什么關系?”林微放慢腳步,好奇的很。

    雷豐向四周望了望,神神秘秘地:“你罰跑其實是因為得罪了駱曉婷,你還不明白嗎?”

    雷豐顯得很智慧,跟著她一邊慢跑,一邊喘著氣兒分析:“我把這事情細細的疏理過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疏喇后呢?”陽光太刺眼,兩個人跑到訓練場最邊的角落,林微停下來,揪著雷豐咬耳朵說悄悄話。

    “首先,老子已確認駱曉婷是首長養的小蜜。她嫉妒你和首長眉來眼去,為了報復你,先讓劉政委關你禁閉,然后再放蛇毒你。你想想,除了爭風吃醋,還有什么能讓一個女人殺人放蛇?”

    雖然林微覺得還有很多理由可以讓一個女人“殺人放蛇”,但是雷豐一副證據確鑿的威嚴相,她一時不敢去反駁,只弱弱的“嗯”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真相就是這樣了。聶首長知道你知道了駱曉婷害你的秘密,因此要護著她,現在體罰你,給你一個下馬威,好讓你收住嘴巴不要亂說話。你看,幸好老子聰明,幸好老子現在來提醒你,不然,你繼續大嘴巴,到最后都不知道怎么收場。還有,你以為在海邊是首長救了你?其實我們特種兵團找人,哪能找個幾小時?首長早就發現你了,他只是故意讓那幫人追你,最后才出手,我覺得,他其實不想出手的。但后來駱曉婷來了,他就只好出手救你,讓駱曉婷更加吃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一早就知道我在漁港吃海鮮?故意讓人來追我?”林微咬牙切齒了一陣,才望著“律政權威”附體的雷豐小心翼翼地反問:“可是,要是聶首長真喜歡她,他為什么要和我眉來眼去?還當著駱曉婷的面救我,救完了還親我?”

    “啊?當著她的面親了你?”雷豐的臉紅了又青了,捏著手掌極氣憤地:“我一直暗中傾慕聶首長,入伍前一直把他當偶像,想不到他是這種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哪種人?”

    “很明顯。他和駱曉婷吵架了,為了讓駱曉婷吃醋,便故意在她的面前親你啊。不然,他為什么不偷偷摸摸的親你?卻要大庭廣眾的親你?”

    林微咬牙:“他為什么就不能大庭廣眾的親我?”

    “啊?你不覺得,他和你親嘴,他會很丟臉嗎?”

    “你跪安吧!不想死的話,最近不要在我的面前出現。”林微擺了擺手,無力的再次踏上罰跑的征程。

    本書源自看書王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作品集
婚令如山
微信群计划合买彩票 磐安县| 永嘉县| 贡觉县| 芦溪县| 镇远县| 平潭县| 麻栗坡县| 赤峰市| 日土县| 嘉义县| 兰坪| 望城县| 栾川县| 原阳县| 宜君县| 革吉县| 寿阳县| 临安市| 普宁市| 泾源县| 马鞍山市| 阿图什市| 永寿县| 江阴市| 临清市| 陆丰市| 宁强县| 南充市| 图片| 临江市| 宜宾县| 乃东县| 蚌埠市| 冕宁县| 嘉定区| 静宁县| 静乐县| 通城县|